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陳維健 :蝙蝠女郎石正麗 最清楚武漢病毒源頭的人

作者:
有消息說一對中國間諜夫婦最近被逐出加拿大的四級傳染病實驗室,原因是把一些病原體寄到武漢的實驗室。後來研究所聲明與此事無關是行政性問題。在這些據說與傳說中一個正式的消息出台,它來自中國政府,中國首席生化武器專家陳薇少將接管武漢病毒研究所P4研究室。一個少將軍銜的專家接管一個實驗室,這個消息所透露的信息量非常大,它至少證實了一點,這個實驗室出了大事,而且與軍方有關。

近日《美國國家評論雜誌》發表了一篇文章;「順著腳印又找到武漢病毒研究所」。YouTube視頻博主馬修-泰伊(Matthew Tye)認為,他找到了冠狀病毒的來源。而且從網際網路上發布的公開記錄中獲得的大量信息,這一切都重新指向了武漢病毒研究所。

自從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以來,人們開始關注到離被認為病毒感發源地的「武漢海鮮市場」,不到三百米的「武漢病毒研究所」。從常識上講,疫情爆發這個當下,正是研究所發揮作用之時,應該不時地出來給領導,給市民講解一些有關病毒方面的知識,但它卻出奇地平靜,一點聲響都是沒有。

很快有消息傳來,病毒的最終來源不是「海鮮市場」而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當然這個說法只是一個傳聞,但傳聞很快有專家提出論據,一位印度專家稱武漢病毒的在其序例中被植入愛滋病毒。後來這一推特被刪除了。又有消息說一對中國間諜夫婦最近被逐出加拿大的四級傳染病實驗室,原因是把一些病原體寄到武漢的實驗室。後來研究所聲明與此事無關是行政性問題。在這些據說與傳說中一個正式的消息出台,它來自中國政府,中國首席生化武器專家陳薇少將接管武漢病毒研究所P4研究室。一個少將軍銜的專家接管一個實驗室,這個消息所透露的信息量非常大,它至少證實了一點,這個實驗室出了大事,而且與軍方有關。

我們再回顧頭來看這篇文章,文章說武漢病毒研究所在12月武漢出現新冠病毒時,該研究所在網路上貼出招聘啟事。研究以蝙蝠為對象,並聲明:「長期以來對蝙蝠攜帶重要病毒的致病生物學研究,證實了SARS、SADS等重大人畜共患傳染病新病毒的蝙蝠來源,」招聘人是科研組長石正麗。她因研究蝙蝠身上的病毒長達16年的歷史,被稱之為「蝙蝠女郎」。武漢肺炎發生後她在上海開會,得到消息後她心中一沉,第一個反應是會不會是來自我們的實驗室。因為她研究的蝙蝠在廣西雲南這些地方,離武漢有千里之遙。

該文章還透出三大不容忽略的有著連帶關係的信息,一個是蝙蝠病毒感染人,沒有證據一定要通過其他動物。肖波濤華南理工大學教授,也是一位研究蝙蝠病毒的專家,他在ResearchGate.net上發布的《2019-nCoV冠狀病毒的可能起源》。第一個結論是,疑似攜帶病毒的蝙蝠極不可能在城市中自然發現,儘管有」蝙蝠湯」的說法,蝙蝠並不在市場上出售。他又介紹說,有一次他上山抓蝙蝠被蝙蝠襲擊,蝙蝠的血與尿射到了皮膚上。他深知感染後的極端危險,所以將自己隔離了14天。「肖的報告中提到武漢市疾控中心病毒學家田俊華,他在研究蝙蝠時也有相同的經歷。那麼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員,在實驗室不小心被蝙蝠灑上血液與尿液的可能性是不是存在?

第二個信息。他提到人們一直在追蹤的零號病人。武漢市病毒研究所的一位名叫黃艷玲的研究員。「大多數人認為她是零號病人,大多數人認為她已經死了。」但官方先是否定她的存在,後承認是實驗室的人但已經離開。這是一個重要的問題,也非常簡單,只要官方將黃艷玲出來亮相一下,謠言就不攻自破。但為何政府死活不讓她出來,只有一個原因她已經死了。。

第三個信息是;肖的報告中提到2004年,世界衛生組織認定,SARS病毒的爆發是由北京中國病毒學研究所兩次洩露造成的。中國政府表示,洩漏事件是「疏忽「造成的,相關責任官員已受到處罰。而對外中國政府一直把它歸結為野生動物市場上的果子狸,由廣東傳出。這個信息相當地雷人,為歷史翻了桉。既然SARS從研究所二次洩漏而來,那麼這一次新冠狀病毒也是研究所洩漏,就成為可能。

文章還有許多信息指向武漢病毒研究所,其中有令人矚目的巧合。作者說;以上這些都不能確定地證明,COVID-19源於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或武漢市病毒學研究所的蝙蝠。要想得到確切的證明,需要更廣泛地了解這些機構在該市疫情發生前的時間段內發生的情況。

蝙蝠是一種令人恐怖作嘔,日伏夜出,世上唯一能夠飛行的哺乳動物,它渾身帶毒,拍打著尖爪的翅膀飛出了陰暗的山洞,禍害人類。石正麗女士因研究蝙蝠而得名「蝙蝠女郎」。她可以成為攻克蝙蝠病毒的剋星,也可以羽化為一隻扇動翅膀的蝙蝠,她應該是最清楚武漢病毒源頭的人。這篇文章所提供的信息,正在一步一步地逼近真相。相信還會有更多的證據與研究出來。因為被蝙蝠翅膀灑下毒汁的世界需要真相,幾百萬感染者,幾萬死亡者需要真相。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