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陳思敏:本世紀2次大疫情與中共迫害法輪功

作者:
在2019年底發端於武漢的疫情,是一次升級版的SARS,疫情延燒到2020年,而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超過20年還沒有停止,是從上個世紀末一直延續到本世紀的最大人權災難。在中共深度滲透西方國家的今天,這場迫害更顯得息息相關。

華盛頓DC舉行的反迫害遊行中,法輪功學員手捧相片,悼念在中國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明慧網)

大紀元新聞網的疫情實時大數據顯示,至5月10日,中共病毒(俗稱武漢肺炎、Covid-19)擴散全世界187個國家、總確診數突破400萬。

而在這場疫情引起海內外眾多討論當中,有一個發人深省的話題是,21世紀新增2次全球範圍的大瘟疫皆肇始於中國。

世衛WHO)今年3月11日宣布2019冠狀病毒全球大流行,疫情發源地是中國湖北省武漢市。世衛2003年3月12日發布SARS冠狀病毒全球警報,疫情發源地是中國廣東省順德市。也就是說,在21世紀這17年間發生的這兩起席捲全球的大瘟疫,都首發於中國大陸,致病原都是冠狀病毒。

綜合世衛官方、維基百科、新聞資料等公開信息,冠狀病毒的發現早在1937年,由於通常只引起人類輕微感冒癥狀,2003年以前從來沒有受到過重視。當人類世界在20世紀取得對傳染病的勝利,2002年11月廣東地區突然出現SARS這株病毒,是冠狀病毒第一次使人患重病,是冠狀病毒造成的21世紀人類第一場重大傳染病。

而今天全球正在經歷的這場疫情災難,已經遠超17年前的SARS,特別是疫情一開始就居高不下的歐洲諸國,在經濟、社會秩序與醫療體系等層面可謂經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大衝擊。但或許正是這樣的衝擊,敲醒了歐洲國家一個長期的迷思,那就是中共的經濟要脅,不應該是向中共叩頭、迴避中國人權問題的理由。

有關這方面的代表性言論,如英國前內閣大臣伊恩·鄧肯·史密斯(Iain Duncan-Smith)爵士在所撰文章「We must stop kow-towing to these despots(我們必須停止向這些獨裁者叩頭)」中指出:來自中國的Covid-19(中共肺炎)像中世紀瘟疫一樣席捲全球,造成了現代歷史上最嚴重的生命健康恐慌之一。中國(中共)這個國家草菅人權。前英相政府時代部長們下定決心要增加貿易額,因此他們準備付出人權代價。我被私下告知這是一種「叩頭」政策,但是我們並不孤單。近年來,無數國家領導人在盲目追求與北京簽訂貿易協定時,無視其令人震驚的侵害人權行為。

而在去年疫情爆發前,2019年4月25日,在美國國會舉辦「法輪功4.25和平大上訪20周年紀念研討會」上,曾任里根總統的國內政策總顧問、現任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USCIRF)委員加里‧鮑爾(Gary Bauer)發言談到:現在對中國大陸的人權(特別是宗教信仰自由)的關注比世界上任何其它國家都要重要。法輪功學員遭到的迫害可以代表中國大陸所有宗教信仰團體所經歷的遭遇。

如今疫情當前,人們也注意到本世紀2次大疫情在中國首發,與中共對中國大陸上億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迫害,有著時間上的聯結。

在2002年底SARS病例廣東首發前,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已經實施了1000多個日子「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的群體滅絕政策;不僅如此,為了加重迫害,竟於2001年1月23日炮製「天安門自焚案」嫁禍給法輪功學員,而這捏造出來的一條假新聞,對中國人乃至國際社會毒害非常深。

在2019年底發端於武漢的疫情,是一次升級版的SARS,疫情延燒到2020年,而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超過20年還沒有停止,是從上個世紀末一直延續到本世紀的最大人權災難。在中共深度滲透西方國家的今天,這場迫害更顯得息息相關。

1999年11月,美國與中共就中國入世達成雙邊協議。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的智囊阮銘在當時的台灣媒體撰文指出:今天江澤民舉行「兩手硬」,政治上封閉的手段要「硬」,像鎮壓民主黨,取締法輪功,抵制「西方自由、民主、人權」,政治和意識形態領域的肅殺之氣,已大異於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殺前鄧、胡、趙代的寬鬆開放。經濟上開放的手段也要「硬」,加入WTO就是這「兩手硬」中的經濟一手,但絕不意味著隨著加入WTO,政治上也會放鬆、開放、改革。

2001年12月,中國正式成為世界貿易組織的成員。2002年,很多西方高科技產品進入中國,包括網路安全、錄像監視與人臉識別等科技工具與技術,這些幫助建置了當時中共中央政法委推動的「全國公安工作信息化工程」,俗稱「金盾工程」,將中國的互聯網轉變成一個史上最大的封閉網路、監控網路、關鍵字過濾系統,日益加緊中國人權限制。

中共因中國入世而牢牢地融進了全球經濟、國際貿易。美國在20世紀末期,是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直到2004年才被歐盟追上,退居第2位,又在貿易戰後,暫居第3位。而歐盟則穩坐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至今。歐美企業大做中國生意、大批經貿合同,不僅帶給中共行使國際政治影響力的大量機會,同時讓中共在國內極權統治獲得輸血。而與之對照的這次疫情是,從單一國家來看,美國疫情全球最嚴重,以洲來看,歐洲疫情全球最糟。

秘魯作家、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馬里奧·巴爾加斯·略薩(Mario Vargas Llosa)為這次疫情在西班牙《國家報》(El País)撰文指出,正是因為中國不民主的政治體制,導致全球現在有如活在中世紀瘟疫恐慌中。瘟疫是上帝的懲罰。來自上帝的懲罰落在了無數百姓身上。面對瘟疫,人們除了祈禱與認罪悔改,別無他法。

目前這場疫情看來還遠未結束,但已有聲音憂慮,如果發端於中國的大瘟疫接二連三,世界將要如何承受。

或許這2次大瘟疫足以讓人們反思。自1999年以來,中國大陸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僅僅因為堅持「真善忍」的信仰,遭受到人類有史以來極為罕見的殘酷迫害,包括突破了人類道德和文明底線的活摘器官迫害,自由世界應該積極幫助終結中共這場跨世紀持續21年的邪惡迫害。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