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班克斯:美中脫鉤 重建美國經濟

中國共產黨冠狀病毒、或「中共病毒」的全球大流行,究竟負有多大責任?美國政府可能採取哪些措施,來追究中共領導層的責任?為什麼美國將其供應鏈與中共經濟脫鉤至關重要?(大紀元)

班克斯:……中共不想讓真相曝光。我的意思是,最近幾天,你看到他們企圖把我們都知道的、在武漢爆發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罪責,推到美國和我們的美國軍隊身上。中共不想讓真相曝光,因為他們知道自己是罪魁禍首。他們知道,這種中共病毒將永遠與現政權和中共領導人捆綁在一起。中共不想讓真相曝光,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總是企圖通過其國家宣傳機器來改變真相。

中國共產黨對冠狀病毒、或「中共病毒」的全球大流行,究竟負有多大責任?美國政府可能採取哪些措施,來追究中國領導層的責任?為什麼美國將其供應鏈與中共經濟脫鉤至關重要?中國共產黨又是如何希望將中共病毒大流行歸咎於美國?

今天,我們與印第安那州國會議員吉姆·班克斯(Jim Banks)先生坐在一起,他負責眾議院退伍軍人、武裝部隊、教育和勞工委員會事務。這是《美國思想領袖》,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

楊傑凱:國會議員吉姆·班克斯先生,很高興你回到《美國思想領袖》。

班克斯:很高興和你在一起。

楊傑凱:我們是遠程訪談,當然是因為,你回到了你的選區印第安那,你能抽出時間,我真的很感激。

班克斯:我希望我們能夠面對面交談,但我們正在實踐我們倡導的保持社交距離。作為一名國會議員,對我來說,回到我的選區是很重要的,與我們的當地領導人一起抗擊這一疫情,及時做出應對措施。但我期待不久之後,能與你面對面交談。

楊傑凱:我也有此期待。現在,我想請你談談你們當地的情況,特別是獻血這件事,這看起來很重要,我知道你一直推動這件事。

中國統計數據真實?「對之忽略」

但是在我們開始之前,讓我們探討一下另一件大事,一個我今天注意到的大事情,我相信,對於中共今天的報導,你會有很多想法。我想,(中共報導說)從昨天(3月19日)開始,(大陸)中共病毒(感染)出現零增長。你如何看待這些數據?

班克斯:好吧,首先,我們應該簡單地忽略所讀到的任何中共官方的報導。如你所知,就在幾天前,中共驅逐了一些美國記者,他們是美國主流媒體的記者,如《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這種行為,等於向全世界宣布,他們(中共)無意於信息透明。所以僅僅因為這一點,你從中共那裡讀到的任何統計、任何東西,都應該被簡單地忽略。

楊傑凱:我的意思是,我們看到中共的這些數據,感染人數、死亡人數等等,都非常顯著地體現出(造假)這一特點,你對此有不同意見嗎?

班克斯:我的意思是,中國的宣傳機器告訴我們的,只是他們想讓世界聽到的,不一定是真實情況。真實情況是,(中共)驅逐了在中國報導真相的美國記者,這一切都告訴我們,他們沒有信息透明。

因此,對中國的統計數據,我都是很簡單地對之忽略,我們不得不對其真實性大打折扣,因為我們不知道,這到底是不是真的?中共的宣傳機器讓世界知道的,都是他們認為最符合自己利益的東西,這種做法由來已久,但不一定總是反映了事實。

北京若允許美國和世衛進入本可避免

楊傑凱:好吧,讓我們來深入探討一下,你剛才所描述的造假新聞,你知道,中共有很多不同的報導,中共基本上掩蓋了中共病毒爆發的最初情況,讓醫生們閉嘴等等,你能說一下嗎?

