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爆倉!董事長5億美元質押被強平 瑞幸再跌18.4% 集體訴訟在路上

而瑞幸咖啡集體訴訟案在美國代理律師劉龍珠也在4月5日向媒體表示,已經接到十幾個客戶就證券欺詐希望提起集體訴訟,目前正在選訴訟代表。他認為,瑞幸咖啡涉嫌財務造假不大可能是個別高管行為,高管坐牢的可能性很大,瑞幸咖啡也可能面臨退市。 劉龍珠稱,「根據之前與美國司法部和證監會打交道經驗,劉劍被檢控成功的概率很大,除此之外公司高管董事長、CEO和CFO以及包括所有獨董在內的董事會成員都不可能推卸責任,任何人都不可能完全清白,這句話我是可以負責任的。」

瑞幸咖啡股價跌跌不休,陸正耀此前的質押套現也終於爆倉。

美東時間4月6日,瑞幸咖啡股價繼續暴跌。截至收盤,瑞幸咖啡股價下跌18.4%,報4.39美元,創下歷史新低,其市值也進一步縮水至11.11億美元。

在連續大跌的暴擊下,瑞幸咖啡股東此前質押股票慘遭爆倉。據外媒報道,瑞幸咖啡董事長陸正耀控制的Haode Investment Inc.出現股票質押違約,涉及金額5.18億美元。貸款人開始對7635萬份瑞幸咖啡ADS採取強平措施,相關機構可能因此損失超過一億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瑞幸咖啡的三位高層幾乎質押了公司已發行股份的四分之一,因此強平拋售帶來的壓力可能會進一步引發連環爆倉。

與此同時,屋漏偏逢連陰雨的瑞幸咖啡即將迎來一大波投資者們的集體訴訟,而瑞幸咖啡此前投保的董監高責任險也可能因公司造假而不能理賠。此時此刻,瑞幸咖啡前路晦暗不明。

神州租車在港交所公告稱,截至目前,公司並無持有瑞幸咖啡的任何美國存托股份或其他證券,且本集團並無參與瑞幸咖啡的任何商業交易。已向聯交所申請4月7日九時起恢復交易。

5億美元質押爆倉遭強平

據外媒消息,高盛4月6日表示,由瑞幸咖啡董事長陸正耀控制的實體拖欠了銀行5.18億美元的股票質押,為此一些機構準備出售作為抵押的7635萬股瑞幸咖啡ADS。

高盛稱,自己將作為這些機構的「處置代理人」,幫助促成一筆或多筆交易中的股票出售,該發言人拒絕透露這些機構中是否包括高盛。

按照美東時間4月6日的最新收盤價4.39美元,這筆7635萬股的股票市值約為3.44億美元,相比於5.18億美元的質押金額少了約1.75億美元。

據介紹,借款人由瑞幸咖啡董事長陸正耀的家族信託控制,這筆股票質押的證券包括5.15億股瑞幸咖啡B類普通股和9544.5萬股A類普通股,其中也包括由瑞幸咖啡CEO錢治亞控制的實體額外質押的股份。

有分析觀點提到,瑞幸咖啡的A類普通股或ADS並無鎖定期限制。假設該貸款安排質押的所有股票均被出售,陸正耀在瑞幸咖啡擁有的表決權權益不會減少,但錢治亞的實益及表決權權益會大幅減少。

根據聯邦證券法,這些證券可以自由轉讓,出售這些證券不需要根據聯邦證券法註冊證券。通過代理機構,貸款人預計將根據市場情況,在一個或多個公開、非公開交易中出售這些證券。但尚無消息顯示,會有多少股票會因此被出售,也沒有任何人承諾購買這些股票。

目前,瑞信新加坡分行已被指定為擔保受託人,即將對抵押品實施強平程序。有趣的是,瑞信不僅是瑞幸咖啡IPO的主承銷商,還在一月幫助瑞幸咖啡完成了增發和可轉債發行。

三大高層質押比例近半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的股票質押違約可能只是一個開始。

翻閱瑞幸咖啡在1月8日發布的招股文件,可以發現該公司共有3位高層進行了股票質押操作,分別是董事長陸正耀、CEO錢治亞和Sunying Wong(據稱為陸正耀的姐妹),三人合計持有9.94億股瑞幸咖啡股票,但卻累計質押了4.88億股,質押比例高達49.13%。

根據今年1月提交的招股說明書,陸正耀的家族信託(Lu Family Trust)通過Haode Investment Inc.和Primus Investments Fund, L.P.合計持有4.85億股瑞幸咖啡B類普通股,其中1.45億股被質押,質押比例為30%。

這也意味著,此次爆倉遭遇強平的7635萬股,已超過陸正耀總質押股份數量的一半。

與此同時,瑞幸咖啡CEO錢治亞也通過家族信託(Qian Family Trust)旗下的Summer Fame Limited持有3.12億股瑞幸咖啡B類普通股,並質押了其中的1.46億股,質押比例更高為46.75%。

