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中共病毒武漢市住院人數太離奇 自愈頂替治癒

—武漢市中共肺炎住院人數太離奇

作者:
中共自己認為的「奇蹟」,在所有人看來,實在太離奇、太荒唐,反倒把中共掩蓋疫情的種種精心安排,徹底掀翻了。

圖為武漢金銀潭醫院。

4月26日,武漢市衛健委宣布,「我市在院新冠肺炎患者清零……新冠病人累計有50,333人」,同時也稱,「2月18日我市住院患者最多,當天全市在院新冠肺炎患者達38,020人」。

武漢市急於宣傳「大國戰疫」的勝利,各級官員也急於邀功請賞,但公布的住院患者數字太離奇。世界各國正針對中共政權進行調查、追責、索賠,中共卻再次公布了如此離奇的數字,主動提供隱瞞疫情的新證據。

確診者住院比例100%

4月16日,武漢市公布修正的疫情數據後,累計確診病例數修訂為50,333例,累計確診病例的死亡數修訂為3869例。

4月26日,武漢市衛健委公布,「我市在院新冠肺炎患者清零……新冠病人累計有50,333人」,完全照抄了修訂後的累計確診病例50,333人。按此公布的數據,武漢市中共肺炎的確診者,住院比例達到100%,應該算是一個舉世無雙的「奇蹟」。

很難知道,4月16日,中共重新調整累計確診病例數,是按照住院病人50,333修訂的,還是剛剛公布的累計住院病人,按照新的累計確診病例數50,333人修訂的。確診者住院率一定要達到100%,連99.99%都覺得不夠高,在中共的疫情報告中,所有的確診者都必須住過院、再出院,除非死亡。

4月28日,武漢市衛健委網站再稱「全市累計治癒出院46,464人」。

公布的住院患者50,333-公布死亡的3869人=累計治癒出院46,464人,雖然數字不太吉祥,但中共自覺編造的「天衣無縫」,修正後的數字絲毫不差。現在搞清楚了,4月16日,中共調高武漢市累計確診和死亡數字,不是因為外界壓力,而是自己發現,以前編造的數字對不上,只有確診者住院率100%才能對得上。

中國大陸伊朗外,目前世界疫情最嚴重的城市,是美國的紐約市。截止4月30日,美國紐約市公布的疫情數據,確診159,865人,住院41,316人,確認感染死亡12,287人,疑似感染死亡5,302人。按此數據,確診者住院比例25.84%,其他約75%左右的確診者輕症,或無明顯癥狀,不需要住院。

按照武漢市剛剛公布的數據,確診者住院比例卻達到了100%。比較之下,武漢市負責疫情通報的大小官員們,還真是報功心切。這樣的數字上報到中央,中央的官員,直至中共高層,同樣攬功心切,特別是主管宣傳的官員,不假思索,立刻批准了。

武漢市衛健委還主動透露,「2月18日我市住院患者最多,當天全市在院新冠肺炎患者達38,020人」。2月18日,武漢市公布確診病例累計也是38,020人,當時武漢封城27天,確診者住院比例同樣100%。

武漢市的確診者真都住院了?

紐約市疫情爆發後,很快得到了美軍的支援,快速建造了大量野戰醫院,海軍又派出了醫療船舒適號停靠紐約。紐約市的病床數量,雖然一度緊張,但從未聽說哪個確診者需要住院但不能住院的情況。換句話說,紐約市的確診者中,約25%需要住院的,都住院了,另外約75%的確診者,並不需要住院,只是自己居家隔離、靜養。也沒有聽說,紐約市建造過「方艙醫院」或類似的隔離點,大批集中隔離確診者或疑似病例。

比起紐約市的醫療設備、醫護人員的能力、水平,武漢市相差可能不止一個等級,卻能收治了100%的確診者,果真如此嗎?

從武漢1月23日封城起,武漢市民就不斷爆料、求救,很多人已經有了明顯癥狀,卻不能住院醫治,門診打針也大排長龍、人滿為患。很多患者已經重症,也只能回家等待,連核酸檢測都排不上號。有的病患確診了,病情很嚴重,四處聯絡求救,最終還是被告知,沒有床位。

1月28日,武漢市衛健委網站稱,「發熱門診就診人數逐日增多,高峰時段超過1.5萬人」,還稱「1月22日至27日,全市發熱門診共接診發熱病人75,221人」。當時「方艙醫院」還沒有開建建成,武漢市衛健委公布的「全市定點醫院病床使用情況(2020年2月1日)」,顯示「開放床位6754」,「已用床位6808」,實際住院病人比床位還多54個,顯然容納不下「發熱病人75221人」。6808/75221=9.05%,2月1日,武漢市定點醫院收治的患者,最多僅是出現明顯癥狀患者的9.05%。

武漢市衛健委網站稱,「2月18日我市住院患者最多,當天全市在院新冠肺炎患者達38,020人」,當天公布的累計確診病例,也是38020人。武漢市衛健委網也公布了「全市定點醫院病床使用情況(2020年2月18日)」,顯示「開放床位19927」,「已用床位18393」,表明僅有18393名感染患者住在定點醫院。38,020-18,393=19,627人,多出來的19,627名住院患者,去哪裡了?

