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石山:央視謊片和香港局勢 認清蠍子天性

作者:
愛爾蘭有個童話,很多人都聽過。說蠍子要過河,不會游泳,求青蛙背它過去。青蛙不幹,怕蠍子蟄它。蠍子說,怎麼會呢?在河裡蟄了你,我就淹死了。青蛙覺得它說得對。結果在河中間,蠍子還是蟄了青蛙。青蛙不理解,臨死前問蠍子,為什麼這麼做,兩個都死了。蠍子說,對不起,這是我的天性。

CCTV推出謊言連篇的香港專題,配合試題風波和立法會暴力鬧劇,突現中共治港核心策略,就是香港大陸化和徹底中共化。這由共產黨天性決定。(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有冇搞錯》。5月18日。

香港目前的局勢,正在進入極為敏感的時期。第一,是DSE考試題的所謂風波;第二,是立法會內委會主席選舉;第三,是中共的中央電視台,播出了一個香港之亂系列專題片。

是中共的中央電視台,不是中國的。這是他們自己說的。去年初習近平視察央視,央視打出標語,央視姓黨,請習主席放心。

所有和香港有關的這些事情,顯然都是圍繞著中共對港政策的一個統一部署鋪陳開的,目標其實非常清楚,就是強化對香港的控制,不是強化政權,而是控制。今天和大家討論一下這個問題,中共,或者說北京怎麼看香港問題,他們為什麼會用這樣的政策,以及為什麼要採取這些政策?

首先應該看看中央電視台的這個專題節目。目前這個節目播了兩集。當然,了解中共的人,不用去看,大概也會知道這個節目會說些什麼,以及怎麼說。

以前,大陸有個笑話。一個養豬的老人去世前,把接班的兒子叫到床前,要把最後的秘訣告訴他。他問兒子說,如果沒錢了,買不夠飼料,豬餓極了,發生騷動怎麼辦?兒子說了各種答案,老人都說不對,最後他透露了秘密,告訴豬外面都是狼。

當然這是個笑話了,但卻是很有意思的笑話。

央視香港專題節目的前兩集,其實說的,就是這個意思,外面都是狼。

狼主要是指的是美國人。央視點了好多個美國人的名,從美國駐港領事館的政治領事,到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到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等等。當然這都不夠,還把李柱銘、陳方安生、黎智英、何俊仁認定為勾結美國的背後黑手,其他青年人,則是因為被騙了,所以才發生了反送中運動,才導致香港局勢出現了這麼大的問題。

這是典型的中共模式,以前我們看過太多太多次了。他有很多手法,比如移花接木、含沙射影、栽贓陷害、無限推論等等。以前中共對六四事件,對法輪功事件,一次一次用同樣的方法。

譬如說,它告訴你反送中的起源,陳同佳案,但不告訴你銅鑼灣書店案,不說為什麼香港人對送中條例心懷疑慮;它告訴你大遊行和包圍立法會,但不告訴你6月9日和12日警方動用過分武力;它只說暴力升級,但絕不會說7.21和8.31發生了什麼;它說警察受傷,但不會說示威者被打傷,不會說有人失蹤,或者那些莫名其妙的自殺案件。另外,當然了,他會強調示威人士情緒激動,但不會講中共否定香港司法獨立,不會講《基本法》承諾的特首普選和立法會普選被中共人大扭曲,變相否決,不會講香港過去20多年來經濟日趨畸形,不會講香港生活水平實際上下降,不會講年青人出路越來越少等等等等。

這就是人們常說的,不完整的真相,有時候比謊言更可怕。

其它還有,把前後時間錯開,因果關係就倒轉過來了。他不說港人五大訴求內容,不說林鄭撤回送中條例最初用的不是法律用語,不說警察初期的暴力激怒了港人。然後再加上沒有任何證據的陰謀論加入,把各種不完整的真相串聯起來,就完成了整個的這種謊言宣傳。中央電視台做的專題片,就是這個東西。

大陸人不陌生。

其中最關鍵的,是上升到民族和國家的高度,就是外面全都是狼,說的是美國和英國這些帝國主義和殖民主義等等。

香港過去發生的事情,有沒有外國的因素?當然會有,對香港市民的訴求,外國媒體、外國社會團體甚至外國政府都會表達支持的和關注。但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因素。

毛澤東有一篇文章,叫做《矛盾論》,其實也講過類似的問題。他說,事情發生變化,內因,就是內部因素是決定性的因素,而外部的因素,只是環境影響因素。外因,只能通過內因起作用。他用孵小雞舉例,雞蛋孵小雞需要溫度,但溫度只是一個外部因素,溫度再高,如果是石頭還是孵不出小雞,必須是雞蛋才行。

香港的問題其實也是如此,如果沒有內部因素的積累,沒有中共體制的暴虐導致港人對中共的高度不信任,如果沒有中共多年來多次直接插手香港內部事務,否決香港各種民主政治改革,沒有過去20多年來普通港人的生活出現了實質的降低,就像是沒有了雞蛋一樣,外面的溫度根本就不會起作用。

因為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人生活在孤島中,當然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是生活在與世隔離的狀態里,所有的外國,一定會通過各種各樣的方式,影響到裡面的事情,沒有人例外。顏色革命,如果沒有內部問題,根本就不會發生。

