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往事悠悠!張藝謀前妻憶離婚:鞏俐的信徹底把我擊垮了

張藝謀與肖華的愛情故事,當年在朋友圈內一度被傳為佳話,是大家公認為「郎才女貌」的絕配。張藝謀為了贏得肖華的芳心,曾煞費苦心地寫出了長達40頁的情書向其表白。而肖華也喜歡張藝謀的純樸、誠實,欣賞張藝謀的才能。不顧父親的反對,毅然地選擇了與張藝謀繼續交往。綜合《往事悠悠》和《印象中國——張藝謀傳》,讓我們來了解一下張藝謀-肖華-鞏俐之間讓人唏噓的故事。

1978年張藝謀北上求學之際,和曾在農村一起「插隊」的肖華結婚。1983年女兒張末出生。1987年10月,《紅高粱》的拍攝工作已經完成,張藝謀主演的第一部電影《老井》在日本第二屆東京國際電影節上獲得四項獎。10月17日晚,張藝謀從北京回來,回來後的張藝謀每天都很忙。豈知到了10月23日下午,一件事徹底將肖華擊垮了!這天下午,她像往常一樣,對張藝謀的衣服進行清理,從他的兜里掏出一封信。她打開了信,開始讀起來。信的第一句話便是:「你走了,把我的心也帶走了。」肖華的腦子嗡的一聲,血流頓時加快。她迫不及待地看信的署名,看到了那個熟悉的名字——鞏俐。鞏俐在信中說,她的眼睛還很疼,是因為她的男友小楊到學校去打了她。鬧過後,校園裡都在議論這事,她還在信里告訴張藝謀,聽說系裡準備找她談話。她已經做好了準備,如果真找她談話,她就將一切說清楚。多年以後,肖華對信的完整內容已經不可能全部回憶起,只是其中的一些句子,因為深深地刺傷了她,所以記憶深刻。鞏俐在信中說:「我想結婚,我希望能得到答覆,我期望上天賜給我幸福。」「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你賴在我懷裡的樣子可愛極了,我們在一起有說不完的話,做不完的事……」

肖華說:「我不知道該干點什麼,我來到廚房,沒活找活地做著什麼,直到兩點的鬧鐘鈴響過。張藝謀看到桌子上那堆從他口袋裡掏出的東西,感到不妙,他三步並作兩步地走到洗衣機前,提起每一件衣服掏衣兜兒,然後走到廚房來問我:『看到我的信沒有?』『看到了,但我不給你。』『你要怎麼樣?想張貼出去嗎?』『沒這個打算。』『把信給我。』『不給。』」因為要上班,張藝謀沒有繼續糾纏,開門走了。晚上回來,張藝謀向肖華解釋,在山東高密時還沒什麼事,但到了寧夏,有過那麼幾次。意思是說,事情我已經向你說清楚了,你看怎麼辦吧。這件事顯然沒那麼容易過去,夫妻之間開始了冷戰。一天晚上,張藝謀回來,進門就衝著肖華怒吼:「是不是你把那些事告訴了她的男友?」「莫名其妙!我怎麼能認識她的男友?」肖華正滿肚子的火沒處發呢。張藝謀仍不相信,說:「那又是誰說的?」原來,張藝謀接到鞏俐的電話,說她的男朋友又去打了她一頓。這件事,顯然讓他極為傷心。隔了兩天,肖華正在午睡的時候,張藝謀回來了。他的眼睛瞪得很大,質問她:「你到底給她的男朋友說過這件事沒有?」肖華一下子坐了起來,怒不可遏:「張藝謀你別昏了頭!」

此後,兩人間好一陣沉默。他點上煙,過了好長時間,說:「如果是你或家裡人說這件事,我還是可以理解的,現在我感到這是有人別有用心,想借這事給我好看,來整垮我。這件事如果傳出去,大家一定會像我獲東京電影節最佳男主角獎一樣驚奇,因為我給外人的印象是個很正派的人。在中國,這種事能使一個人身敗名裂。她說她男朋友揚言要來西安找我算帳,我告訴她,叫他不用來西安,我會去北京會他的,他能把我怎麼樣?作為我,現在所擁有的榮譽已經夠了,我不想再幹了。」此時的張藝謀情緒壞到了極點,也失去了一貫的冷靜。他猛抽著煙,自言自語。看到他這種情況,肖華又忍不住心疼:「別再同自己較勁了。你先睡吧,這樣熬下去,你身體會垮的。」他仰起頭,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掐掉菸頭說:「我也感到自己早晚會大病一場。」邊說邊躺進了被窩裡,嘴裡還在繼續說:「她說她不想再上學了,她想給我生個孩子。」

