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維權 > 正文

報告揭示新疆強迫勞動 全球品牌謹慎對待供貨來源

全球對中國政府強迫維吾爾人勞動的批評不斷升級,多家國際公司稱正在採取措施,確保來自新疆地區的貨物不是由強迫僱傭的少數民族生產的。

新疆和田市一服裝公司的就業培訓基地被兩層鐵絲網圍住。(2018年12月5日)

全球對中國政府強迫維吾爾人勞動的批評不斷升級,多家國際公司稱正在採取措施,確保來自新疆地區的貨物不是由強迫僱傭的少數民族生產的。

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以及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等機構發布的一些最新報告稱,3月初,運動裝品牌阿迪達斯(Adidas)、時裝公司H&M、湯美費格(Tommy Hilfiger)、愛芙趣(Abercrombie and Fitch)以及戶外服裝公司北面(The North Face)等主要品牌都與強迫勞動有牽連。

這些公司的代表對美國之音表示,正在與他們在中國的代表合作,防止從涉嫌強迫勞動的供應商那裡採購。

阿迪達斯發言人里奇•埃弗魯斯(Rich Efrus)表示:「在2019年春提出指控後,我們立即明確指示供應商不要從新疆地區採購任何產品或紗線。」

新疆地區居住著1300多萬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和其他突厥穆斯林群體。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SIS)的一份報告說,中國的棉花產量約佔全球棉花供應量的22%,而中國棉花的84%來則自新疆,新疆是中國的主要棉花產區。

瑞典跨國服裝零售公司H&M告訴美國之音,該公司對有關新疆少數民族受到歧視的報道「深表關切」,並重申他們不會與任何設在新疆的服裝廠合作。

公司發言人伊薩克松(Ulrika Isaksson)說:「我們對與我們合作的所有中國服裝廠進行了調查,得出的結論是,沒有一家工廠通過所謂的勞動力轉移計劃或就業計劃僱傭來自新疆的工人。」

美國戶外休閑用品公司北面的發言人莫莉·卡夫(Molly Cuffe)對美國之音表示,她的公司認為強迫勞動是「現代奴役」。她說,公司致力於在其全球供應鏈中維護國際公認的人權,包括在新疆。

對新疆的鎮壓

自2017年以來,中共當局被控任意拘留了100多萬名維吾爾人,並對沒拘押的人進行嚴格的監控。人權組織說,這些人被迫接受再教育,並被迫譴責他們的伊斯蘭教信仰。這些組織說,近幾個月來,北京把數千名維族人從再教育營送進工廠充當廉價勞動力,這意味著北京對新疆的鎮壓進入了一個新階段。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3月初發布了一份名為《維吾爾人待售》(Uyghur for Sale)的報告。報告稱,多達8萬名維族人被強行從他們在新疆的家鄉送到中國各地的工廠工作。

中國官員稱這些報道毫無根據,稱中國在新疆地區的政策旨在打擊恐怖主義、極端主義和分裂主義三股勢力。有關官員說,新疆設立的不過是「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對學員進行系統的教育培訓,教他們「新技能」。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3月11日的例行記者會上說,「根本不存在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所謂『強迫勞動』的現象」。耿爽還敦促美國「正確認識並客觀理性看待中美企業之間正常的經貿合作,停止搞政治操弄」。他說,強迫勞動的報道是對中國污名化運動的一部分。

美國的法案

美國議員3月初提出了《防止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法》(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這是一項跨黨派法案,要求企業獲得美國政府的認證,以證明進口到美國和從新疆採購的任何產品都不是強迫勞動生產的。法案還要求美國總統「確定並指定」制裁任何涉及強迫新疆少數族裔勞動的外國人。

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對美國之音說,這項法案是前所未有的,可能會對那些被認為對中共當局有一定影響力的公司帶來壓力。

理查森表示:「我們也關注特別是在這種環境下,企業無法按照聯合國指導原則進行人權盡職調查。」

全球棉花種植標準組織「良好棉花發展協會」(Better Cotton Initiative)3月11日表示,在即將到來的棉花季,將暫停對新疆發放許可證。公司表示,做出這一決定是「基於這樣一種認識,即運營環境阻礙了可靠的保證和許可證發放活動」。

維吾爾人權項目的高級項目官員艾文(Peter Irwin)說,美國的舉動可能會鼓勵更多的國家採取類似的行動,特別是那些關注人權的國家。由於北京的經濟影響力,國際社會對維吾爾人困境的反應「令人不安地溫和」(disturbingly mild)。

他告訴美國之音:「這個法案意義重大,因為如果中國繼續無視國際準則,法案可能成為讓中國已經脆弱的經濟真正付出代價的基礎——如果其它更多有類似關切的國家也採取這種措施。」

比利時布魯塞爾自由大學中國研究教授弗朗維爾(Vanessa Frangville)對美國之音說,歐洲國家因為沒有解決針對維吾爾人的人權侵犯問題而受到特別的批評。

弗朗維爾說,「中國極力在雙邊會議上孤立各國並迫使它們讓步」,目前的新冠疫情使歐洲國家更加依賴與中國的經濟關係。

她還說:「中國在幾個歐洲國家進行了大量投資,但在大多數歐盟國家封城後的經濟危機中,中國可能很快就會扮演新的救世主的角色。因此,我並不認為歐盟有機會團結一致對抗中國。」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