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袁斌:中共肺炎源於武漢實驗室泄漏的15條理由 真相大白不遠

作者:
這十五條理由都是間接證據。可如果只有兩三條間接證據,說明不了問題。但如果十五條理由都指到一個方向,那就非常可疑了,至少構成了需要進一步調查的基礎。相信經過正義力量的努力,事實終究會大白於天下!

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四級)實驗室(武漢P4實驗室),坐落在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鄭店園區內。(網路圖片)

4月15日白宮記者會上,FOX記者約翰·羅伯茨問:「多位消息人士告訴福克斯新聞說,美國政府現在確信,雖然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是自然產生的病毒,但它來自武漢一家病毒實驗室,因為其安全措施鬆懈。一名實習生後來感染了她的男朋友,他去了武漢的海鮮市場,然後就開始擴散。這跟您聽到的是不是相符?」川普回答:「我們聽到越來越多這樣的說法……我們正在進行一項非常徹底的調查。」

事實上,從中共肺炎爆發到現在,一直都有人在懷疑和指控這場禍害全球的大災難是由武漢P4病毒研究所實驗室病毒泄漏導致的。下面僅是筆者在媒體和網路上見到了有關這方面的15條理由:

第一:2017年,武漢P4實驗室建立之時,科學家們在《自然》雜誌表示過對實驗室的病毒泄漏的擔心。美國生物安全顧問蒂姆·特雷文(Tim Trevan)表示,他擔心中國的文化可能會使該研究所變得不安全。因為「言論自由和信息公開的結構對生物安全至關重要」。

第二:2004年中國疾控中心北京病毒所就發生過SARS病毒泄漏事件,原因是安全管理不善,執行規章制度不嚴,技術人員違規操作,安全防範措施不力。導致一人死亡,8人確診為非典,862人被隔離觀察。

第三:1月23日武漢市封城,當天湖北全省已知確診的病例是375例,死亡人數17例。對於一千兩百萬人口的武漢市和六千萬人口的湖北省,這個數字並不高。對比2003年SARS爆發,廣東省1514病例,北京2000病例,400人死亡,都沒有封城。而且這次正要過春節,封城影響甚大。在疫情遠輕於2003年,採取了嚴重得多的措施,非常不匹配,令人不解。事出反常必有妖。在對病毒了解不多的情況下,抗疫措施都是基於以往的經驗。封城手段在中國史無前例。一上來就用如此重手,說明當局知道了比公開數據嚴重很多的情況。這個嚴重狀況很可能就是實驗室病毒泄漏。基於實驗室的研究,當局已經知道新冠病毒比SARS的傳染力強很多,必須採取嚴厲措施。西方所有國家都只看到表面的武漢數據,以為這次疫情就是一個大一號的SARS,傳染性不很強,傳播速度不很快。因而大意了,沒有及時採取斷航的措施。對於同樣的數據,西方和中國的反應截然不同。只能說中國早已知道這個病毒的厲害,掌握了外部世界不了解的信息,所以才採取了非常劇烈的措施。

第四:疫情爆發後,中國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陳薇少將就在1月底接管了武漢P4病毒實驗室。如果不是泄漏,為什麼要生化專家接管武毒所,是做善後,還是清洗證據?

第五:習近平2月14日在中央會議上講話時特別提到了把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體系,要儘快推動出台生物安全法,加快構建國家生物安全法律法規體系、制度保障體系。缺什麼,補什麼;這時強調生物安全,似在亡羊補牢。

第六:據報導,12月29日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院長夏文廣向湖北省衛健委、武漢市衛健委疾控處報告病例;疾控處指示相關醫院展開流行病學調查。12月31日,武漢市疾控中心發布情況通報。同日國家衛健委派專家赴武漢調查。1月1日是新年,全國放假。武毒所宣稱1月2日確定了中共肺炎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1月5日就分離病毒毒株。上面剛啟動調查,武毒所就公布了結果,似乎早有準備。

第七:武毒所1月21日搶注瑞德西維專利,聲稱1月19日就向國家有關部門報告了。這時距武漢封城還有4天。專利申請文件是很複雜的法律文件,一般單單起草文件就需要至少幾星期的時間。如果武毒所在1月5日才分離出病毒毒株,兩個星期內就完成了從幾千種藥品篩選出抗病毒藥、然後做細胞實驗和體外實驗,確定瑞德西維對新冠病毒有效,然後準備專利文件,簡直是神速。嚴重懷疑武毒所早就針對性地開始進行藥物實驗。