班克斯:嗯,對!需要重點指出的是,回到一月份,在武漢中共病毒爆發的消息傳出後的最初幾天,美國疾控中心(CDC)就嘗試進入武漢研究該病毒,研究其影響以及美國如何應對?世界衛生組織(WHO)也曾試圖進入中國。在這兩起事件中,美國疾控中心和世界衛生組織都被堵在中國大門之外,無法進行更認真的調查。

本周,美國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表示,一月份中國阻止美國疾控中心研究病毒,讓美國白白浪費了兩個月的作出反應的時間。之所以特別指出這一點,是因為這意味著,我們已經損失了兩個月的準備時間。一直以來,我所在地區的經濟部門,都看到了由於中共的過失所造成的災難。他們(中共)拒絕讓我們進去實地調查,來防止在我們自己的國家發生瘟疫。

你也可以看到,前幾天Axios出了一份報告,報告中也說,在病毒擴散到全世界之前的一段時間,如果中共允許我們到中國實地調查病毒,95%的感染是可以避免的。中共應該為這種過失,為他們的所作所為,做出巨額賠償。

美國經歷瘟疫災難 吁川普讓中共買單

我意思是什麼?我的意思是,現在,美國參議院正在著手一項一萬多億美元的刺激計劃。我們也已經通過了兩項法案,總統簽署成為法律。目前正在討論,在一攬子計劃的基礎上,再加上一千多億美元。美國納稅人和我女兒這一代人,將為中共的過失付出代價,這是完全錯誤的。

我呼籲總統讓中國(中共)以某種方式為此買單,不管是抵扣中國所持有的超過一萬億美元的美債,或是對中共徵收關稅。我們可以利用從中共獲得資金,將其重組為某種中共病毒受害者救助基金,以幫助那些受到影響的人,無論是感染者,還是經濟蒙受了損失的。

除此之外,你我之前已經談過很多次了,我們應該阻止我們的聯邦機構,比如美國退伍軍人事務部(VA),世界上最大的醫療網路,購買中共的醫療設備。

這只是一個開始,但我們也應該把我們供應鏈與中共經濟全面脫鉤,因為現在我們看到了,現階段所發生的事情,對(美國)的巨大影響。

楊傑凱:讓中共真正減免債務的想法,就像你建議的那樣,考慮到我們對中國共產黨的了解,你能想像出這會是如何實際運作的嗎?

班克斯:我還不太清楚。我所知道的是,我們有一個非常重視這個問題的總統,他在今天早些時候的記者招待會上說,中共應該承擔責任。所以我知道,他對我所說的這一點深信不疑。但是,看看二戰的賠款問題,有一個歷史先例,那就是德國為他們的戰爭行為,向同盟國支付賠款。

我想,這兩個不完全一樣,但我想,在我們美國經歷了這場瘟疫災難後,對於應該有什麼樣的賠償,心中可能有數。我所提出的強迫中共向美國、以及因中共過失造成了浩劫的其它國家,支付賠償的問題,中國作為聯合國的創始成員國,這個身份給賠償問題帶來一定的信譽度。

他們應該為此賠償,而不是讓我女兒這一代人,背上更多的債務經濟損失,這些都是今天中共帶給美國的。

中共隱瞞真相反推罪責給美國

楊傑凱:那麼,你認為(中共的)這種信息審查和信息造假的大概的目的是什麼?可以說,這種審查和造謠在今天仍在繼續?

班克斯:中共不想讓真相曝光。我的意思是,最近幾天,你看到他們企圖把我們都知道的、在武漢爆發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罪責,推到美國和我們的美國軍隊身上。中國(中共)不想讓真相曝光,因為他們知道自己是罪魁禍首。他們知道,這種中共病毒將永遠與現政權和中共領導人捆綁在一起。中共不想讓真相曝光,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總是企圖通過其國家宣傳機器來改變真相。

我的意思是,當我告訴我的選民,例如,《中國日報》,一家中國共產黨控制的、由中共政府資助的報紙,是如何已經被放在我的家門口,被放在一個國會議員的辦公樓的門口。

這只是表面現象,它展示了中共的宣傳機器到底有多強大、有多先進。這種宣傳機器的建立,正是為了在這樣一個(信息)時代,它們不會錯過向公眾宣傳的機會,講述一個完全是虛構的故事,而不是《華爾街日報》和《華盛頓郵報》等獨立媒體的美國記者所講的故事,他們把這些媒體趕出中國,阻止他們講這些真實的故事。

楊傑凱:對。我是說,在這一點上,我們(《大紀元時報》)的許多記者,實際上早在2000年就被捕了。你知道,從那之後,我們在中國的活動都必須秘密進行。所以,我們非常熟悉這個現實,我想其它一些媒體,現在也在某種程度上體會到了這個現實。