這場戰鬥持續了一個多月,11月26日,張藝謀和《老井》劇組一起去參加夏威夷電影節。兩天後,正在上班的肖華接到一個電話,是鞏俐的男朋友打來的。「你知道張藝謀和她的事嗎?」他問。「知道。」肖華淡淡地說。「他們太不像話,太不道德!你打算怎樣辦?」「無可奉告。」幾天之後,他再一次打來電話,問肖華:「張藝謀已從夏威夷回來了,一回來就去找她,他給她買了許多化妝品,還有首飾。我見到了張藝謀,和他談了一次話。我問他,聽說你愛人很不錯,你這樣做對得起她嗎?張藝謀說,我和我愛人的結合是插隊時的誤會。」肖華後來說:「開始我還有點漫不經心,聽到最後這句話,我的心就像被尖刀猛地捅了一下。如果張藝謀沒有說過類似的話,楊某也不會知道我們在農村插過隊,也不會想到用這句話來刺激我。我的情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蹂躪。」廠里要送《紅高粱》到上海等地舉辦首映典禮,張藝謀一心想著和鞏俐重逢,卻又考慮到家裡的氣氛,所以惶惶不安。這個春節,肖華過得陰冷又灰暗。

1988年2月23日晚上,肖華得到消息,《紅高粱》在西柏林電影節上得了金熊獎。3月3日,張藝謀從北京回來,最後攤牌的時間也到了。3月6日,張藝謀和肖華帶著女兒末末去奶奶家。走到公共汽車站,張藝謀說:「我們走著回家吧,路上說說話。」肖華心裡大概還在期待著轉機吧,可張藝謀已拿定了主意。他說:「我的感情已回不來了,我想和她在一起。別人愛說什麼讓他們說去,陳世美也罷,王八蛋也罷,我不是為別人活著。再說,別人說什麼都是扯淡,關鍵是你的態度。你要不同意,我就只好走最後一條路,背井離鄉,浪跡天涯。」肖華絕對沒想到這樣的結果,她說:「請便,你愛去哪兒就去哪兒。」顯然,她不同意離婚。「難道你非得要碰個魚死網破,三敗俱傷嗎?」他說。她說:「你們傷害別人這麼輕鬆、這麼心安理得?自己達不到目的就暴跳如雷?」沉默了一會兒,張藝謀多少有些無奈地說:「那我只好背井離鄉了。有人也勸過我說這樣做不值得,我現在感覺不到,如果我以後真的落了這樣的下場,我自己活該。只是請你不要把我的打算告訴任何人,否則,我們就成了仇人。」肖華反唇相譏:「你用不著威脅我。該怎樣做我自己知道。」此時的肖華態度是異常堅決的。但是,張藝謀所說也是事實,他的心已經回不來了。

感嘆「我依然懷念昔日的純真和誠實」肖華在回憶錄中說:我們的談話就這樣結束了,張藝謀在我腦海里的影子越來越遙遠。在我的心底里永遠有一塊聖潔的土地,雖然這塊聖土已被玷污,但我依然懷念著昔日的純真和誠實。是呀,這個從年少時就在艱苦環境中拼搏出來的人,竟也會那樣軟弱。他能克服許多常人無法克服的困難,但卻永遠不能戰勝自身的慾念。《紅高粱》塑造了一個有作為的導演,也最終熄滅了一顆曾經真誠過的心。在我與張藝謀二十幾年的交往中,我似乎成了個悲劇人物,但我相信張藝謀也不會例外,時間會證實一切。《紅高粱》主題歌鼓勵要「妹妹你大膽地往前走」,但願這不是一種以極端形式表現出來的叫喊。對於一個誠實的人來說,應該無所畏懼。我不會更多地表達自己,但我將無所畏懼地走自己的路,一直走下去,也將一如既往地向世界奉獻著真誠、善良和純潔,我相信這個世界最終會屬於真誠與善良!

 

責任編輯: 李雨菡   來源:長春國貿娛樂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426/1442580.html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