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大紀元:中共密件曝醫院恐被債務壓垮

河北衛健委4月24日的保密文件,《關於進一步做好重大風險防範化解工作的通知》截圖。(大紀元

大紀元近期獲得一批中共衛健委的內部文件,文件曝光了,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正在令中共的經濟痼疾——債務危機加劇惡化,甚至醫療領域也飛出「黑天鵝」。

衛健委文件披露重大風險 包括「公立醫院隱形債務」

大紀元最近獲得中共河北省衛健委2020年4月24日的一份保密文件,文件披露了,當前的重大風險除了重大傳染病等疫病風險之外,還包括了公立醫院隱形債務風險。

河北衛健委4月24日的保密文件,《關於進一步做好重大風險防範化解工作的通知》截圖。(大紀元)

河北省衛生健康委辦公室在印發的《關於進一步做好重大風險防範化解工作的通知》中,要求省內各地衛健委「針對重大傳染病、突發性急性傳染病、群發職業病、群體信訪和政府隱性債務等風險」,做好防範化解工作。通知要求「各地制定細化本地重大風險隱患防範化解工作方案、預案和工作台帳,於5月8日前報省衛生健康委」。

河北衛健委4月24日的保密文件泄露公立醫院的重大債務風險,意味公立醫院早已債台高築,隨時可能關門。圖為文件截圖。(大紀元)

河北衛健委的通知,披露了公立醫院的重大債務風險。衛健委在通知附帶的《衛生健康系統公立醫院政府隱性債務風險應急預案》中指出,公立醫院的債務風險在於:1.公立醫院業務收入下降導致無法按時償還債務;2.公立醫院為償還債務導致自身正常運轉受到影響。

衛健委披露的風險,意味著公立醫院的債務風險越來越大,醫院隨時可能被壓垮,無法正常運營。

河北衛健委4月24日的保密文件提出的債務風險防控措施,泄露了中共政府隱性債務危機正在加劇惡化。圖為文件截圖。(大紀元)

該通知要求按照「誰舉債、誰負責、誰償還」的原則,分級負責。具體應急防控措施包括,加強公立醫院政府隱性債務風險源頭管控,嚴禁一切違規擔保,嚴禁以政府投資基金、資本合作、購買服務等名義變相舉債,嚴禁通過融資平台變相舉債,嚴禁超財力安排建設項目。同時還要求,建立監測機制,爭取各方政策保障,加大追責等。

衛健委提出的這些防控措施,變相揭示了,公立醫院的債務主要就是源自地方政府違規擔保,或者黨政官員以政府基金、資本合作、購買服務或融資平台等名義來變相舉債,利用各種政績工程和建設項目來中飽私囊。

另外,河北衛健委提出的這些措施,都是中共施行了十多年的治理地方債的老套路,既無新意、更無實效,多年來中共地方債也是越治越多。

因此,衛健委的保密文件相當於暴露出,中共政權的隱性債務危機已經嚴重到,公立醫院隨時都可能被負債壓垮的地步,而且中共並無有效應對手段。

事實上,這並非河北公立醫院獨有的困境,在中共體制下,各地公立醫院都被債務大山壓得搖搖欲墜。

2019年7月,河南省汝州市(縣級市)國有醫院職工被強迫集資的新聞就曾引起外界關注。

據陸媒報導,汝州當地中醫院醫護人員被要求每人投資10萬元至20萬元,購買當地政府融資平台的非公開可轉換公司債券。另一家汝州婦幼保健醫院醫護人員被告知必須投資6萬至10萬元。院方表示是執行「市裡的要求」、「國資委文件」。《紐約時報》跟進報導稱,汝州市的案例顯示出,中國醫護人員被要求為當地政府債務危機挺身而出。

在中共的專制和濫權體制下,公立醫院和中共政府或其它國企一樣,官員們受政績和貪腐利益驅動而盲目舉債,推動隱性債務膨脹為中共政權和金融系統中的債務黑洞

據《中國醫院院長雜誌》2017年報導,中國公立醫院負債規模從2005年開始,以年均20.5%的債務複合增長率急速上升,「截至2014年末,公立醫院的債務規模已經達到上萬億元」。報導指,全國90%的縣級醫院都在負債經營,高負債率不僅增大了公立醫院的財務風險,也促使醫院為了還債、增加收費、提漲葯價,成為「看病貴」的推手。