班克斯:在過去,一些媒體對這種情況曾不屑一顧。現在他們看到,我們許多人長期以來一直在警告別人的事情,實際上已經成為現實。所以我希望我們能從中汲取教訓,我希望這會引起美國公眾,對中共的用意和行為的懷疑。我們許多人警告,中共不僅有意在經濟上,而且在軍事上想壓倒美國,並通過一代一代的人來實現。隨著人們對中共病毒所帶來災難的強烈抗議,人們越來越意識到這一點。

楊傑凱:你知道,就你所說的虛假信息而言,我想最近有專家在中共的宣傳媒體上談論,你知道,美國是如何用創紀錄的短時間,開發出一種第一階段的試驗疫苗來對抗冠狀病毒,或實際上可稱之為中共病毒,正如我們在開始那樣稱呼它,因為我們認為這樣稱呼它更準確。他們基本上是在說,這表明美國知道這種病毒,很明顯,病毒一定來自美國。

班克斯:是的,我的意思是,在未來的幾天、幾周和幾個月里,我們可能會看到更多這樣的信息造假。另一方面,在疫情期間看到我們的盟友如台灣和以色列開始行動,提供抗疫物資,幫助美國應對疫情,這讓我感到非常溫暖。所以在這樣的時刻,我們知道了我們的朋友是誰?因為我們的朋友是那些站出來支持我們的人,讀了這幾天有關台灣努力(幫助美國抗疫)的新聞,我感到非常的溫暖。

美國為何成中共特定造謠對象?

楊傑凱:你認為,為什麼美國會成為(中共)特定(造謠)對象?

班克斯:好吧,我不知道美國是不是特定的目標。我們看到,像義大利這樣的歐洲國家,受到瘟疫的嚴重打擊。中共削弱美國在阻止和預防瘟疫方面所做的努力,再次讓我們付出了代價,但這根本不會逃過我的眼睛。

國家安全顧問說,如果中共允許我們儘早了解這種病毒,以及如何防止病毒,我們會多出兩個月的準備時間,95%的感染或者可以避免。

所以,這是中共的過失,但不會讓任何美國人失去信心。這不是一個黨派問題,這不是唐納德·川普與喬·拜登的問題,這不是共和黨和民主黨的問題。這是關於中共阻止美國,阻止美國為此做準備的努力,以及最終他們應該如何對這種行為負責的問題。

楊傑凱:我說的特定的(造謠)對象,(意思是),你知道,他們不說病毒來自義大利,也不是說病毒來自其它的任何地方,他們說美國應該對此負責,我很好奇為什麼是美國?

班克斯:中共從來都不隱瞞,他們把美國視為他們的主要競爭對手,在這樣一個時代,他們努力想成為主導全球的超級大國。在這個一個時期,他們還威脅說,要終止我們美國依賴的醫療用品供應鏈。

這類威脅,等於告訴了我們所需要知道(有關中共)的一切,希望這是對美國人的一個警告。現在,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與中共經濟脫鉤,把我們的供應鏈帶回美國或北美,或是盟國,而不是與中共做生意。我可以告訴你,(這個問題)國會的討論已經很火熱了。

美國朝野意識中共威脅討論脫鉤

現在,我的同事,兩黨的議員們,都在就此進行對話,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們許多人一直在推動這種兩黨對話,討論我們如何與中共脫鉤。

我的同事們正在推動更多的立法,在未來幾天,這種討論會變得更加熱烈。他們簽名的信函,比我以前見過的更多。

在本周,我自己也被要求在多封信函上簽名,這些信函出自從未對中共威脅感興趣的同事。他們突然意識到這個問題,是多麼真實和真切。他們想為此做一些事情,因為他們的選民要求他們做。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希望我們能利用這一時機,找到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這樣我們就再也不會重蹈覆轍。

楊傑凱:就此而言,實際上我注意到,最近參議員霍利(Hawley)在呼籲那些想從美國政府和納稅人那裡,得到某種經濟救助的跨國公司,(需要向美國公眾)說明,如果他們真的想得到經濟救助,他們將會如何把他們的供應鏈轉移到美國。你怎麼看這個問題?