看起來,100%的確診者住院率,因中共各級官員急於邀功,被自己公布的數據戳破了。

「方艙醫院」的秘密

除定點醫院外,武漢市還建造了「方艙醫院」。武漢市衛健委網站顯示,「3月10日……武漢16家方艙醫院全部休艙……累計收治新冠肺炎輕症患者1.2萬餘人」。

2月20日,長江網報導,「截至20日,武漢市八家方艙醫院已累計有616位患者康復」,表明當時只建好了8家「方艙醫院」。

假設2月18日,這8家「方艙醫院」都已經運行了,收納了1.2萬餘人的一半,約6000人。2月18日這一天,公布的住院患者38020人,定點醫院只有18,393人,「方艙醫院」約6000人,38,020-18,393-6000=13,627人,多出來的13627住院患者,還是沒人知道住哪裡了?

顯然,武漢市衛健委公布的「2月18日我市住院患者最多,當天全市在院新冠肺炎患者達38,020人」,這個數字露出了一個大洞,確定是造假。

或者,如果大膽猜測,是否可能多出來的患者13,627人,確實進過醫院,但不幸身亡,也不再佔用床位。這些額外死亡的13,627人,沒有被統計為染疫死亡,但卻被統計為住過醫院。果真如此,那就意味著,2月18日這一天,住院患者可能確實多,死亡患者也多,有13,627人之多,只是沒有被統計為死亡。

2月20日,長江網報導「方艙醫院」時,也提出了問題,「除了患者前期治療情況較好、患者自身抵抗力較強和患病程度較輕外,還有哪些因素促成方艙醫院內治癒周期縮短?」被採訪的「硚口方艙醫院」院長彭小祥介紹,「確保CT片子當天做當天出結果;確保核酸測試上午做下午出結果;確保病人的臨床評估所有資料以最快速度收齊,並徹底完成專輯評估。這三個環節環環緊扣,各個小組加強溝通,保證痊癒的患者儘快出院」。

這段報導證實,所謂的「方艙醫院」,並非醫院,而是隔離點,主要任務就3項,做CT、核酸檢測,再整理好病例。嚴重的病例,可能轉入定點醫院;定點醫院床位緊張,病情轉輕的,也可能轉到「方艙醫院」,兩次核酸檢測後,都顯示陰性,就被出院了。這說明,1個病人,可能在定點醫院和「方艙醫院」之間轉換,卻可能被計算兩次住院。

武漢市衛健委網站顯示,「3月10日……武漢16家方艙醫院全部休艙……累計收治新冠肺炎輕症患者1.2萬餘人」。如果「全市累計治癒出院46,464人」,46,464-12,000=34,464人,這34,464人,應該是住在定點醫院,病症較重或很重。

34464/1.2萬=2.87,住在定點醫院的病症較重或很重的患者數量,是「方艙醫院」輕症患者的2.87倍。如此懸殊的輕重患者比例,是因為眾多醫生判斷有誤?還是有大量不明隔離點的輕症患者根本沒有統計?

檢測跟不上只能憑發熱確診隔離

1月29日,武漢市衛健委網站顯示,「全市檢測能力從剛開始每天200份到現在每天2000份」,印證了民眾的爆料。同日,還稱「1月23日至27日,已累計檢測樣本4086份,其中陽性712份」,換算檢測確診率僅17.43%,與當時武漢疫情爆發的實際情況嚴重不符。當時公布的累計確診病例1590例,是累計檢測陽性712份的2倍還多。

1月28日,武漢市衛健委網站顯示「發熱門診……高峰時段超過1.5萬人」,每天2000份試劑,如何檢測1.5萬出現明顯癥狀的人?當時累計檢測樣本4086份,但「1月22日至27日,全市發熱門診共接診發熱病人75,221人」,4086份樣本更檢測不了75,221人。武漢市靠什麼確診中共肺炎感染者呢?