不過,雖然是毛澤東的理論,但中共不會在香港問題上去採用它來分析的,起碼不會承認自己有問題的,這才是專政體制的一個根本問題。就是用錯誤的應對方法,讓問題不斷演變擴大,最後到無法收拾。

央視的這個電視片,其實表達了中共對香港問題的看法。其它的事情,最近發生在香港的所有其它事情,只不過是中共因為這樣的定性而確定的政策的一系列表現而已。

香港考試試題風波,就是如此。

我們來看一下這個試題。這條通識科的歷史題,是一個分析和議論的題目:你是否同意「1900-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這是一個問答題,考的是學生對歷史事實的掌握,以及自己歸納總結的分析能力。這個考試題被左派媒體大作文章,認為是侮辱中國國民感情。

其實試題是個問題,而且沒有標準答案,只看學生如何去答辯而已。

這種教學方法,在歐美是一個慣例。我在美國,住在一個相對保守的小鎮裡面,絕大部分居民都是基督徒。我記得我們家小孩上中學時,有一條類似的題目,要求分析十字軍東征,給世界帶來的變化。

這是一個巨大的題目,就算是博士生,或者是教授,恐怕也沒有辦法用幾萬字答出所有人滿意的回答。我記得我們家小孩最後查了很多資料,對十字軍東征進行了批判,認為用基督愛世人的名義去戰爭,去殺人,是不道德的。學校的老師,最後給了他A+,不是說他給了正確回答,而是獎勵孩子搜索了大量的歷史資料數據,並用自己的腦袋去思考和衡量,作出自己的判斷。

香港人可能很少知道中國大陸的題目是怎麼出的,可能更不知道各種考試中,是怎麼評分的。我記得我在中學考試時,有一個題目是這麼出的:為什麼說社會主義制度比資本主義制度更優越?社會主義比資本主義優越,這是一個定論,不容懷疑和思考,他讓你回答的,是為什麼?

這個試題,考生必須答出六個內容,也就是從六個方面來說明,為什麼社會主義比資本主義更好,如果這題是18分,那麼每個方面有3分,六個方面少一個就少3分。你就算是字句寫得邏輯混亂、文辭不通、九不搭八,但只要說了六個方面,你就得滿分。

也就是說,在中國大陸這類問題必須是標準答案,絕不允許思考,絕不允許質疑,更不允許挑戰。這種教育制度,從小學甚至幼兒園就開始了,一直到大學都在進行。

所以有時候海外的人,台灣、香港人和大陸人無法溝通,因為大家對問題的認識不同,根本說,是對一個問題進行思考的方法完全不同。

我記得有一個海外教育團體,調查小學生的創造能力,他出了這麼一道題:一條船上,有兩個籠子,一個籠子裡面14隻雞,一個籠子里有6隻鴨子,問船上總共有多少只鴨子,還故意提示要用加法,問的是小學二年級學生,剛剛學了普通算數。

在其它國家,所有小孩都有人指出雞和鴨子不能加在一起,但在中國大陸,所有孩子都得出20隻鴨子的答案,沒有人質疑。原因很簡單,用加法,而老師出題不會錯,所以是20隻。

當然,這個調查的結論是,中國缺乏創造性的教育。

所以,現在中國人什麼都抄襲,不會自己創造,就不奇怪了。

這個調查,其實還有另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啟發,就是孩子會想,老師或者出題的人是什麼意思?因為他不知道是故意的,所以他會猜想老師說漏嘴了,把雞說成鴨,或者把鴨說成雞了,所以只要順著說就好了。這裡面暗含的,是一種不許挑戰權威的觀念,即使錯了,也不能挑戰,只能服從。

這是兩種教育制度的區別所在。當孩子長大,同樣就有了不同的社會後果。中國大陸教育出來的,當然是順民,不挑戰權威,所有的心思,都用在解釋上級、政府、權威的真正意思是什麼,然後再衡量怎麼樣反應可以獲得最多的分數,就是個人的最大利益。

但香港之所以成為香港,成為亞洲四小龍,成為中國改革開放經濟大發展的點火器和火車頭,卻正是因為在香港的華人,除了保持了華人吃苦耐勞的奮鬥精神外,又保持了獨立思維的創造性,再吸收了西方的法制精神。

中大哲學教授張燦輝,在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採訪時說,香港人現在的悲哀,是不願做順民,丟掉自己的獨立人格;又不願意移民,因為香港是自己的家;但又不敢當暴民,去暴力反抗不公不義。這是香港的悲哀。

我們說,共產黨是一種邪惡的東西,它不創造,只奪取,就像是吸血蟲一樣。直到被吸血的個體最後死亡。有人總是問,對中國來說,香港是一隻會生金蛋的鵝,為什麼中共要毀了她?

愛爾蘭有個童話,很多人都聽過。說蠍子要過河,不會游泳,求青蛙背它過去。青蛙不幹,怕蠍子蟄它。蠍子說,怎麼會呢?在河裡蟄了你,我就淹死了。青蛙覺得它說得對。結果在河中間,蠍子還是蟄了青蛙。青蛙不理解,臨死前問蠍子,為什麼這麼做,兩個都死了。蠍子說,對不起,這是我的天性。

如果你沒有認清中共的天性,就一定只能是青蛙的下場。而香港真正自由民主的唯一道路,就是中國大陸真正的民主,除此沒有其它辦法。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