班克斯:霍利參議員是位有力的盟友,他絕對是對的。我們不應該救助任何與中共經濟掛鉤的行業或公司,它們幫助造成了美國現在經歷的經濟危機。我一定會盡我所能,反對任何救助一家把供應鏈放在中國、或在中國謀求發展的美國公司。我們得到了太多教訓。

也許對某些人來說,(這種措施的實施)已經太晚了。但對於我們大多數人,對於有彈性的美國經濟來說,如果我們不從中汲取教訓,防止這種情況再次發生,那我們就蒙羞了。

對中共投資危險吁撤出國家養老基金

楊傑凱:你實際上直言不諱地批評了加州最大的退休基金:加州公務員退休基金(CalPERS),基本上是因為它大量投資到中國,你還要求解僱孟宇(Yu Ben Meng),你知道,他掌管著這方面的投資,你也一直在說,他是如何成為千人計劃(TTP)的一員的。我想給你一個機會談談這個,因為我覺得它非常重要。

班克斯:好吧,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在美國)前夕,我們甚至還沒來得及想像今天將面對的是什麼,這件事就引起了我的注意。

加州公務員退休基金(CalPERS)是美國一隻最大的國家養老基金。順便說一句,他們這樣做並不特殊。(美國)大多數的國有養老基金,都犯了同樣的錯誤,它們投資中國企業。但加州公務員退休基金是最大的一隻,也是國家養老基金中最明顯的一個例子,為中共軍隊提供了巨大助力,幫助中共海軍造船,幫助建造軍機。CalPERS也一直在投資海康威視(Hikvision),這家公司主要負責開發用於監視和迫害(民眾)的科技,監控中國的維吾爾族穆斯林民眾。

因此,現在是我們的州長們,從危險的對中共投資中撤出國家養老基金的時候了。所以,我希望我們的州長能傾聽這一呼籲。加州犯的錯最大,但在某種程度上,幾乎所有的州都犯了錯,包括節儉儲蓄計劃(TSP),這是聯邦養老金計劃,他們也犯了同樣的錯誤。

我還準備了一份法案,來推翻節儉儲蓄計劃最近做出的允許這類投資的決定。我們應該認真審查這些投資,尤其是在這樣一個時刻,我們如何才能將這些養老金投資,從中國撤出,並將其再投資於美國國內盈利的公司。

楊傑凱:這很有意思。事實上,我想多問你些怎麼解決這些問題、(中共的)造謠活動等等。但我想在這之前,我想問問你,為什麼你要求解僱孟宇?

班克斯:嗯,我在給紐森州長(Gavin Christopher Newsom)的信中說,如果由我來做決定,我會解僱孟宇,因為他參與了「千人計劃」。根據我們讀到的和了解的情況,他被招募到了中國國家外匯局(SAFE),這是一個由中共政府控制的萬億美元投資基金。

孟宇與「千人計劃」簽訂合同後,在一家中文報紙上,他宣稱,他將盡一切努力幫助「祖國」,幫助其故土。之後,他又回到加州公務員退休基金,他儘力把加州公務員退休基金原先投資美國的資金,轉投給中共。這不免讓我心生疑慮:即,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以及為什麼會發生?

所以,我想讓紐森州長看看。我不一定要他解僱孟宇,但如果我是州長,我肯定會這麼做。我將會深究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美國最大一隻國家養老基金的首席投資官,允許有人撤走對美國公司的一些投資,轉而投向中共,其中有些投資是在幫助中共軍隊。

作為一位(在)阿富汗(服役過的)老兵,這讓我深感不安。我現在川普總統屬下的軍事委員會任職,我們現在擁有美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國防預算。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我們要建設美國軍隊,與當今全球舞台上最大的戰略對手、和對美國構成生存威脅的中共競爭。隨著中共海軍和軍隊的建設,在某些方面的能力,已超過了我們美國軍隊。

我們要求納稅人幫助我們建設美國有史以來最大的軍隊,來與中共競爭,但與此同時,加州公務員退休基金的資金卻對中共的軍隊和空軍、以及其它有關中共軍隊建設進行投資。當涉及到這些投資的時候,納稅人不應該兩頭掏錢。

