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二大爺:那些讓我們仰望的中國女性

作者:
寫這樣的歷史總是讓人難過——不僅僅因為它就像是發生在昨天,還因為它看起來並沒有終結在昨天。當然,和這些偉大女性一同獻身的諸多中國人說起來恐怕難以窮盡,她們所給我立下的為人標準就是:說真話要付出代價,但即便如此還是要說真話。無論什麼時候回望,這些代表著這個民族甚至整個人類最可貴品質的勇敢靈魂,總能在黑暗中給予我們力量。

林昭

中國歷史雖然大部分時候都是些猥瑣油膩的男人在裡面橫衝直撞,但卻每每在最黑暗的時刻,總是有一些令人振奮的亮色存在,這些亮色,就是那些挺身而出的女人——就像最近的方方女士。特別是在近代中國的歷史上,這幾乎成了一種令人既自豪又羞愧的現象——自豪的是,這個民族沒有跪下的畢竟還有幾個女人,羞愧的是,竟然只有幾個女人。

除了我們耳熟能詳已經以身殉道的諸如林昭、張志新這樣的巾幗英雄,其實還是很多不為人知的女性,見識之卓越,風骨之壯烈,令人高山仰止,無法忘記。

馮元春,四川青神縣人,當年是川大生物系學生。在1957年著名的引蛇出洞中,被劃為極右。她的言論放在今天依然可以說是驚世駭俗、振聾發聵。比如她說"土地改革不應該把土地分給農民""三反、五反是暴力是亂搞",毛澤東是"偽馬列主義者""再次出現的劉邦",中共是"殘酷的剝削集團"等。

川大組織數千人的大會對馮元春進行揪鬥批判,這個年輕的姑娘毫無畏懼,舌戰群小,無人能敵。遂以"反革命罪"被逮捕,因拒不認罪,初被判刑15年,入獄後又加5年。在1970年掀起槍斃血潮的"一打三反"中被以"惡攻罪"處以極刑,至死未低頭。

同樣在"一打三反"中殞命的還有蘇州市圖書館副館長陸蘭秀。生於1918年,曾是地下黨,還曾經因此被國民黨抓過兩次。1968年5月,萬馬齊喑中,她公開發聲力挺劉少奇,批評舵手,結果被定為現行反革命罪入獄。獄中這個堅強的女性憤而絕食,並先後撰寫了8篇長文,從內政到外交,從科技到思想,方方面面,批判文革,認為文革是歷史的倒退。1970年7月4日蘇州召開公審大會,陸蘭秀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文革前期聲勢浩大的造神運動中,圍繞"三忠於、四無限""早請示、晚匯報"、"像章熱"、"忠字舞"等形式的宗教狂熱經久不息。時年23歲的湖南大庸縣的女青年丁祖曉於1969年3月17日致信報社,認為個人崇拜不可取,她直言不諱的說:"一切正直的革命人們,清醒頭腦,不要受騙,不要甘於做奴隸。起來造忠字的反,革忠字的命。"她還將這些言論製成傳單和姐姐丁祖霞一起公開散發,不久姐妹倆被捕。丁祖曉在10個月的時間裡,經歷了240多場審訊,但從不認罪。

更令人驚嘆的是,她的同學,時年22歲的李啟順為拯救丁祖曉,和妹妹李啟才一起,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自己刻鋼板,油印了二十多份《告革命人民書》,為丁祖曉鳴冤。結果可想而知,這對姐妹也隨即入獄。

這兩對逆風而行,轟動一時的姐妹花被當時的湘西自治州一起定性為"以丁祖曉、李啟順為首的反革命集團",為突出案情重大,此案件被命名為"特一號"案件。

在"一打三反"中,1970年5月5日,丁祖曉、李啟順被判死刑並於3日後執行。丁祖霞被判二十年徒刑,李啟才被判十年徒刑。丁祖曉在死刑前最後一次審訊中說了這麼一段話:"我始終認為"忠"應該忠於人民,忠於祖國,忠於真理。不應該忠於哪個人。現在提倡的"忠"字,是搞個人崇拜,是搞奴隸主義。"

這些都是因為思想而惹禍上身的,而江蘇省歌舞團的李香芝則是因為反對"陪舞"而殞命。文革爆發之初,李香芝是江蘇省歌舞團造反組織"紅色造反隊"的勤務組成員。上級鼓勵大家寫大字報揭發修正主義路線,李香芝想來想去沒有別的可以揭發,覺得歌舞團挑選演員專門為領導陪舞,把演員當成"舞女",是一種很不好的現象,就為此寫了一份大字報。結果被當做抹黑領導的材料而入獄。

在兩年的殘酷折磨後,絕食抗爭的李香芝精神面臨崩潰,她寫的交代材料全是被侮辱,甚至被強姦的血淚記錄。1971年9月2日,李香芝未經任何審判程序,便倉促被拉到省京劇團禮堂參加了一個公判大會,即被綁赴刑場執行槍決。

在肅殺的血潮中,也有倖存下來的。

1966年,19歲的北京外國語學院德語專業學生王容芬寫了一封幾乎要命的信。這個北京姑娘因為學習德語,對納粹德國的歷史非常熟悉,也給她判斷文革提供了某種參照,她覺得紅衛兵"和當年的希特勒簡直沒什麼區別"。所以懷著憂國憂民的心,冒天下之大不韙給領導寫了一封信,一針見血地說"文化大革命不是一場群眾運動,是一個人在用槍桿子運動群眾。"

她也知道在當時的環境下這種言論是什麼下場,所以寫完信後,直接買了四瓶敵敵畏喝了,以死明志。但因為搶救及時,她沒死成,隨即被捕,在關押了10年後被判無期徒刑,直到1979年才被平反釋放。現居德國。

寫這樣的歷史總是讓人難過——不僅僅因為它就像是發生在昨天,還因為它看起來並沒有終結在昨天。當然,和這些偉大女性一同獻身的諸多中國人說起來恐怕難以窮盡,她們所給我立下的為人標準就是:說真話要付出代價,但即便如此還是要說真話。無論什麼時候回望,這些代表著這個民族甚至整個人類最可貴品質的勇敢靈魂,總能在黑暗中給予我們力量。

這種力量,正是我們等待黎明,蔑視黑暗的底氣所在。

2020/4/9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作者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414/14365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