第八:12月13日,中美分別宣布,雙方就貿易談判達成第一階段協議。1月15日中國特意要求加上了第7.6條「如因自然災害或其他雙方不可控的不可預料情況,導致一方延誤,無法及時履行本協議的義務,雙方應進行磋商。」的條款後,簽署了貿易協議。接著1月23日武漢封城,中共病毒開始在世界蔓延。說明1月15日簽署之前中方就已經知道有不可抗拒的災難會到來。

第九: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羅金(JoshRogin)4月14日報導,美國駐北京使館自2018年1月開始,多次派人參觀武漢病毒研究所。美方人員在武漢病毒研究所發現很多令人擔心的安全問題,在兩則外交電報中,對研究所的安全、管理弱點提出警告,主要涉及蝙蝠冠狀病毒研究。發現武漢病毒所嚴重缺乏受過適當安全訓練的技術人員。電報表示,研究人員發現,不同類型的類SARS冠狀病毒,能與人體ACE2受體產生相互作用。這強烈意味著,來自蝙蝠體內的類SARS冠狀病毒能傳染給人類,造成類SARS疾病。羅金指出,多位美國國安官員猜測中共肺炎病毒可能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

第十:中國專家1月於英國醫學期刊《柳葉刀》發表的研究指出,中國去年12月1日出現的武漢肺炎首例及1/3首批確診病患,都未接觸過華南海鮮市場,且該市場並沒有販售蝙蝠。

第十一:國葯集團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的副總裁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間接透露,該所從今年1月5日起已經正式展開中共病毒滅活疫苗研究。這項研究的負責人張雲濤在接受紅星新聞採訪時說,

「在4月12日拿到疫苗臨床試驗批件之前,我們進行了98天的晝夜奮戰。」98天前是1月5日。當局還在否認人傳人,疫苗研製就啟動了,說明當時中國政府已經知道大規模傳播是必然的。

第十二:2020年2月15日,廣州華南理工大學教授蕭波濤在學術網站ResearchGate上發表論文,指武漢疾控中心的相關實驗室可能是病毒來源。外泄原因是實驗室捕捉的研究動物管理不善。武漢市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WHCDC)曾分別從湖北、浙江、雲南等地捕捉600隻蝙蝠研究,包括被指是中共肺炎病毒源頭的中華菊頭蝠,有消息來源顯示曾發生工作人員在研究期間被蝙蝠攻擊並沾上了血需要隔離14日,又有人被蝙蝠射尿。

第十三:財經雜誌報導:一位基因測序公司的人士透露,他在1月1日就接到湖北省衛健委一名官員的電話,告知如有武漢新冠肺炎的病例樣本送檢,不要再檢,已有病例樣本必須全部銷毀,他還警告不能對外透露樣本消息,也不能發布相關論文和數據,「如果你們在日後檢測到了,一定要向我們報告」。國家衛健委辦公廳在1月3日發布文件《關於在重大突發傳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強生物樣本資源及相關科研活動管理工作的通知》,規定未經批准,不得擅自向其它機構和個人提供生物樣本及其相關訊息。1月3日,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的張永振教授團隊收到一份病例樣本。他們從樣本中檢測出一種新型SARS樣冠狀病毒,並獲得了該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上海公衛中心當日立即向上海市衛健委和國家衛健委等主管部門報告,提醒他們新病毒與SARS同源,建議採取相應疾控防疫措施。1月12日,上海專家團隊從事研究的P3實驗室突遭關閉。顯然,當局不希望第三方機構參與檢測。試想,如果不是心裡有鬼,為何要這麼做?

第十四:據推特用戶@milesyangfan爆料:「2019年10月份武漢軍運會醫療保障。視頻顯示門診部就已經配備紅外測溫設備,體溫度37.3就會觸發警報!!!為什麼CCP(中共)會提前知道武漢軍運會運動員看病有可能溫超過37度3?並且會觸發警報!!!除非CCP早在10月就故意投毒或者CCPvirus在那時已經在武漢出現!!!」

第十五:英國《每日郵報》4月11日報導,他們獲得的文件顯示,武漢病毒研究所對在1000多英里外雲南捕獲的蝙蝠進行了冠狀病毒實驗。Covid-19基因組的測序將其追溯到雲南洞穴中發現的蝙蝠。英國內閣部長們擔心這次大流行可能是由該研究所泄漏的病毒引起的。根據一項未經證實的說法,該研究所的科學家在噴洒含有病毒的血液後可能被感染,然後再傳播給當地社區。

當然,這十五條理由都是間接證據。可如果只有兩三條間接證據,說明不了問題。但如果十五條理由都指到一個方向,那就非常可疑了,至少構成了需要進一步調查的基礎。相信經過正義力量的努力,事實終究會大白於天下!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