2月6日,武漢市衛健委網站稱,「全市日均檢測能力達到4000—6000份」,同時還稱,「武漢市已經先後公布了64家發熱門診,方便各區篩查發熱病人進行隔離治療」,這表明,武漢封城2周後,核酸檢測並不是隔離、治療的主要依據,仍然主要依靠發熱的明顯癥狀,判斷是否隔離、治療。

當時,武漢市醫院的能力,無法收治所有出現明顯癥狀的確診者,大批因發熱被判定的確診或疑似病例,只能被要求回家隔離,家門被貼上封條。也可能,武漢市存在大量不明的隔離點,被確診和疑似病例,被隔離在這些地方,但無人知曉。至於更多輕微癥狀、沒有發熱的人,根本輪不到檢測,也不會被顧及,更不可能住院治療。

直到3月3日,武漢市衛健委網站還稱,「醫院和方艙的核酸檢測用於確診的不多,主要是用於患者複查……出院患者必須經過2次連續核酸檢測……超過一半的核酸檢測樣本來源於隔離點的疑似患者和密切接觸者」。

這也說明,武漢封城42天後,檢測準確率仍然較低,不得不反覆檢測。即便如此,仍然有大批出院患者「復陽」,很難說清,到底是檢測不準,還是真「復陽」。

除了「醫院和方艙」患者被反覆檢測,武漢市衛健委網站專門提到,「超過一半的核酸檢測樣本來源於隔離點的疑似患者和密切接觸者」。表明在「醫院和方艙」之外,可能還有大量不明隔離點存在,也可能只是被隔離在家,這樣的疑似病例,用去了「超過一半的核酸檢測樣本」,數量顯然大大超過了「醫院和方艙」患者數量。

這些不明隔離點中被隔離的人,至少包括1月28日公布的「接診發熱病人75,221人」,2月6日又公布了「64家發熱門診……篩查發熱病人進行隔離治療」,無疑還有更多的人被隔離。這麼多被隔離的人,正常應該都會被安排檢測,還得看是否有足夠的檢測能力。不管是否被檢測,或是否被確診,他們顯然沒有被計入確診病例,否則確診者住院率100%,就更不可能了。

援助醫療隊暴露實情

2月6日,武漢市衛健委網站稱,「5日,武漢封閉出城通道14天,8萬醫護人員繼續奮戰在抗疫一線」。這「8萬醫護人員」,應該就是武漢市醫療人員的全部家底,不管是醫生、護士、勤雜工等,都算上了。李文亮是個眼科醫生,也被推上了一線,顯然還不夠用,急需外援。

3月26日,武漢市衛健委網站稱「截至3月24日……已有141支醫療隊、14,649人從武漢撤回,目前仍有139支醫療隊、16558人堅守在武漢救治一線」。依此計算,外援醫護人員應該總計35,695人。

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網站公布了更大的數字,「馳援武漢的醫務人員超過4萬人……其中護士約2.86萬,醫療隊總數的68%」,按比例換算,2.86萬/68%=42,059,武漢市外援醫護人員總計42,059人。

需要這麼多外援到武漢,只能說明武漢市的醫護人員,連救治病情嚴重和較重的確診者,都難以勝任,哪還有能力收治其它隔離點的大量確診病例、疑似病例。為了保證確診者100%的住院率,只能把沒有在醫院的大量確診病例,從統計數據中全部剔除。

「治癒」還是「自愈」

4月28日,武漢市衛健委網站稱,「全市累計治癒出院46,464人」。

目前全世界治療中共肺炎,根本沒有特效藥,武漢市的定點醫院或「方艙醫院」,是怎麼「治癒」患者的呢?

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網站公布的信息,引用了國家衛生健康委醫政醫管局監察專員郭燕紅的話,「三分治療七分護理」,這算是比較接近實情的「治療」方法。實際上,沒有特效藥,「三分治療」都談不上,應該主要就是「護理」。所以,「馳援武漢的醫務人員超過4萬人……其中護士約2.86萬,占醫療隊總數的68%」。

所謂「全市累計治癒出院46464人」,並非「治癒」,而是「自愈」。不能「自愈」的,不幸已經身亡,但實際數字當然要掩蓋,無論是之前的2538人,還是調整後的3869人死亡,都明顯是假的。武漢市殯儀館8家殯儀館,每日發放500個骨灰盒,至少發放了13天,總計至少發放了42,000個骨灰盒,去掉正常死亡人數最多數千人,感染中共病毒死亡的,至少數萬人。

這些死亡的病患,一部分就死在醫院病床上,中共當然要掩蓋。如果再把醫院中病亡的患者數字都加上,武漢市醫院更是超負荷,更無力收治全部明顯癥狀的患者,更別提癥狀輕微的或是無癥狀的感染者。感染者在家中死亡的,同樣不會被統計。

另一方面,很可能因為檢測數量嚴重不足,檢測準確率低,癥狀輕微、或是無癥狀的感染者,從來都沒有列入過確診病例。醫院以外的確診病例,自然不在統計之列。所以,武漢市的確診者住院比例,才創造出了獨一無二的「奇蹟」,高達100%。

中共自己認為的「奇蹟」,在所有人看來,實在太離奇、太荒唐,反倒把中共掩蓋疫情的種種精心安排,徹底掀翻了。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