紐約時報去年曾報導,儘管中共稱地方隱形債務約為2.5萬億美元,但研究公司榮鼎諮詢(Rhodium Group)估計,這個數字可能超過了8萬億美元。

大陸醫護遭衝擊 收入斷崖式下降

隨著公立醫院債務危機的惡化,醫護人員的收入也開始下跌。

大紀元獲得的這批衛健委文件,收錄了新浪網衛生專欄「八點健聞」4月30日的一篇文章《兩會定時、北京解禁,原衛生部長高強:不適當的隔離措施該調整了》。文章引用廣州艾力彼的調查數據稱,「疫情期間,約九成醫務人員的收入下降,在下降幅度上,36.4%的醫務人員表示收入下降了30~50%。」

更多陸媒報導顯示,絕大部分醫院業務疫情期間遭遇重創,「疫情後收入斷崖式下降」。

例如財新網5月報導稱,河南省羅山縣人民醫院院長王俊表示,疫情期間醫院收入受到很大影響,尤其是定點救治醫院。王俊認為,診療量下降包括如下幾個原因:一是群眾普遍有恐懼心理,減少或者不來醫院;二是城鄉社區封堵,群眾出行不便,看病受影響;三是作為定點醫院,醫院要抽調近300名醫護人員參與疫情防治,正常業務開展困難;四是部分病區全部騰出用做留觀區,沒法收治病人。

陸媒披露抗疫醫護「流血又流淚」

除了收入大跌外,大陸醫護人員還可能面臨更糟糕的情況,那就是冒著生命危險參與抗疫後,反被公立醫院「過河拆橋」。

據陸媒4月報導,咸陽市衛計局直屬公立醫院——陝西咸陽婦幼保健院,將40餘名醫護人員以「人才優化」為名裁員,而絕大部分被裁人員剛剛參加過一線抗疫。

消息被曝光後,保健院發表聲明,態度強硬地指控媒體報導不實、意圖煽動民眾製造社會問題、恐遭「國外敵對勢力」利用云云。

雖然在輿論壓力下,當地衛健委介入調查後,咸陽婦幼保健院被裁醫護人員突接通知回去上班,但外界普遍懷疑此舉是保健院的權宜之計。

保健院醫護人員的遭遇,引發中國網民熱議,被視為中共治下中國社會的縮影——民如草芥、棄之敝屣。

其實從3月起,陸媒就開始披露醫護人員「流血又流淚」的遭遇。例如蘭州市西固區人民醫院員工收到的補助被院方通知退回;江西一線確診醫護工作人員補貼被回收;武漢市第五醫院行政崗位拿到的補助高於一線醫護,陝西安康市中心醫院領導到手的補助是支援湖北醫護的兩倍。

微信公號丁香園3月底披露,支援湖北的55%的醫務人員仍未收到補助,而全國未收到補助的醫務人員超八成。

外界相信,參與抗疫的醫護人員少拿、被扣,甚至被追回補貼的眾多案例,應該與中共「缺錢」和公立醫院的債務危機有關。

中共文件自爆今年醫療領域恐現「灰犀牛」「黑天鵝」事件

大紀元這次獲得的衛健委文件中,還包括一份《2020年醫療領域可能發生的「灰犀牛」或「黑天鵝」事件》。「灰犀牛」比喻大概率且影響巨大的潛在危機;「黑天鵝」比喻小概率而影響巨大的事件。

大紀元獲得的中共衛健委系統《2020年醫療領域可能發生的「灰犀牛」或「黑天鵝」事件》文件截圖(大紀元)

該文件顯示,中共衛健委系統對於今年醫療領域可能發生的危機,進行了分析和預判,列出了11大類、合計31種風險。

其中首當其衝的,是所謂的「意識形態」問題,包括了:

1.「針對在疫情防治醫療救治工作中存在的醫療資源不足、醫療資源調配失靈等問題的輿論風險」;

2.「新媒體輿論可控性的難度加大」;

3.「醫療領域重大輿情導致的信任危機傳導到政治領域」;

4.「因醫改進一步深化利益受損方不滿可能引起的重大負面輿情」;

5.「外部勢力對中國防疫工作的謠言、質疑引發國人的負面情緒和重大輿情」。

中共預判的「意識形態」風險泄露出,中共對於隱瞞疫情會引發中國民眾以及國際社會的憤怒,早有準備。

值得一提的是,該文件表明,中共衛健委早先預估的醫療「灰犀牛」或「黑天鵝」,並不包括經濟(債務)風險。

這可能反映出,中共肺炎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加劇了中共的經濟危機,致使債務風險的增長遠超中共預想,公立醫院的隱性債務已突變為醫療領域的「黑天鵝」。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何堅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