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花間閱:倒楣的何冰 替正能量背了一口大鐵鍋

作者:

何冰是個優秀的演員,我很喜歡他飾演的一系列角色,比如地主家的狗腿子、厲秋辰、鹿子霖、傻柱,這些角色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都不是「正經」人,唯一的好人傻柱,還是個非正能量意義的刺兒頭。

所以何冰不適合假正經,這是本身的特質和風格決定的。

年過半百的何冰突然正經了一把,西服革履地朗誦《後浪》,這就出事兒了,果然像老話說的:人失其常,不病則殃。

《後浪》除了當天洗版火了一把,然後就是被連篇累牘的口誅筆伐,據聽說連何冰的個人主頁都淪陷了,何冰人設的小船,說翻就翻。

這事兒有點滑稽,像是犯了風化類的錯誤,除了當時爽毬了那麼一會兒會兒,然後就是無情無盡的後患。

其實何冰挺冤的,這文案又不是他寫的,他只不過是一個朗誦者,眾人去圍攻何冰,有點兒像當年苦大仇深的戰士們想槍崩了舞台上的黃世仁

究其竟,人民群眾苦正能量久矣。

能量非要分出正負,人民群眾與正能量本也沒有先天的矛盾,只是,越來越多的腌臢和齷齪,假正能量之名,比如說瞎話、拍馬屁、捧臭腳、吹牛逼……所以正能量越來越成了雞鳴狗盜之徒調戲、猥褻人民群眾的道具,正能量也越來越成為道貌岸然的代名詞。

更要命的是,弘揚正能量,各系統又不相協調。 N套車,各跑各的道;N把號,各吹各的調;N各毬,各尿各的尿。比如,某有司網站顯示調查數據,今年一季度只有27.5%的居民認為收入減少,而另一有司又顯示數據,今年一季度地方財政收入只有西藏是正值。

人民群眾的智商,就這樣被光天化日地羞辱著。

這個《後浪》,就是兩成的說瞎話和八成的吹牛逼勾兌出的心靈雞精湯,還帶點上幾滴雞血,沒有營養,只有異化的正能量。

從小被課業壓得駝背近視的後浪們,長大了卻要面對就業難、買房難、結婚難,好不容易找到個工作,又對996敢怒不敢言,即便如此,能不能安全跨過35歲那道職業生涯的坎兒,還未可知。《後浪》卻對他們說「你們擁有了,選擇的權利」。

假如有人對此不予苟同,甚至怨聲載道,那麼,「弱小的人,才習慣嘲諷與否定;內心強大的人,從不吝嗇讚美與鼓勵」。等於是它在公然猥褻,你還不能說難受和屈辱,否則,你就是弱小的人。

這兩段瞎話,實際上,是把後浪們按在鵝卵石地上,粗暴地踐踏。說「何不食肉糜」的司馬衷是真傻,說「你們擁有了選擇的權利」是真壞。

在大學教師越來越多地被舉報的當口,《後浪》讚美「更年輕的身體,更容得下多元的文化審美和價值觀」,這怎麼看怎麼像是高級黑。

《後浪》極盡所能地展示最前衛的摩登生活,但是,對於極少數能過上那種生活的二代們,他們「強大」到根本不屑於這種雞精湯,瞟你一眼都算你贏;對於廣大的疲於掙命的平民子弟們,這種摩登前衛更像是對他們苟且生活的嘲諷,屬於當著光棍兒秀恩愛;對於最底層的粉紅軍團們,他們雖然願意在雖遠必誅時獻出一條命,但眼下大多數隻擁有一部菊花手機,這是他們唯一擁有的經典和流行,向他們顯擺「盡情地享用科技繁榮、文化繁茂、城市繁華」,無異於衝著丐幫吧唧嘴。

所以,《後浪》,註定了,姥姥不疼、舅舅不愛。

何冰被圍剿,說冤也冤,說不冤也不冤,因為這畢竟不是演戲,而是廣告代言,替B站BB,即便按照《廣告法》,代言的明星也不能夠完全置身事外。

《後浪》讚美說:心裡有火,眼裡有光。攻陷何冰個人主頁的人民群眾,他們確實「心裡有火」,憂傷的火,他們真的「眼裡有光」,迷茫的光。

何冰是替正能量背了鍋,正能量又是替「說瞎話、拍馬屁、捧臭腳、吹牛X」背了鍋。僅此而已。

飛舞吧,鐵鍋

責任編輯: 時方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514/1451237.html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