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高文謙:後武漢疫情——習近平的內外困局

作者:

僅僅才兩個多月,在習近平的親自指揮部署下,中國武漢爆發的新冠肺炎疫情完全失控,成為世紀性大瘟疫,肆虐全球,成千上萬的人死於非命。為了抗疫,各國不得不宣布進入緊急狀態,頒布居家禁令,正常的社會生活停擺,經濟受到重創,股市大跌,大批企業倒閉,失業人數飆升,整個世界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之中。

儘管沒有人可以預測這場瘟疫什麼時候、以何種方式結束,但可以肯定的是,這場瘟疫將成為歷史的轉折點,對世界的衝擊不啻是一場世界大戰,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人們原有的生活、工作和交往方式,迫使全球政治、經濟格局重新洗牌,國際產業鏈也將重組,去"中國化"的趨勢不可避免。與此同時,各國在經歷了慘烈的劫難後痛定思痛,開始反思片面全球化——只追求經濟全球化、忽視政治體制全球化的弊端,聲討追責禍首的呼聲越來越高,正在孕育著一場國際風暴。

作為這場瘟疫的發源地,中國處在風暴的中心。姑且不說新冠病毒的來源已經令人疑竇叢生, 中共當局刻意隱瞞疫情已經引起國際社會的公憤——武漢疫情爆發之初,先是掩蓋封殺有關消息,繼而壓低瞞報疫情死亡數字,誤導輿論,欺騙國際社會,終至釀成大禍。中共官方公布的感染人數、死亡人數遠遠低於信息透明的歐美主要國家,數據造假,明顯穿幫,連中國的盟友伊朗都不相信,官方衛生部發言人稱是"慘痛的笑話"。

這種局面對習近平來說是雪上加霜,面臨內外雙重壓力,他已經被國內抗疫弄得焦頭爛額,現在又面臨國際追責,有強烈的危機感。習深知各國目前尚自顧不暇,一旦疫情過後,中國將有更大的麻煩,急謀突破國際圍剿。日前,他在中央常委會上說:必須為較長時間應對外部環境變化做好準備。習的對策是內外兩手:一是穩住國內,營造抗疫成功的表象,煽動民族主義,轉移視線;二是在國際上主動出擊,先發制人,甩鍋推卸責任,把水攪渾。

穩住國內是大力開展"大國抗疫"宣傳,以宣染武漢抗疫成功為主軸,喪事喜辦,用淚點新聞煽情,凝聚人心。一個月前,當局就開始大張旗鼓製造輿論,宣傳湖北武漢新增病例為零。事實上,直到日前武漢解封也沒有完全控制住疫情,而是控制公布真實數據。為此,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曾在內部下達死命令:不確診、不收治、不上報,如有新增病例,追究當地官員責任。由於官員坐鎮把關,沒有醫院敢確診收治。

目前,武漢仍有不少無癥狀感染者或復陽者,當局外松內緊,不告訴民眾真實情況,但了解情況的援鄂醫療隊私下告誡說:武漢疫情比之前更兇險,醫院每天都有確診病人,非不得已不要外出。即使官媒人民日報也不得不表示"零新增不等於零風險"。武漢市交管部門則委婉地提醒市民:"不代表防控措施解除,更不代表疫情警報解除"。

中國在國際上甩鍋也是經過精心策劃的。先是由呼吸病專家鍾南山出面放風:"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不一定是發源在中國";然後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扮演戰狼角色,賊喊捉賊,栽贓美國;一看事情鬧大了,升級為中美兩國外交戰,駐美大使崔天凱又出來圓場,一個扮黑臉,一個白臉,玩弄"二臉"把戲。在國內官媒則繼續甩鍋,煽動民族主義,把中國描繪成應對疫情的成功典範。人民日報公眾號號召要大打輿論戰,聲稱:"我們將看到,更激烈的甩鍋與反甩鍋之戰!這一仗,中國同樣不容有失。"

可以預見,疫情過後,對中國的追責和索賠將成為眾多受害國的訴求,將成為今後國際舞台上的一場重大較量。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日前表態"疫情過後必將全面調查究責"就是對這種呼聲的回應。目前已經啟動索賠的國家有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印度緬甸南非等,加拿大義大利法國德國西班牙日本韓國也將跟進,賠償金額將是天文數字,遠遠超過當年的庚子賠款。中國當然不會俯首認錯,必然拚死一搏,在繼續甩鍋卸責的同時,軟硬兼施,施展"戰疫外交",贈送醫療器材物品,用小恩小惠收買人心,化解國際圍剿。

