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袁斌:「梁艷萍事件」 當局意欲何為?

作者:
梁艷萍不僅是方方的朋友,更關鍵的在於,她還是「方方日記」的堅定支持者,討伐圍剿「方方日記」的那撥人的旗幟鮮明的反對者。這一點,只要看一看她寫的「直面對沖,迎頭相撞是方方」一文就明白了。試想,梁艷萍如此旗幟鮮明的為方方「站台」,力挺「方方日記」,能不惹惱那撥欲置其於死地的人嗎?古語曰愛屋及烏,他們這叫恨屋及烏。

中共肺炎造就了又一批「網路暴徒」,不但作家方方遭殃,日記翻譯者、支持者,詩人、醫生都遭到輿論的「暴力攻擊」

梁艷萍事件」在今天的微信朋友圈刷屏了!

北大學4月26日發布情況說明,表示「關於網友反映該校文學院教師梁艷萍在其個人社交平台發布有關不當言論一事,學校高度重視,已經成立了調查組,正在進行深入調查,將視調查情況依紀依規進行嚴肅處理。」

簡單的講,就是說梁艷萍被舉報了,校方要對其進行「調查」和「處理」。

這個消息出來後,有人歡呼雀躍,有人憤憤不平。

那麼導致梁艷萍被舉報的所謂「不當言論」究竟是什麼呢?用五毛、小紅粉的辭彙說,無非就是什麼精日、精美、港獨、辱國等等。

不過,梁艷萍被舉報,表面上是因為她在網路上發布了這些所謂「不當言論」,但真正的原因卻不是這個,而是她對「方方日記」的態度。

梁艷萍不僅是方方的朋友,更關鍵的在於,她還是「方方日記」的堅定支持者,討伐圍剿「方方日記」的那撥人的旗幟鮮明的反對者。這一點,只要看一看她寫的「直面對沖,迎頭相撞是方方」一文就明白了。

她在文中說:「封城日記的撻伐者,從一開始就排成了長隊,他們揮舞著十八般兵器,喊著罵著,朝向一個65歲的老太太惡狠般地撲來。

更多的跟從者則投入到勝利敘事的狂歡。阿Q們,趙多多們,王秋赦們,都從蟄伏中出來,換件衣服,披個馬甲,又上陣了。他們猶如流氓病毒一樣在尋找宿主,企圖寄生於其上,讓自己活下去,至少可以多蹭那麼一點含趙量,或者到時候去邀功,我也是參過戰的,我也是打過方方的。

可恥!很可恥!可恥之極!

人,在他們的眼中,永遠都是可以利用的材料或者工具,為了目的不擇手段,這既是他們的常道,也是他們當下的非常道。

我們,別無選擇,只有直面對沖,迎頭相撞。我們不能留給後代美麗的符號,至少我們可以留給他們可能美好的希望!」

試想,梁艷萍如此旗幟鮮明的為方方「站台」,力挺「方方日記」,能不惹惱那撥欲置其於死地的人嗎?古語曰愛屋及烏,他們這叫恨屋及烏。

於是,為了在打倒方方的同時連同梁艷萍一塊打倒,他們就去她的微博上找炮彈,用文革語言講就是收集「黑材料」。不過,被他們翻出來的那些所謂「不當言論」,在任何一個擁有言論自由的國家可以說都跟不正當沾不上邊,精日精美也好,反日反美也好,愛國也好,不愛國也好,批評反對政府也好,歌頌擁護政府也好,都是受法律保護的人的權利。然而這一切在當下的中國就全然是另一回事了,在中共及被其洗腦的五毛、小紅粉眼裡,誰要是精日精美不愛國,誰就是政治不正確,誰就是立場有問題,誰就是他們討伐圍剿的對象,誰就必須被打翻在地。顯然,方方和與方方站在一起的梁艷萍就是這樣的對象!

「梁艷萍事件」與「方方事件」一樣都不是偶然的。眼下,大陸的疫情雖然暫時趨緩,但中共卻陷入了文革後從未有過的最大危機,面臨著國內外的全方位追責。為了轉移民眾的視線,中共拚命煽動和利用民族主義,對外矛頭對準美國,對內矛頭對準方方梁艷萍這樣的批評者,而被其洗腦豢養的五毛、小紅粉則充當了中共的打手。「梁艷萍事件」就是他們沆瀣一氣刻意挑起的又一輪封口行動。

不過,就算是梁艷萍被處理了,口被封了,他們能封住更多的梁艷萍們的口嗎?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