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一帶一路」帶來「一帶疫路」(經濟篇)

作者:
2013年中共正式提出「一帶一路」(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縮寫BRI)倡議,稱中國將投資數千億美元,在數十個國家主導橋樑、鐵路、港口和能源建設。這個由中共政權主導的跨國經濟帶,一度令沿線的亞、非不發達國家,以及陷入經濟困境的歐洲國家,彷彿看到經濟發展的光明前景。

一帶一路」線路示意圖。黑色線條代表「六大經濟走廊」,藍色線條代表「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橙色區域為亞投行成員。

2013年中共正式提出「一帶一路」(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縮寫BRI)倡議,稱中國將投資數千億美元,在數十個國家主導橋樑、鐵路、港口和能源建設。這個由中共政權主導的跨國經濟帶,一度令沿線的亞、非不發達國家,以及陷入經濟困境的歐洲國家,彷彿看到經濟發展的光明前景。

然而七年過去,眾多協議簽署國漸漸發現,「一帶一路」沒有帶來期盼的經濟發展效益,反倒令所在國落入巨額債務陷阱,或在貿易往來上處於事與願違的被動境地。

2019年底,中國武漢爆發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瘟疫,並在今年初迅速蔓延全球造成大流行,世界各國遭受巨大的人員傷亡以及難以估量的經濟損失。當世界從動蕩中稍獲喘息,檢視一下這場瘟疫的起源與傳播,赫然發現瘟疫路徑和爆發的熱點竟然與「一帶一路」的圖譜驚人地吻合。「一帶疫路」成為「一帶一路」準確而形象的稱謂。

「一帶一路」經濟為先導中共部署擴張全球

所謂「一帶一路」是「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合併簡稱。

「一帶」即陸地上的「絲綢之路經濟帶」,主體框架有覆蓋歐亞非的六大經濟走廊,包括三大走向:1.從中國經中亞、俄羅斯至歐洲、波羅的海;2.從中國西北經中亞、西亞至波斯灣、地中海;3.從中國西南經中南半島至印度洋。

「一路」指「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主體框架是共建一批重要港口和節點城市,起初包括兩大走向,即:1.從中國沿海港口過南海,經馬六甲海峽到印度洋,延伸至歐洲;2.從中國沿海港口過南海,向南太平洋延伸。2017年,中俄提出開展北極航道合作,便增加了第三條:經北冰洋連接歐洲的北極航道,號稱「冰上絲綢之路」。

中共當初提出「一帶一路」最直接的動因是出口過剩產能,將鐵路、公路等基本建設戰略從國內推向國外。中華民國首任常駐世貿組織(WTO)代表、前財政部長顏慶章表示,「一帶一路」堪稱「一石二鳥」的策略,中國鋼鐵產品供給過剩,總產量相當於日本、美國與德國鋼鐵業的總和,「一帶一路」利用這些過剩的物資到發展中國家大興基礎建設投資,而中共藉機衝擊世界領袖的地位。

2016年,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外界認為美國將放棄全球化領軍大旗。同一年,奧巴馬政府已簽署的TPP(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因美國沒有加入而流產。中共抓住機會擬充當全球化經濟新領軍者,推廣「一帶一路」,在沿線國家修建鐵路、公路,一方面為中國產品更快更便宜地出口到歐洲打開一條陸地通道,同時從這些國家獲取資源和能源。

但中共並非想扶持「一帶一路」國家的經濟,正如《九評》編輯部新書《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指出的,中共真正的野心是以經濟為先導,逐漸控制「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經濟和政治命脈,把它們變成中共的勢力範圍甚至是殖民地,成為中共全球布局上的棋子。中共要透過「一帶一路」的執行,重新塑造對自身有利的國際秩序,企圖打造出一個自己的經濟圈和勢力範圍來抗衡甚至取代美國。

紐約時報》2018年11月總結說,中共在各國修建了或者正在修建四十多條管道和其它油氣基礎設施,二百多架(條)橋樑、公路和鐵路;近200座用核電、天然氣、煤炭和可再生能源發電的發電廠,以及一系列大型水電大壩。中共在112個國家有投資項目,大多數屬於「一帶一路」的基礎設施計劃。如果畫在一張地圖上,密密麻麻都是中共投資的項目。中共的觸角已經布滿了全球。

「一帶一路」貫穿歐亞大陸,東邊連接亞太經濟圈,西邊進入歐洲經濟圈,從2016年1月亞投行開業之後,中共關於「一帶一路」的宣傳用語越來越「高大上」,迷惑吸引了眾多國家參與。截至2020年1月底,世界上224個國家和地區中,已有138個國家和30個國際組織與中共簽署了200份共建「一帶一路」合作文件。

「一帶一路」掠奪式經濟中共奪取發展中國家資源

中共假中華文明古國的「陸上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的光環給自己的「一帶一路」添彩,但「一帶一路」到底給沿線參與國家帶來了什麼?

