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中共國企購澳洲水資源引發擔憂

澳洲媒體日前注意到已有兩家中共國企獲得了澳洲水資源的所有權。在疫情期間政府收緊外國投資者收購澳洲資產的政策背景下,水資源的購買僅受到非常有限的審查。這引發了澳洲社會的關注與擔憂。

自從水資源的所有權從農業和地產權益中「分離」出來變成可交易的商品後,擁有澳洲水資源權利對境內外的投資者來說,變得越來越有利可圖。2014年,墨累-達令盆地(Murray-Darling Basin)水源分配交易限制也放開了。然而,外國公司在澳洲投資水資源卻僅僅受到外國投資委員會(FIRB)有限的審查。澳洲主要河流體系可用的水資源現在越來越少,隨之而來的就是水的價格在穩步上漲。

澳洲廣播公司的時事節目《7.30》對澳洲如何監管外國投資者對水資源擁有權的情況進行調查時,發現至少有兩家中共國企購買了澳洲水資源的所有權。

據澳廣新聞7.30節目組報導,中紡公司的全資澳洲子公司優尼拜爾(Unibale Pty Ltd)擁有新州墨累-達令盆地北部7,000兆升的水權。中糧集團(COFCO)另一家子公司中紡澳大利亞公司,沒有按照聯邦法庭判決向一本地牛肉供應商支付賠款的行為一直受到聯邦議會的批評(注1)。中糧集團和優尼拜爾均未回復澳廣新聞7.30欄目的問題。

擔憂之一:外國投資水資源未受到應有監管

對外國投資者收購水資源的擔心主要集中在監管程度上。

墨累-達令河谷盆地資源臨時縂監察米克·基提(Mick Keelty)對7.30節目組表示,「(水)是商品,但是它沒有像金或礦產一樣受到同樣的監管和必要審核。我覺得這讓人們很擔憂。」

7.30節目組發現,外國私人投資者投資澳洲水市場大部分不受現行外國投資限制新條例的限制,這些新限制條例是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澳洲政府為了保護澳洲資產在疫情期間不被外國低價收購而制定。

McCullough Robertson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白弗(Duncan Bedford)對7.30節目組表示,外國投資審察委員會通常不會審查外國私人投資者購買水。

但是,澳洲財長弗萊登伯格(Josh Frydenberg)強制推出新的限制,要求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審核外國人在澳洲購買土地和不動產基本上所有交易,就是因為擔心大型外國投資者會利用疫情造成的經濟不穩定而從中獲利。

政府推出的舉措包括所有土地購買,但是白弗先生說,水資源很大程度上不在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監管之內,除非是外國政府收買。「購買水權就像購買一項經營資產一樣,沒有歸納到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強制審查的分類中,」白弗先生表示,「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的強制審查是針對更大的商業收購。單單水權購置不要求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的批准。」

聯邦財長弗萊登伯格在給7.30節目組的一份聲明中表示:「外國投資審查機製為的是平衡保持澳洲對外國投資的吸引力的需要與保證外國個人投資不會與(澳洲)國家利益起衝突之間的關係。」

聲明中還說:「(聯邦)政府也十分重視外國對農業用地和水擁有權的透明度。為此,(聯邦)政府採取對這些資產的外國投資公開登記制度。」

「為什麼水沒有像其它外國投資那樣受到審查?」基提說,「我認為我們對待水資源像對待市場上其它貴重商品一樣的話,公眾就會對此少一些擔憂。」

擔憂之二:公開登記是需要自覺的無監督系統

聯邦政府於2017年通過新法,要求外國擁有權利者自行在澳大利亞稅務局登記其擁有的水權。但是該登記系統不對公眾公開,因此公眾無法看到任何個人或者國營企業擁有水資源的信息。

澳大利亞稅務局2018年6月「外國擁有水權登記報告」顯示,澳洲全國各州和行政區有約10%的水資源由外國實體擁有,前三名分別為美國、中國、英國

「我想,令人擔憂的是,這是個要自覺的機制,你自己去稅務局說你是誰,你要在稅務局登記……這個是無監督系統」,基提先生對7.30節目組說。

澳大利亞稅務局執法非常有限,無法保證所有外國擁有水資源的擁有人都登記了自己的權益。

基提先生表示,自己已在去年給聯邦政府的報告中提到,澳大利亞稅務局沒有遵守法規採取行動。

全國農民組織聯合會總裁托尼·邁赫(Tony Maher)說,這個登記制度目前沒有提供外國投資規模足夠的信息。「信息過時,到底誰擁有什麼水(資源)而且他們把水資源拿去幹啥了,也沒有足夠的信息,」他說。

澳大利亞稅務局一位女發言人說:「我們建立起登記制度,努力製作了第一份年報,採取行動的機會非常有限。至今,尚未進行任何懲罰。」

她補充說,稅務局無法公布關於外國投資者更多詳細信息。「允許受保護信息進行公開,沒有這樣的例外情況,」她說。

擔憂之三:水資源管理錯綜複雜

各州和行政區管理自己的水資源登記,但在不同政府層面、包括政府不同機構之間有複雜的交叉重疊問題。

比如,外國擁有權的問題通常應該是聯邦政府管理的問題。

比如,在新州,共發出3.8萬多份水證,但很難確定擁有者到底是誰。查詢登記系統內資料需要支付一筆費用。如果要查出新州所有水證擁有人的資料,總共需要花費大約558,600澳元。

新州水務廳長佩維(Melinda Pavey)的女發言人說:「墨累-達令河谷盆地水市場國內和外國擁有權的問題目前由澳洲競爭與消費者委員會和墨累-達令盆地當局共同進行大量調查的一項工作。我們期待雙方各自完成自己的報告並對外公布。」

新洲水務部發言人對7.30節目組說:「代表新州政府進行水務公共登記的部門是新州土地登記服務辦公室。」

擔憂之四:缺乏足夠的透明度

最近幾個月,圍繞墨累-達令盆地協議以及全澳水資源管理的問題進行了大量的討論。基提先生花了幾個月走訪了當地社區,常常聽到農民和需要水灌溉的人告訴他,這個系統有多麼複雜。他發現,流入河流的水量大幅減少,他最近剛剛就此問題完成了一份調研報告。

關於水資源的擁有權和交易的問題,各社團也是眾說紛紜。基提先生表示,墨累-達令盆地如何管理需要更大的透明度。

澳洲競爭與消費者委員會正著手撰寫關於墨累-達令盆地水交易市場的大型報告。墨累-達令盆地當局一發言人說,水市場和水證是各州政府的責任。

「墨累-達令盆地當局支持水市場有更大的透明度,以建立公眾的信心,這非常重要,」她說,「墨累-達令盆地當局的主要任務是保證從盆地取水是可持續的做法。澳洲競爭與消費者委員會與墨累-達令盆地當局要擔當起管理水市場的責任,但是這個責任並不含水權的管理。」

注1:根據悉尼晨鋒報2018年3月23日《『極大的擔憂』:中國國家公司因未賠款被抨擊》(『Great concern』: China-owned company blasted for failure to pay)為題的報導,優尼拜爾有限公司是中紡公司的全資澳洲子公司。2017年下半年,新洲最高法庭判決中紡澳洲公司向澳洲牛肉供應商賠償3135萬澳元及利息和有關費用。中紡澳洲一面對法庭說其母公司不給錢,一面把其在優尼拜爾的股份轉出到香港一家有關聯交易的公司叫「中紡財富」(CHINATEX FORTUNE)。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楊裔飛澳洲編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