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維權 > 正文

「人質外交」?維族學者消失三年後突現身

賽米熱·依明江過去一年多來,不斷的透過各種管道替她父親依明江·賽都力發聲。她上次見到父親已是三年前的事,而賽都力自從2016年跟隨新疆政府的「下鄉計畫」到和田去工作後,變再也沒返家。賽米熱再次得知父親消息時,發現原來賽都力2019年2月被新疆地方法院以『鼓動鼓吹極端思想罪』為由,判刑15年。

51843196_303.jpg

但是,周一晚上 (5月4日),賽米熱突然收到多名朋友傳來的一個推特連結,並告訴她她父親出現在一段由中國日報發表的影片中。賽米熱向德國之聲表示,她當下感到不可置信,但又久久不敢點開視頻連結。她說:「我感覺不太真實,有種想哭又哭不出來,不知該不該開心的感覺。我久久無法點開視頻,因為我不知道該預期父親會在視頻中說什麼。」

當賽米熱終於鼓起勇氣點開視頻時,她看到的是一個消瘦許多,頭髮全剃光的父親。她向表示:「看到他在視頻中跟我說話,我當然很開心他還活著。但同時我不斷納悶,他為何瘦這麼多。他簡直縮小了兩號,影片中穿的衣服也顯得過於寬大。他以前都是胖胖的,但影片中的衣服對他來說,已經太大。」

此外,賽米熱也提到,她父親過去一直對自己的頭髮感到自豪,因為他即便到了五十歲,頭髮都還是非常濃密。但是在中國日報發布的影片中, 賽都力的頭髮與鬍子已完全剃光。視頻中,賽都力說道:「近期一些反華勢力騙女兒,對外宣稱我被非法拘留。其實沒有這種事。這是一種欺騙、胡說。我的生活很好,很健康也很自由自在。」

賽都力接著對著鏡頭,向賽米熱喊話。他要求賽米熱不要相信那種謠言,以後也不要在國外散播他被關押判刑的謠言。他強調,如果沒有共產黨中國政府,他現在便不會有幸福的生活,而他自己也不可能在經學院工作,賽米熱本人也不會有機會出國留學。

他說:「這些都是黨與政府給予我們家庭的關照,我一直以為妳也是那樣想的。但是我聽到這樣的話很傷心。我的女兒會說這樣的話嗎?所以我想對妳說,今後千萬不要被境外反華勢力欺騙,也不要說那些話,好好完成自己的學業與工作。我想妳了,如果妳能早點完成學業,回到中國跟我們團聚的話,我們家庭會更加幸福。

何謂真的自由?

為了證實她父親是否真的從監獄獲釋,賽米熱隔天用微信發了三則語音訊息給她父親,但她父親卻未立即回覆。當天晚上,賽米熱接到她母親用微信打來的視頻通話,當她接起電話時,發現她父親也在旁邊。

她說:「我父親在通話過程中,再次強調中國很好跟中國共產黨很好,如果沒有他們的話,他沒辦法過得這麼舒適。他說他不希望自己女兒反對中國,因為他覺得中國共產黨很好。」

當賽米熱問他為何過去三年都失聯並剃了光頭時,賽都力稱和田當地沙塵太多,所以他決定把頭髮與鬍子都剃光。而當賽米熱試圖與父親分享她已在美國就業時,賽都力卻只叫賽米熱儘快完成學業,這樣可以回到上海北京工作,因為這兩地都有發展機會。賽米熱說:「他一直叫我不要繼續維權,也叫我不要聽『壞人』的話。」

雖然她父親已從獄中「獲釋」,但賽米熱仍擔憂她父親是否真的獲得自由。她表示,既然現在父親已獲釋,她希望中國政府能還他一個公道,撤除2019年對她父親做出的所有指控,並歸還所有他因受指控而被要求繳交的罰金。她說:「既然他在視頻中說他自由了,我希望從今以後看到的爸爸一直都是健康自由的爸爸。」

事實上,這並非中國政府首次透過官媒發布親人視頻來試圖抹黑海外維吾爾倡議人士。去年11月,《環球時報》在紐約時報發布了一項新疆再教育營的獨家報導後,發布了一個長達四分鐘的視頻,裡面他們「訪問」了三名海外維吾爾倡議人士在新疆的家人,並在視頻中不斷稱讚中國政府與指控這些海外維族人編造謠言。

總部位於美國華府的倡議組織維吾爾人權項目的資深倡議與傳播經理艾文 (Peter Irwin) 向德國之聲表示,中國政府明顯想利用賽都力錄製的視頻來威脅賽米熱。他提到,賽都力在影片中呼籲賽米熱儘快回到中國,但是任何海外的維吾爾人都知道,回到中國後,他們將面臨非常殘酷的對待。

艾文說:「過去幾年,中國政府不斷向在新疆的維吾爾人施壓,要求他們呼籲海外的親人回到中國。除此之外,中國政府也時常將獨立聲援家人的維吾爾人,與海外的維吾爾倡議組織之間做連結。賽都力在中國日報的影片開頭,就聲稱他女兒遭海外反華勢力欺騙,但賽米熱從頭到尾都是以個人身份在替她父親發聲,她與海外維族倡議組織沒有任何實質上的關係。但我認為,當中國政府意識到一個維吾爾人的倡議活動,也能在國際社會上引起這麼多關注,這對北京來說是件令他們害怕的事。」

此外,由於賽米熱過去幾年積極在國際上積極替賽都力發聲,所以賽都力的案件也受到國際組織與媒體的廣大關注。艾文認為,這些廣受關注的案件讓中國政府備感威脅,所以他們會運用這些案件來抹黑這些被關押維吾爾人在海外的親人。

艾文向德國之聲表示:「他們想透過抹黑一些比較受矚目的海外維吾爾人,來逼迫其他想效法他們的海外維吾爾人噤聲。基本上來說,這種作法就是所謂的『人質外交』,而他們希望透過這種做法來讓海外維吾爾社群明白,他們可能會釋放某些人在新疆被關押的親人,但他們必須付出的代價是停止維權活動。」

雖然她父親已獲釋返家,但賽米熱表示,因為之前有些維吾爾人也是先獲釋,後來又再被關進再教育營,所以她對於父親是否已完全獲得自由,仍存有不安全感。她認為,面對中國政府的手段,海外維吾爾人必須繼續堅持,並勇敢的發聲。賽米熱告訴德國之聲:「海外維吾爾人必須堅持自己所相信的事實,並勇敢發聲,這樣才能替自己的親人討回公道。雖然過程中一定會有傷心的時候,但他們必須去調整自己的情緒,然後不要鬆懈。」

維吾爾人權項目的艾文則表示,賽米熱的案例再次顯示,持續性的國際倡議,是能有效對中國政府施壓的。他向德國之聲表示:「來自國際社會的壓力會迫使中國改變他們打壓維吾爾人的策略,但同時中國政府也會擔心他們對外所用的說法,是否足以完全壓制海外維吾爾人的倡議行動。賽米熱的案例再次讓海外維吾爾人明白,他們仍能透過特定的手段,逼迫北京提供一些關於他們失蹤親人的關鍵訊息。」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德國之聲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