國際舞台的博弈是靠實力說話的。在這場較量中,中國一方孤家寡人,力量對比懸殊,雖然可以死不認帳,成為無頭公案,巨額索賠並不現實,但各國可以藉此進行經濟制裁,撤資,轉移產業鏈,與中國脫鉤。這對受到疫情重創的中國經濟不啻是雪上加霜。事實上,這種脫鉤從中美貿易戰已經開始,現在更加速進行。

自瘟疫爆發以來,中國經濟基本停擺,中小企業倒閉潮、失業潮席捲全國。由於瘟疫重創美國、歐洲各國,導致廣東山東江蘇等沿海地區的外貿企業拿不到訂單,這對外需依存度占GDP20%的中國來說,無疑是滅頂之災,也讓當局強推各地復工的努力大打折扣。在實體企業蕭條的拖累下,金融行業也陷入困境,一些地方銀行遭儲戶擠兌。最近大陸又出現糧荒,糧價飛漲,民眾紛紛搶購進行恐慌性屯糧。官方日前召集專家學者閉門開會研討經濟形勢,普遍看法悲觀,認為今年GDP很可能是負增長。

這種局面讓習近平十分焦慮,經濟一旦垮了,就會動搖中共執政的根基,這是不可承受之重。為了儘快讓經濟恢復元氣,當局大張旗鼓為抗疫成功造勢,營造平安無事的景象。但是,疫情形勢依然嚴峻,近日武漢、廣州黑龍江等地出現了第二波疫情,其中廣州的疫情相當嚴重,不得不在三元里一帶封路停業。這讓當局十分頭疼。為了保住經濟,只好硬著頭皮再賭一把,對外繼續隱瞞新增病例的真實數字,在復工和復陽的兩難之間,想走出一條抗疫常態化的復工之路來。

這場瘟疫大大激化了中國內外各種矛盾,一度沉寂的民眾維權活動又重新出現在各地街頭。不過,最令習近平擔心的還是中共黨內出現的反對聲浪。他通過反腐立威,好不容易才在黨內定於一尊,因處理武漢疫情延誤時機,釀成大禍,政治權威破產,面臨黨內問責的壓力。已經被反腐整怕的黨內各派勢力,現在正蠢蠢欲動,伺機發難。任志強文章就是這種挑戰的代表作。

為了推卸自己的責任,習近平把喪事當喜事辦,2月下旬召開全國17萬黨政軍幹部參加的視頻會議,一句自我批評也沒有,相反全是自我吹噓,歌功頌德。對這種做法,紅二代、地產大亨任志強憤憤不平,寫文章進行抨擊,追究貽誤控制疫情時機的責任。更讓習難堪的是,文中說他是"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還放言說:不遠的將來也許再來一次"打倒四人幫"運動。不僅如此,任被抓後還以絕食死諫相抗爭。

習近平被激怒了,不僅是由於任志強公開羞辱了他,而且任的批評切中了他的心病。習心裡很清楚自己闖下大禍,否則也不會破例在清明節率中央常委公祭作秀。但是,面對黨內反對勢力的反撲,習近平退無可退,明知不得人心,也要強行給任志強羅織罪名,將其定性為"政治疫情",以儆效尤。這既是習獨斷專橫、睚眥必報的個性使然,也是中共政治文化和潛規則所逼迫——最高領導人不能認錯示弱,否則就全盤皆輸,就如同毛澤東當年發動文革一樣,只能一條道走到黑。

這場瘟疫嚴重衝擊了中國的政局,習近平苦心營造的一尊地位受到嚴重質疑和挑戰,這是武漢疫情爆發前不能想像的。習的"英明領袖"形象不復存在,暴露出昏聵無能的本相;在處理任志強問題上更是失去了黨心民意。儘管習仍然大權在握,但他知道自己不得人心,處境兇險,最害怕的就是發生政變,陷入毛晚年草木皆兵、整日擔驚受怕的夢魘之中,對任何人都不信任,包括自己身邊的親信,畢竟人心隔肚皮。中國現在陷入前所未有的內外交困,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明年是中共建政百年,習近平能不能如願慶祝百年大典,只有天曉得。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國人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