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從張文宏的粥到papi醬的娃

作者:
這兩幫人其實是同一種人,就是都執拗地在主張著什麼、其實又根本沒有主張的人。說白了,習慣性反智的人。這些糞坑,坑套坑,坑疊坑,坑連坑,大坑小坑,深坑淺坑,組成了一個坑的連環陣,任你是專家學者網紅還是普通人,稍不留神便是一腳踏空,弄一身臭屎。

有一股潮流,正在襲來。

有兩個標誌性的事件:前一陣,張文宏說早餐不要喝粥,遭到了大批吃瓜群眾的阻擊。而就在最近,papi醬曬娃,遭到了許多噴子的棒喝。

她就因為讓孩子隨了父親姓胡,就成了‌‌「獨立女性人設瞬間崩塌‌‌」,被噴成是‌‌「婚驢‌‌」:

張文宏和papi醬,一個是醫學專家一個是網紅。兩個公眾人物,原本沒什麼共同點,從性別到臉型都正好相反。但他們遇到的卻是同一件事,就是莫名其妙地激怒了一大批圍觀群眾,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踏入了糞坑,給濺了一身。

他們掉坑,掉得出人意料——你能想像讓孩子隨爹姓都很危險嗎?

如果此前你讓我來替他們搞一個風險評估,預測一下招噴率,我會憑直覺認為沒啥風險。至多張文宏有20%的風險,畢竟說了喝稀飯的壞話,可算‌‌「挑釁‌‌」了傳統文化。而papi醬曬娃妥妥安全,只會收穫祝福。

可事實是我幼稚了,他倆都庫叉一聲閃電般掉進了糞坑裡。

這說明什麼?糞坑變多了,而且長精神了。過去我們對噴子的一切經驗都已經失靈。

有位叫‌‌「松鼠會Sheldon‌‌」的發博說得好:現在的糞坑和以往不同了,它正在進擊。以前,只有你往糞坑裡扔石頭,才會濺你一身。現在卻是你隨便走到一個地方,哪怕看起來很安全,地面也有可能會突然塌陷,變成糞坑,把你吸進去,在裡面噴得你生活不能自理。

比如你說話、辦事,過去只要小心提防,少走夜路,繞開那些明顯的噴子聚集區,諸如中醫轉基因、美國之類的話題,一般都比較安全。可現在,哪怕你曬個娃,地面也可能忽然塌陷,你噗地掉了下去,大便轉眼沒頂。

張文宏和papi醬所激怒的,看上去是兩種人。張文宏激怒的是熱愛‌‌「傳統‌‌」、信奉養生的人;papi醬所激怒的,是信奉‌‌「女權‌‌」的人。這兩幫人其實是同一種人,就是都執拗地在主張著什麼、其實又根本沒有主張的人。說白了,習慣性反智的人。

這一波由噴子組成的潮流,就是反智主義想要挑戰知識,推翻精英,摧毀理性。他們向世界宣布,自己不需要詩人,不需要作家,不需要科普,不需要思想者,而要建立一個非黑即白的、一根筋的、只需要扣帽子的美好世界。

他們積攢了很多不滿,因為社會總體上日趨文明、理性、寬容,讓他們壓抑;因為科學總體上日趨進步、昌明、發達,讓他們懊惱。他們壓抑了太久,所以要進擊。他們以沒有知識作為武器,以不用獨立思考作為優勢,以沒有邏輯作為倚仗,向正常人類發起了潮水般的進攻。

他們不再滿足於再向過去一樣,只是聚集在一些智力的窪地里蹲守,守株待兔。如今他們正在把整個地底掏空,讓糞坑連成一片。

這些糞坑,坑套坑,坑疊坑,坑連坑,大坑小坑,深坑淺坑,組成了一個坑的連環陣,任你是專家學者網紅還是普通人,稍不留神便是一腳踏空,弄一身臭屎。

面對這些噴子的進擊,你不能再正常走路,大步向前。你不知道看上去好端端的地面會不會突然塌陷。你只能走花步,花式避坑,一會兒貓步,一會兒芭蕾,一會兒托馬斯全旋起倒立,活像《興唐傳》里羅成走銅旗陣一樣,所有屎坑都繞過。

然後,哺育和收割噴子已經成了產業。有一些發現了商機的寫文發文的我的同行,拚命給他們灌輸污染過的假信息,喂他們吃停止智力增長葯,催促:挖!繼續挖!到我這兒買鐵鍬!

然後他們挖得更帶勁了。

在這樣一個噴子們構建的反智新秩序里,papi醬該如何曬娃才不會被濺一身屎?答案大概是:

‌‌「這是我的寶貝,ps:本人堅決支持女性獨立,他已正式跟我改姓姜,終生不準再姓胡;本人誓死擁護‌‌」母乳教‌‌「,保證母乳喂到底,滴滴純凈,拒絕配方奶;本人熱愛博大精深的傳統飲食文化,小姜斷奶後吃早餐將積極喝粥養胃,歡迎廣大網友監督;最後,川普是個大傻叉!‌‌」

糞坑正在站起來吞人。人在家中坐,糞從天上來。

比如我自己的經歷,金庸先生逝世及後來周年。我呆在家裡,沒招誰沒惹誰,一伙人跑來噴我居然不停更兩年紀念,涼薄不懂感恩;一伙人則噴我紀念老爺子自作多情,質問我可姓查?

就像和菜頭後來形容說的,一伙人要我‌‌「丁憂‌‌」,一伙人反覆‌‌「奪情‌‌」,最後搞不好他們一致決定讓我殉葬。

我???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六神磊磊讀金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