2015年7月,時任印度外交部次長蘇傑生(Subrahmanyam Jaishankar)指「一帶一路」是「中國(中共)一手編造及擬定藍圖,它不是由中國與全世界有興趣或受影響國家所討論出的國際倡議。」

中共投入大量資金到「親密盟友」巴基斯坦,打造長3,000公里的「中巴經濟走廊」,由此可從中國新疆經過巴基斯坦直達印度洋,是中共「一帶一路」的旗艦項目。但該項目將通過印度宣稱的領土區域,無視印度與巴基斯坦長久的緊張關係,於是印度政府不斷強調:應視「中巴經濟走廊」為對印度構成的重大威脅。

中共藉「一帶一路」輸出過剩產能,名為幫助參與國發展基礎建設,實際通過項目貸款給這些國家,形成債務輸出。

英國風險評估公司Verisk Maplecroft的資深亞洲分析師余嘉豪(Kaho Yu,音譯)說:「中共可能使這些發展中國家確信,一旦工程項目開始經營,貸款的成本最後會被這些項目吸收,但(中共)未給予任何保證。」

中共貸款給其它國家都是秘密進行的,通常會要求以公共部門的資產作為抵押品。「一帶一路」項目協議不透明,滋生當權者貪腐,中共在輸出腐敗的同時,使很多國家深陷債務陷阱之中。

2018年媒體曝出,僅中共在巴基斯坦拉合爾建造的「橙線」大眾捷運系統一個項目,就令巴基斯坦債台高築,不得不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求助。

在陸地向西擴展的必經之地中亞五國(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土庫曼及烏茲別克),中共也如法炮製,用債務陷阱掌控和掠奪資源,如煤、石油、天然氣和貴金屬。中共如今已經在該地區扮演最有影響力的角色。

美國智庫「全球發展中心」2019年3月發布的研究顯示,「一帶一路」的68個國家之中,已有23國陷入「債務困擾」風險,其中8國有高度陷入「主權債務」的風險。

因無力償還巨額債務,非洲的吉布地把港口經營權轉讓給中共,中共派駐軍隊、戰機進駐當地,建立了軍事基地;斯里蘭卡將具有戰略意義的漢班托塔港,於2017年底以99年租期出租給中共。

紐約長島大學經濟系主任穆督庫塔斯(Panos Mourdoukoutas)教授,2019年5月在《福布斯》刊登文章明確指出,中國(中共)想要非洲的戰略位置、石油、稀土金屬和魚類,還要讓非洲國家對北京負債纍纍。文章表示,中共在非洲大陸投資基礎設施,表面上看,這些項目似乎有助於非洲國家建立健全的基礎設施;但仔細觀察,它們只為滿足中共制定下一階段全球化規則的野心。中國(中共)希望利用非洲作為其一個據點,來穩固其出口貨物的「海上絲綢之路」。

「一帶一路」投資遊說中共滲透分化歐盟

「一帶一路」的西端是歐洲經濟圈,歐洲的市場、先進技術、品牌和其它資產,一直是中共覬覦的。2008年的金融危機,給了中共可乘之機。《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指出,針對歐洲內部的弱國急需外資的弱點,中共乘虛而入,對這些國家注入大筆資金,換取它們在國際法和人權等議題上的妥協。中共用這種方式製造和擴大歐盟國家內部的裂痕,從中漁利。被中共瞄準的弱國包括希臘、西班牙、葡萄牙、匈牙利等。

中共趁希臘發生主權債務危機,大舉投資希臘,用金錢換取政治影響力,並通過希臘把影響力發揮到歐洲。數年之內,中共已獲得希臘最大港口比雷埃夫斯港2、3號集裝箱碼頭35年的特許經營權,並接管重要轉運樞紐比雷埃夫斯港。

同時,中共在歐洲各地資助眾多智庫、研究機構,為達到「一帶一路」侵入歐洲的目標,通過它們積極展開遊說,其精心設計的遊說策略成功地避開了關注。據分析人士透露,歐洲各國的部長、立法者和政策顧問在這些問題上尋求建議時,都會受到來自中共遊說軍團日益增長且往往很隱蔽的影響。

幾年下來,中共通過入股或收購獲得的歐洲港口公司或碼頭還有:法國Terminal Link港口公司49%的股權、比利時的安特衛普港口和澤布呂赫碼頭、土耳其的伊斯坦布爾康普特(Kumport)碼頭、素有「歐洲門戶」之稱的荷蘭最大港口鹿特丹Euromax碼頭,以及義大利北部的地中海港口裡雅斯特港(Trieste)。

