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居家避疫廁紙賽過口罩? 你不知道的經濟學和心理學解釋

資料照片:華盛頓近郊馬里蘭州洛克維爾市一家Giant超市補貨後出現在貨架上的廁紙。(2020年3月8日)

廁紙在這場新冠疫情中和口罩、消毒液一起,躋身進居家防疫物資緊缺榜。人們大排長龍搶購廁紙、貨架被一掃而空的視頻在社交媒體上廣泛傳播。美國一些民眾說,他們居住的小鎮,甚至是疫情未到,廁紙已無。面對主要造成上呼吸道疾病的病毒,人們為何恐慌購買廁紙?美國的廁紙缺貨狀態是否已經緩解?專家們做了解讀。

「以4月中旬這個點來看的話,大概三四周之前,我們開始看到需求暴漲。」保潔公司(Procter& Gamble)旗下Charmin品牌的媒體代表勞倫·范洛伊(Loren Fanroy)在電話中對美國之音說。以一隻憨厚熊為品牌形象的Charmin是美國主要的廁紙品牌之一。

資料照片:洛杉磯近郊一家超市貨架上所剩不多的Charmin廁紙以及要求每戶限購一包廁紙的告示。(2020年3月26日)

那時正是新冠病毒開始在美國迅速蔓延之際,搶購廁紙、一卷難求的新聞和視頻在互聯網上迅速傳播。

加班加點生產仍然供不應求

包括Charmin在內的美國各大廁紙品牌在那之後開始加大馬力,7天24小時不間斷生產,以滿足消費者的需求。但是,「目前仍然供不應求,」范洛伊說。

為應對消費者不斷增加的詢問,美國各大廁紙品牌或在消費熱線中增加自動語音回復功能,或在官網上專辟新冠疫情相關問答板塊。它們在向消費者承諾保障產品供應的同時,也呼籲民眾合理消費。

喬治亞·太平洋公司(Georgia Pacific)旗下的柔軟天使(Soft Angel)廁紙官網對顧客們說,在此充滿不定的時期,他們正在「晝夜不停地」生產,以滿足千家萬戶的緊急需求,「如今是我們拿出柔軟之心和堅定行動的時候。」

金伯利公司(Kimberly-Clark)則發起了分享廁紙的行動。它的官網說:「與其囤貨,不如積蓄愛心。」

「如果我們都只按需購買,我們就能確保零售商有足夠的廁紙供應。我們希望每個人都有潔凈的屁屁。」Charmin官網則這樣告慰顧客們說。

大包捧回家囤貨圖安心

一些心理學家和經濟學家說,在面對這場充滿未知和不定的新冠疫情中,對廁紙這種生活必需品的掌控可以讓恐懼不安的人們感到安全,就如同人們囤積食物一樣。

天普大學經濟學家蘇伯塔·庫馬爾

天普大學(Temple University)經濟學家蘇伯塔·庫馬爾(Subodha Kumar)通過Skype對美國之音說:「更多的是人們感到物資短缺以及對這些商品能夠供應多久的不確定感。……如果看看需求曲線,就會發現,剛開始需求上漲,但是上漲幅度並不是很大。然後,人們聽說有越來越多的人在購買,引起缺貨的人為感覺,引發大量的囤貨。」

不過,根本的問題是,為什麼是廁紙?與口罩、消毒液、免洗洗手液相比,廁紙的使用在疫情中並不會大幅增加。為什麼沒有了廁紙,就會沒有安全感呢?

囤廁紙並不是新冠疫情中美國的獨有現象。2月中旬,香港人中國大陸因疫情供港廁紙中斷,出現搶購潮,甚至媒體報道三名戴口罩男子持刀劫走超市600多卷廁紙的搶劫案。在澳大利亞,還有咖啡店推出了廁紙換咖啡的支付方式。

而廁紙危機也並非是第一次出現。紐西蘭惠林頓維多利亞大學(Victoria University of Wellington)文化人類學家格蘭特·奧茨基(Grant Otsuki)說,在1970年代石油危機期間,日本的中產階級主婦們就排隊搶購廁紙。

紐西蘭惠林頓維多利亞大學文化人類學家格蘭特·奧茨基

他通過Skype對美國之音說:「當時並沒有沒有廁紙消失的危機,而是因為她們感到自己的現代生活受到威脅,她們因此把目標對準她們認為維持現代生活方式的最基本物質---廁紙。」

他指出,不同地域和文化,對現代生活方式的基礎也有不同的建構,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釋為什麼在最先爆發新冠疫情的中國,人們搶購大米等其他必需品,但沒有對廁紙情有獨鍾。