而據稱為陸正耀姐妹的Sunying Wong,則通過Mayer Investments Fund, L.P.實際持有1.97億股瑞幸咖啡B類普通股,並全數進行了質押。

按照1月瑞幸咖啡增發後的股本來計算,截至1月21日,陸正耀、錢治亞、Sunying Wong三人累計持有9.94億股瑞幸咖啡股票,持股比例約為49.09%;但卻同時累計質押了4.88億股,幾乎相當於質押了公司已發行股份的四分之一。

據了解,機構通常會在貸款規模和抵押品價值之間建立一個巨大的緩衝,以保護自己不受市場價格下跌的影響。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僅僅是2個月時間,瑞幸咖啡的股價就從1月17日的50.02美元的高點,一路暴跌至4月6日的4.39美元。這筆5.18億美元貸款的抵押品價值也從38億美元,暴跌至如今的3.35億美元。

需要注意的是,更多的強平措施可能會進一步拖累瑞幸咖啡股價,導致更多的追加保證金通知和股票質押違約,如今的7635萬股的拋售可能只是一個開始。

陸正耀稱羞愧且痛心

4月2日,瑞幸咖啡在公告中自曝,2019年2季度至4季度,COO劉劍及幾位向其彙報的員工偽造了高達22億元的交易金額,期間部分成本和費用也因虛假交易而大幅增加。

為此,瑞幸咖啡當晚股價暴跌75.57%,市值蒸發超350億元;截至4月6日收盤,瑞幸咖啡市值已縮水至79億元。

隨後,陸正耀在朋友圈發布小作文,表示過去兩年公司跑的太快,引發很多問題,現在狠狠的摔了一跤,自己作為董事長難辭其咎,借朋友圈向所有人誠摯道歉。他自稱羞愧且痛心,願意接受一切質疑和批評,並盡全力挽回損失。

陸正耀寫道,「我個人非常自責。無論獨立委員會的最終調查結果怎樣,我都會承擔應有的責任。同時,全國數千家門店,數萬名員工還在正常運轉。這種特殊時期,我需要給一線員工們打氣,他們都是勤勤懇懇服務客戶的好員工,是無辜的。我說『元氣滿滿』,是要給小夥伴們打氣。這個時期,我們更要穩定住運營,持續服務客戶。」

瑞幸咖啡同一時間也發佈道歉說明,稱涉事高管及員工已被停職調查,已委託特別委員會及第三方獨立機構進行全面徹查,並承諾會第一時間向公眾披露調查結果,採取一切必要的補救措施,不迴避此事帶來的一切問題。

次日,胡潤研究院發布《疫情兩個月後全球企業家財富變化特別報告》稱,自業績造假爆出後,瑞幸咖啡股價下跌90%,51歲的陸正耀和43歲的錢治亞財富已不到十億美金。

 根據一則網路投票,在141位受訪者中,有68%的人認為瑞幸咖啡將在一個星期內股價跌至1元,22%的人認為這一時間將會是一個月,僅有10%的人相信瑞幸咖啡可以堅持到三個月後。

集體訴訟紛至沓來

根據彭博4月6日晚間消息,專業集體訴訟服務機構Bronstein, Gewirtz& Grossman發布公告稱,已經代表投資者向瑞幸及其高層提起集體訴訟。

「如果您在投資瑞幸過程中遭受損失,則可以在2020年4月13日之前請求法院任命您為原告。」Bronstein,Gewirtz&Grossman的這一集體訴訟,旨在要求被告就涉嫌違反1934年《證券交易法》進行賠償。

該申訴稱,在整個集體訴訟期間,被告每家商店的日銷售額,每件商品的凈售價,廣告費用以及其他產品的收入貢獻等財務績效指標遭誇大,因此其公開聲明在所有相關時間均為重大虛假和誤導。

而瑞幸咖啡集體訴訟案在美國代理律師劉龍珠也在4月5日向媒體表示,已經接到十幾個客戶就證券欺詐希望提起集體訴訟,目前正在選訴訟代表。他認為,瑞幸咖啡涉嫌財務造假不大可能是個別高管行為,高管坐牢的可能性很大,瑞幸咖啡也可能面臨退市。

劉龍珠稱,「根據之前與美國司法部和證監會打交道經驗,劉劍被檢控成功的概率很大,除此之外公司高管董事長、CEO和CFO以及包括所有獨董在內的董事會成員都不可能推卸責任,任何人都不可能完全清白,這句話我是可以負責任的。」

與此同時,雖然瑞幸咖啡購買了董監高責任險,甚至已有保險公司收到被保險人提起的理賠申請,但保險能否理賠尚需打一個問號。

相關專業人士指出,如果調查認為造假行為構成了公司造假,則保險公司可以考慮除外責任的條款。儘管根據目前暴露出來的情況,還不能界定高管中哪些人有主觀造假行為、其行為能不能歸咎為公司、能不能代表公司等

責任編輯: 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