擁有了這些港口碼頭,中共的陸上「絲綢之路經濟帶」與「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得以在歐洲的結點聯通。

同時,在「金錢換取政治影響力」的作用下,簽署「一帶一路」協議的歐盟成員國希臘、匈牙利給中共以政治回報,多次反對歐盟對中共人權狀況的批評。

作為G7國家中唯一加入「一帶一路」的義大利,為振興經濟,擺脫歐債危機帶來的經濟下滑頹勢,經濟上越來越依賴中共,官員政客與中共走得越來越近,這令歐盟及七國集團其它成員國擔憂不已。而義大利的加入,無疑起到給備受爭議的「一帶一路」站台的作用。

瘟疫沿著「一帶一路」蔓延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之全球野心(上)有段論述,清楚地刻畫出「一帶一路」的本質:

中共真正的野心是以經濟為先導,逐漸控制「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經濟和政治命脈,把它們變成中共的勢力範圍甚至是殖民地,成為中共全球布局上的棋子。作為副產品,「一帶一路」向周邊國家輸出腐敗、債務、邪惡和專制,把共產主義病毒擴散至全球。

最後這句擴散病毒至全球之語,如精準的預言,警示世界與魔鬼做交易的結局。

中共病毒沿「一帶一路」擴散蔓延。(《有冇搞錯》視頻截圖)

香港《蘋果日報》3月18日撰文說,瘟疫已循「一帶一路」悄然進入歐亞,成為「一帶疫路」。

最典型的例子是伊朗,這個曾經的古代絲綢之路上的波斯帝國,現在「一帶一路」上中共的「親密戰友」,至少有23名議員(占伊朗議員的10%)感染了中共病毒(新冠病毒),全國目前確診逾9萬6千人感染,死亡逾6千1百人(外界認為,伊朗官方發布的確診和死亡人數都被極大地縮減,真實數據應為發表數據的10倍)。

義大利則如同敞開的門戶,接納病毒進入歐洲,目前,義大利本國確診感染超過20萬,死亡逾2萬8千人。為了抗疫,全面鎖國,經濟完全停擺。

此外,歐洲其它幾個疫情嚴重的國家——西班牙、瑞士、荷蘭、土耳其、俄羅斯等國,也是簽署了「一帶一路」協議或參與其中項目的。

反觀緊鄰中國大陸的國家和地區,因與中共保持距離,或堅決反共、抗共,卻出現感染率較低的情況。例如,截止4月27日,日本感染人數1萬4千多,死亡人數不到4百;香港感染人數1,038,死亡4人。而台灣感染人數僅429人,死亡6人,台灣的抗疫經驗亦甚為國際上稱道。

為什麼病毒會沿著一帶一路傳播?

從表面上看,如台灣戰略學會研究員蘇紫雲所說,這些國家跟中國(中共)關係密切,因為相信中國(中共)的消息,沒有及時採取邊境措施,對中國的疫情失去警戒,結果導致國家發生爆炸性的疫情。

研究機構Fitch Solutions也表示,由於中共對於一帶一路合作國家施加政治壓力,導致這些國家為了與中共保持良好的關係,而無法積極採取防疫工作。

蘇紫雲還分析說:「一帶一路引進大量中國工人做基礎建設,商人往返兩國做貿易,無形中使病毒傳遞快速。」

從本質上看,大紀元特稿《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指出:

近40年來,從亞非拉發展中國家到歐美髮達國家,共產邪靈的代表——中共,一直在以經濟利益為誘餌,用全球化、孔子學院、「一帶一路」等計劃為遮掩,通過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科技等各種渠道向各國滲透,「引誘人遠離神背叛神,達到最終毀滅人的目的」。

受利誘的國家和地區在與中共加強往來的同時,卻不知災厄也隨之而來,就像這一次的「中共瘟疫」向世界蔓延之勢,清晰地勾勒出它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蔓延。

目前,「一帶一路」沿線多個重點國家已湧現抗共、反共,或終止、退出項目的潮流。這些國家包括:冰島明確拒絕「一帶一路」;哈薩克、吉爾吉斯斯坦爆發民眾抗議,反對中共「一帶一路」項目的湧入,要求限制中共勢力在當地擴張;馬來西亞、斯里蘭卡、坦尚尼亞要求撤銷或拒絕簽署的協議;巴基斯坦、尼泊爾和緬甸已取消或擱置了中企計劃的三大水電項目;泰國、越南民眾抗議中共;土耳其官方對中共表達不滿;甚至中共「親密戰友」伊朗也暗批中共隱瞞疫情

正如大紀元編輯部特稿《越親中共疫情越重防疫有良方》指出,遠離中共,譴責中共,不為中共站台,作為個人、組織和國家,都可能因此減輕甚至避免病毒侵害,迎接美好未來。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