片紙需求積成山 嚴重擠壓供應鏈

一些經濟學家指出,美國廁紙一卷難求,並非民眾非理性消費所致。他們說,廁紙供需往往非常穩定,假設每人一周一卷廁紙並存儲兩三周的備用量,需求量很容易計算,由於廁紙屬於大宗低附加值貨物,廠家一般根據需求生產,以避免過量生產而導致不必要的成本。但是當疫情到來,全國上下都被要求居家避疫一個多月,減少外出,每家每戶的廁紙需求勢必會增加,每戶的增量雖然不多,但各地累加起來,足以影響到供應鏈

密西根州蘭辛社區學院的經濟學講師吉姆·盧克(Jim Luke)把廁紙的暫時激增稱為緩衝儲備(buffer stock)。他在一篇博客中寫道:「你可能認為每家每戶增加一點緩衝儲備不應該有什麼問題,但確實是出了問題——因為廁紙庫存很快被掀了個底朝天。」

現在,許多美國超市的廁紙都已經補貨滿架,但仍然限購。

Charmin的媒體代表范洛伊說,該公司正在優先生產超柔型和超韌型這類需求大的人氣產品,並在人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儘可能快速出貨。

兩種廁紙兩重天臨時難改生產線

往日,很多人的如廁需求會在購物或工作場所的公廁內解決,這些地方都配備免費廁紙。居家避疫後,商場和辦公室人去樓空,家用廁紙承受起重託。

資料照片:因為疫情期間民眾囤集廁紙,首都華盛頓近郊馬里蘭州一家超市的貨架被掃蕩一空。(2020年3月14日)

研究供應鏈的天普大學經濟學家庫馬爾說,雖然美國廁紙的供應鏈90%在國內,但是商用和家用廁紙有所不同,兩者生產線難以互換。

他說:「供應給商家和消費者的是不一樣的。雖然消費者需求在這場大流行病中增加了近40%,但是商用需求是下降的。但是你沒辦法將兩者相互替代。有兩個原因。第一,包裝非常不同,商家用的廁紙卷大,尺寸不合家用。第二,商家用的廁紙用料和消費者用的也不一樣。消費者用的廁紙是用原木漿做原料,而商家用的不用這麼高級的原料。」

華爾街日報》的一篇文章指出,迅速轉變生產線或是讓一間工廠增加產量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寶潔公司在位於喬治亞的第二大生產廁紙的工廠,剛好有一條閑置生產線,可以讓產能提升大約20%。

但是在疫情期間確保工廠高速運作並保證工人健康,對很多企業來說都是挑戰。

庫馬爾指出,廁紙供需問題早期主要是需求因素,但現在,隨著新冠疫情的繼續發展,可能會有生產運輸環節的工人感染新冠的情況出現,導致供應延誤。

資料照片:距德國法蘭克福以西60公里的多恩堡設立了免下車提廁紙站,以解民眾之急。(2020年4月1日)

Charmin拒絕對工廠是否有員工感染新冠的問題予以置評。范洛伊說,他們正在遵循美國疾控中心的指導方針,在加速生產的同時,確保工人的健康和工作環境的安全。

紙類雖有等級賤者亦能翻身

惠林頓維多利亞大學的奧茨基指出,廁紙似乎是人們隨意丟棄的低端物品,關鍵時刻卻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他說:「我想,這個問題可以從家庭紙製品的等級制來思考。你有書卷或古籍,可能是《聖經》這種,它們位於頂層。它們之所以非常重要,是因為書寫在上面的文字具有很重要的象徵意義。它們之下是報紙雜誌這些,多了一些可棄性。接著是包裝,上面也有圖片和象徵符號,但包裝比報紙雜誌更可以被丟棄。在最底端就是廁紙了,它幾乎沒有任何象徵價值,對吧?沒有人關心廁紙上寫著什麼,人們只關心廁紙是否乾淨,是否可以被馬桶衝下去。在這個等級當中,有趣的一點是,最底層的東西可以代替最頂層的東西。」

他舉例說,在電影《V字仇殺隊》(V for Vendetta)中,故事的轉折點是娜塔莉·波特曼(Natalie Portman)飾演的女主艾薇(Evey)在被專制政權壓迫入獄時發現了其他人寫在廁紙上的文書,而這些文書成為了艾薇政治覺醒的契機。

奧茨基說,正因為廁紙處在紙張等級的最底端,它才有可能被允許履行頂層等級的紙張所承載的神聖功能。

他在《廁紙的文化解讀》(A cultural Analysis of Toilet Paper)一文中寫道:「我們雖然可以用精美的紙和筆來書寫一國根本大法,但是除非這些文字也可以書寫在廁紙上並具有同等效力,否者它們在某種程度上就毫無意義。如果一國的憲法不能寫在Charmin上,現代民主將難以想像。」

對多數美國人來說,他們緊盯著的也許不是哲學意義上的廁紙,而是現實貨架上的廁紙。

Charmin媒體代表范洛伊想要向消費者傳達這樣的信息。

「Charmin在路上,不會消失。我們仍在抓緊生產,」她說。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海外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