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習遠平」公開信逼習表決 第三次「驚奇」能否如預言成真

—「習遠平」公開信是逼習近平表態抉擇

作者:
本文判斷,習以當政優勢,「兩會」當不至於過不了關,但以後的日子則會更難過,習被迫「政改」已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所謂「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今後一段時期中共政局的看點,主要不在於習近平在全國「兩會」或幾個月後的五中全會上是否過關,而是習近平能否破局——推出政改。

處於風口浪尖上的習近平

在延期兩個多月、即將召開的全國「兩會」上,習近平能否順利過關?各界頗為關注這個問題。相較於去年十月的四中全會,習近平的處境更為惡劣了(一個小註腳:借口防疫,這次「兩會」只邀請部分在京的中外記者採訪會議——而中共已把美國在華記者趕的差不多了,不邀請境外記者臨時來京採訪)。

因內部難搞定,四中全會被推遲了一年多;會前傳言甚多,但尚無公開逼宮者。會後,筆者雖曾刊文「四中全會僥倖過關習近平陷更深危機」,但也沒預料到形勢發展會如此迅猛,瘟疫橫掃中國、世界,習近平內外交迫,尤其現在各種逼宮消息滿天飛。

雖然「兩會」只是個形式,既無法治意義上的正當性,也無民意基礎,卻並不妨礙各種政治力量將其當作一個戲台。從民間知識分子到紅二代(例如任志強、陳平),紛紛向當局發難,向「兩會」代表呼籲,這表明中共統治難以為繼已經成為共識,要求政治改革的力量正在大集結,不僅一般公眾要求,連既得利益階層、統治階層部分人員也參與進來了。

這個政改共識,出人意料地通過一封署名「習遠平」的公開信表達了出來。

為回應太子黨陳平轉發的公開信(呼籲召開緊急中共政治局擴大會議,檢討習近平是否適合繼續擔任國家領導人的問題),及署名「鄧朴方」的「致兩會代表的一封公開信」(提出15個問題),「習遠平」公開信罕見的表示:「哥哥(習近平)曾經私下說過,當中共的最高領導人,必須先大左才能再大右,因為大左才能在黨內立足,立足了才能啟動徹底的政治改革,早期的胡與趙都是不懂這個道理才半途而廢的。」並稱,「這次疫情重創了經濟,但會是政改啟動的機會,以後新聞輿論開放,市縣普選,司法半獨立,都會陸續展開。」

不論「習遠平」公開信真假,也不論其是真「挺習」還是真「反習」,這封信的意義就在於把「政改」這個長久以來的禁區、民眾頗為絕望的這個事、中共內鬥中的一個極好借口,從台後搬到檯面上來了,從私下的小聲嘀咕開始公開放言了,這實際上是斷了習近平的退路,等於是給習近平下了戰書,逼習近平必須表態和抉擇了。

習近平已經給世人兩次「驚奇」了。第一次驚奇,習上台是中共各派系妥協的產物,各界以為他會庸庸諾諾,並沒對他抱什麼希望,不想習竟「打虎」起勢,政局形勢大變;第二次驚奇,各界以為習會「打虎」直搗黃龍,擒賊擒王,拿下江、曾,開出新局,不想習十九大前後竟與江、曾妥協,各派勢力僵持,形勢直下。

自十九大以來,習的聲勢雖通過「修憲」達到了最頂點,卻是「慕虛名而處實禍」,等於發出了反習召集令。另一方面,中美貿易戰香港反送中民主運動、大瘟疫相繼而來,習卻仍舊在中共這個體制里打轉,越轉越暈,形勢危急。

那麼,習會不會給人第三次「驚奇」呢?如果有,又會是什麼內容呢?

話題再回到全國「兩會」上來。本文判斷,習以當政優勢,「兩會」當不至於過不了關,但以後的日子則會更難過,習被迫「政改」已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所謂「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只要還有理智的人,都知道形勢比人強。

本文還插個花絮。曾經成功預言川普2016年當選美國總統的英國預言家漢密爾頓-帕克(Craig Hamilton-Parker),去年底預測2020年中國發生革命:香港反送中抗爭進一步發展,中國大陸會出現新的動亂;在面對中共政府被推翻的情況下,習近平同意做出重大改變;就長期而言,基於孫中山教誨的真正民主將會出現。預言是否成真?目前還是個懸念。

本文以為,今後一段時期中共政局的看點,主要不在於習近平在全國「兩會」或幾個月後的五中全會上是否過關,而是習近平能否破局——推出政改。

當然,習的任何「政改」,都必須以跟中共切割為前提,否則,還是過不了這道坎。

古訓曰:人到萬難須放膽,事當兩可要平心。如果「身後有餘忘縮手,眼前無路想回頭」,那就遲了。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