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共兩會 三大經濟議題引關注

作者:

中共兩會經濟問題引關注。

中共體制下,經濟由中共政府主導,一般而言,中共每年3月的「兩會」為全年經濟定增長目標。2020年年初爆發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迫使中共今年「兩會」延遲到5月下旬,在中國經濟全面萎縮之際,中共如何制定今年經濟目標,是否加大刺激規模並如何平衡巨額債務等問題,可能是外界關注的焦點問題。

經濟目標如何確定

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5月20日報道,中共今年「兩會」經濟議題看點首先是2020年GDP目標如何確定。

中共治下的經濟是事實上的計劃經濟,每年「兩會」上,中共會宣布當年GDP增長目標。2020年由於中共病毒的爆發,中共原本在3月的「兩會」,拖延到5月下旬。

在中共病毒的重創下,中國經濟出現了40年來最大的衰退,其數據表現可能會非常難看,許多中共體制內專家建議不如不設定具體的增長目標。

中共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清華大學金融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馬駿3月提出,鑒於目前中國經濟面臨的巨大不確定性,建議今年不再設定GDP(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目標。

中國社科院世經所全球宏觀經濟研究室主任、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高級研究員張斌也在3月31日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由於疫情的發展存在很多不確定性,很難判斷疫情防控何時結束,接下來困難有多大,都不清楚,今年要確定一個增長目標比較困難。儘管設計一個經濟增長目標本身不是問題,但目標的設定會牽扯到投入規模,如何實施,如何準備等更多環節。

彭博5月6日引述知情人消息報道,鑒於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帶來的不確定性,中共領導人正在考慮是否設定2020年經濟增長目標的問題。

報道說,中共領導人今年面臨一個尷尬的選擇,要麼設定一個令人不安的低增長目標,要麼設定一個不切實際的高增長目標,要麼乾脆不確立目標。

然而,不設立具體的目標,是擺在中共決策層面前的一道難題,對於中共體制來說,沒有目標就無法運行。因為中共體制的運行一向依賴中共最高決策層定目標引導風向,地方政府看風向決定具體如何行動。中泰證券首席分析師楊暢指出,中共政府的工作從來都是目標導向的,只有設置工作目標,下邊各部門、各地方政府才知道怎麼做,怎麼幹活。沒有了目標,中共各級政府沒有了方向,也就變成了無頭蒼蠅。

經濟刺激計劃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全球大流行,對各國經濟造成重創,其嚴峻程度遠遠大於2008年美國次債危機引發的金融危機。

2008年中共解決金融危機的方式是大規模刺激政策,推出4萬億刺激計劃。按照經濟學家的說法,中共採取了一種「舒適」和「無痛」的方式避過這場全球性的金融危機。對於這次比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更嚴重的危機,中共是否還能繼續採取這種「無痛」的方式擺脫呢?

資深媒體人Kenneth Rapoza5月18日在福布斯撰文表示,對中共而言,將進入至關重要的一周:周五成為全球市場的一個看點,屆時,中國共產黨已被推遲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開會,或將討論中共病毒疫情下的經濟救助方案。

Rapoza說,中國經濟顯然存在兩個巨大的風險。首先,中共經濟學家會低估這次疫情所帶來的衝擊規模,所推出的經濟救濟方案會無濟於事。很多有經驗的中共問題專家,預判可能會有更大的刺激政策出台。

諾德資產管理公司(Nordea Asset Management)宏觀策略師塞巴斯蒂安·加利(Sebastien Galy)擔心北京沒有能力達到預期的目標,這是本周末市場要拋售的信號。

再一個風險是,儘管兩周前,劉鶴和羅伯特·萊特希澤似乎進行了不錯的通話。但就目前形勢來看,美中關係正在惡化,這對中共未來的政治和經濟將產生難以估量的影響。

目前,中國經濟面臨的最大的問題是內外需求疲弱不振,這制約了中國市場的消費和出口貿易的成長。消費和出口是拉動經濟增長的兩個引擎。當消費和出口貿易熄火之際,投資這個引擎很難獨立運轉,因此,中共在基建項目的投資上所進行的任何刺激計劃都可能會打水漂。

英媒BBC引述馬駿的觀點報道稱,中共的基建投資一般都是資本密集型的項目,「對解決就業問題、失業後的民生問題短期內沒有什麼幫助。」

而大規模的刺激計劃產生的副作用不可低估。比如,寬鬆的貨幣政策和失控的地方債問題,不但沒有降低槓桿,相反進一步增加了槓桿,增添了新的過剩產能,供需失衡進一步加劇,一旦有風吹草動,局部的資金鏈斷裂傳導到金融市場的其他部分,引發系統性危機。

中共債台高築

Kenneth Rapoza表示,與中國經濟的發展相比,中國債務非常高。高債務已經使像日本這樣的發達經濟體停滯不前,相比之下,中國是一個貧窮的國家,更無法承受由債務引發的經濟放緩。

Kenneth Rapoza指出,中國經濟的低迷增長將威脅中共對社會的控制。

國際金融協會(IIF)2019年7月中旬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2019年第一季,中國企業、家庭、以及政府的債務總規模已升至相當於GDP的303%,2018年同期為297%。

企業、家庭和政府債務規模是衡量中國債務的一項關鍵指標。

IIF是一家總部位於美國華盛頓的非官方行業協會。

對於中共債務數據,不同機構和不同的人,給出數據也不一樣。

例如,中共前總理朱鎔基之子朱雲來2018年在一次演講中表示,「中國2017年80多萬億的GDP總額,年底債務存量差不多有600多萬億,和國際上其它國家相比,比例非常高。」

美國高地研究所研究員秦偉平2018年10月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據世界經濟學界估計,中國債務總數是234萬億到250萬億之間。

秦偉平認為,中共依靠借債的方式刺激經濟增長,已經出問題了:30多個省級政府,只有6個財政有盈餘,其他必須由中央貼補,有些地方連公務員工資都發不出來了。

秦偉平估計,2018年中共的債務數字可能會到300萬億。

秦偉平補充說,中共債務這個雷什麼時候爆沒人知道,但肯定是要爆的。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