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彭定康: 卑鄙無恥的共產黨政權必須面對世界的審判

作者:

5月9日,前香港總督彭定康英國《每日郵報》上發表了題為「在疫情面前,卑鄙無恥的中國共產黨政權必須面對世界的審判」的評論文章。他在文章中說,疫情的殺人兇手是共產主義,它一如既往地靠掩蓋和謊言來維持。以下是原文譯文。

隨著冠狀病毒肆虐全球——致人死亡、造成家破人亡、破壞工作和企業、破壞經濟,在一些最貧窮的國家中,威脅則更加嚴——我們可以肯定地知道三件事。

第一,冠狀病毒始於武漢。第二,病毒的早期跡象和傳播被掩蓋了。第三,中共一直在疫情問題上撒謊,並利用世界忙於抗擊疫情之際,在全球範圍內擴張——威逼利誘、恃強凌弱並出爾反爾。

還有一點我們應該清楚。這不是中國人民的錯。勇敢的中國醫生和護士,就像我們自己人一樣,為抗擊疫情獻出了生命。

當一些人試圖對所發生的事情發聲時,共產黨官員利用保全部門的力量讓他們閉嘴。

在醫務人員被堵住嘴的同時,1月下旬和2月,疫情開始在武漢市內蔓延。數以百萬計的人離開武漢市和周邊的湖北省去過年。他們在中國國內和世界其他地方旅行。這就是今天每個國家都受到威脅的根本原因。

冤有頭債有主。是中共獨裁者,而不是普通的中國公民,也不是在其他國家生活和工作的中國公民,包括生活在這裡的香港的英國公民。

把罪責歸咎於無辜的人,是對我們價值觀的背叛,就像中國的一些人虐待和歧視在那裡學習和工作的非洲人一樣,是錯誤的。

台灣對疫情的處理非常有效。為什麼呢?因為它是一個開放的社會,是一個有新聞自由的民主社會。

殺人兇手是共產主義——一如既往地靠掩蓋和謊言來維持。

我們會度過這個難關的。我對我擔任校長的牛津大學傑出的醫學科學家們為研製疫苗所做的工作感到特別自豪。

這些開拓性的科學家,就像其他地方的科學家一樣——我相信中國科學家也是如此——希望看到國際間的合作,以戰勝這一流行病。它沒有國界,對全世界都是威脅。

但是,將來的合作意味著什麼呢?我們不能簡單地回到與中國共產黨人打交道的時候,再像以前那樣做生意的時候。

首先,共產黨人對真理的敵視是一直存在的固有危險。

冠狀病毒並不是這種危險的第一個例子。2002-04年,SARS的起因和傳播方式大體相同,它的起因和傳播最初被掩蓋了。所幸的是,那次的結果並不像這次那樣糟糕。

第二,德蕾莎·梅伊上周說,我們必須共同努力抗擊疫情,防止今後再發生類似的事情,這句話是正確的。但是,中國的政權目前是完全不值得信任的,我們如何才能做到這一點呢?

顯然,我們應該在聯合國和其他地方與其他國家合作,呼籲對該病毒的原因和早期傳播進行全面和公開的專家調查。如果不這樣做,就會妨礙今天的防治工作和防止今後再次重演。

當然,在一個更美好的世界裡,世界衛生組織世衛組織)應該是進行這種調查的載體。然而,人們對這個機構在多大程度上被北京方面所控制存在著真正的擔憂——不僅僅是美國總統川普存在著這樣的擔憂。

如果你對此表示懷疑,只需看看世衛組織如何與中共政權勾結,將人口近2,400萬的台灣排除在該組織之外。

早在12月底,台灣曾向世衛組織表示,擔心病毒可能在人與人之間傳播。世衛組織在三個星期內都沒有理會,轉而贊同中國方面否認這種情況的發生。儘管台灣離中國大陸很近,但那裡只發生了380個病例,僅有5人死亡。

我們肯定不能讓北京繼續阻止一個說真話的自由社會加入世衛組織。

呼籲對另一個問題進行調查,這個問題應該讓大家擔憂。1月30日,中國外長王毅澳大利亞外長瑪麗斯·佩恩保證,「疫情總體上是可防、可控和可治癒的」。

兩周後,中國駐坎培拉大使館抨擊澳大利亞對來自中國的旅行限制是一種極端的過度反應。

然而,從1月下旬開始,中國就一直在從澳大利亞購買和運送大量的醫療用品。他們知道了什麼卻不肯告訴我們?

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最近呼籲進行國際調查也就不足為奇了。但這遭到了中國駐坎培拉大使的威脅,新式的「戰狼外交官」之一的中國駐坎培拉大使說,除非澳大利亞放棄這個想法,否則中國人也許會停止購買澳大利亞的商品。

這就是中共的那種仗勢凌人的手段。全世界都應該譴責這種做法,以改變現狀。儘可能多的澳大利亞朋友應該說,我們是多麼同意坎培拉的建議。在貿易和經濟問題上,我們應該共同應對北京。中國的經濟增長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澳大利亞的礦產資源。

至於我們,中國與英國有大量的貿易順差。我們從中國進口了近450億英鎊商品。而我們的出口額約為這個數字的一半。中國占英國出口額的3.5%,占我們進口額的6.6%。

那麼,與中國貿易的「黃金時代」在哪裡?用謝菲爾德市議會前領導人的話說,北京承諾為英國北方動力站提供的大部分投資已經「像棉花糖」一樣消失了。

在貿易、投資和智慧財產權保護上,北京並沒有像我們其他人一樣遵守同樣的規則。川普總統對北京扭曲國際規則為自己牟利(的打擊)沒有錯。但是,美國總統應該與其他人一起合作——而不是單打獨鬥——重新建立一個公平的競爭環境。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憎恨民主國家和我們所代表的一切。在他成為中國的獨裁者後不久,他就向他的政府和黨內官員發出新的指示,警告說西方的自由和法治價值觀對共產主義構成挑戰。他呼籲攻擊西方的新聞自由、自由歷史探究、公民社會和民主理念。

所以,難怪他以疫情為掩護,對香港的自由社會大開殺戒,抓捕民主領袖,破壞了中國提交給聯合國的條約中約定的香港在2047年之前享有高度自治和傳統自由的協議。

中國違反了這項條約,是另一個令人深切關注的原因。英國有道義和法律責任在國際舞台上積極提出這個問題。我們應該鼓勵我們的朋友和其他國家也要這樣做。

與此同時,中國繼續在其沿海周邊海域大肆擴張,在那裡建立軍事基地,並公然無視海牙法庭關於其合法海洋邊界的判決。

我們不想孤立中國。但是,我們怎麼能相信它的共產主義獨裁統治?我們如何處理貿易、環境、安全和衛生問題——在這裡,我們很可能有一天會面臨抗生素抗藥性引起的另一種流行病。

中國生產的抗生素約占世界的95%,人均使用量約為其他地方的兩倍。

全世界都要一起合作。當然應該,但我們不能讓中共破壞規則,也不能讓中共為一己之私篡改規則。

總有一天,這個險惡的政權會消失。在那之前,所有崇尚自由和正派的朋友們,都要提高警惕。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博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514/1450995.html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