中共在重複蘇聯切爾諾貝利的失敗

楊傑凱:實際上,你這麼說倒提醒我,實際上,你曾經把中共病毒、以及中共或者說中國共產黨對此的反應,描述成一起中共的切爾諾貝利事件。我想知道,你能不能多談一些,你寫了相關文章,但我相信隨著事情的發展,你會有更多的看法。(註:在3月12日,班克斯寫了文章《中共病毒,中共在重複蘇聯切爾諾貝利的失敗》)

班克斯:是的。切爾諾貝利事件,因為最近Netflix上的一部劇集而廣為流傳,人們對那場災難有了更多了解。切爾諾貝利事件和蘇聯對切爾諾貝利事件的反應,他們無法掩蓋和擺平它,這種情況與中共對冠狀病毒的反應,有很多相似之處。

你可以閱讀(讀者的留言),和他們在線聊天,就會發現這一點。我也很想聽聽你的聽眾和讀者,對兩者相似之處看法。但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兩者有大量的相似之處。而且當時有太多的官方造假,以至於讓人們回想起切爾諾貝利事件,不過這次是由中共造成的。

楊傑凱:(對於兩者的相似之處)我的意思是,部分是(他們都)簡單掩蓋事實方面,部分是造成(核污染和病毒)擴散到全球方面。

班克斯:對。全球對中共病毒爆發的反應,引起了大量的將之同切爾諾貝利事件進行的對比。在中共病毒爆發期間,中共的掩蓋、謊言和造謠,讓我們想起了切爾諾貝利事件。

楊傑凱:那麼,你剛才說到,中共是一個生存威脅(existential threat),(中共的)整個信息造假活動如何與其更大的野心在生存威脅這個概念中相一致?

班克斯:這個問題很好。我的意思是說,我們都知道,中共想在經濟上壓倒美國,想在軍事上壓倒美國,抬高自己,使自己成為未來主導全球的超級大國。

我們都知道,他們有一個完成這一目標的百年計劃,所以這些都不是什麼秘密。更多的美國人只需更多地意識到這一點,更好地了解這是一給對美國的生存威脅。在我們應對中共病毒的時候,我發現我的選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多地了解(中共現在的)這些威脅和過去的威脅。

中共對「病毒」的造謠喚醒美國人

因此,中共關於中共病毒的造謠活動,喚醒了很多美國人,喚醒了我在印第安那州東北部的許多選民,他們意識到我們所面臨的挑戰。我們已經討論了很多類似的例子,從美國的國家養老基金投資到中共軍隊,再到中共的大型宣傳機器,把《中國日報》放到了我們的首都、華盛頓特區每一位國會議員和思想領袖的門口。

我是說,這些都是在聽說或想像中共病毒疫情可能會是什麼樣子之前的,我過去舉過的一些例子。但這些都是我們在面對問題的過程中得到的警告,千人計劃、大學校園的孔子學院,這些都是對我們的警告。這些例子表明,在這樣一個時刻,我們應該充分意識到中共的信息造假活動,並對我們(從中共那裡)聽到的任何事情表示懷疑,或在這樣一場危機中,對從中共那裡傳出的任何事情都表示懷疑。

楊傑凱:坦白地說,在社交媒體上,有很多(中共)發言人、大使等等,回應了這些觀點,(他們說)美國應負責任,說實際上病毒是美國的生化武器。坦率地說,那些社交媒體實際上在中國本身就被禁止的。這種情況,那些美國的社交媒體公司該如何回應?美國該如何應對?

班克斯:好吧,在美國我們要確保一個開放的社交媒體平台,對公眾保持開放和透明。對於接受過中國共產黨、中共政府和中國共產黨控制的企業的巨額捐款的公司或組織,我們要保持警惕和懷疑。

我的意思是,去年我得到了很多教訓,像華為這樣的公司,向全美國的智庫和大學校園捐贈了大筆的資金,我們應該對他們保持懷疑的態度。我相信美國人在這一點上足夠聰明,對那些參與中共的大規模宣傳和造謠活動的那些人的性質,抱有懷疑態度。我們必須保持懷疑,保護我們國家值得信賴的機構,這些機構沒有偏見,也不能被中共的宣傳機器收買。

楊傑凱:有人提議,對那些以中共代理人身份行事的人或機構,無論是官方的還是非官方的,都應該有一些限制或規定。你對此有什麼想法嗎?

班克斯:我很想找到一個方法,我們可以創建一種系統,講述這個(中共如何破壞美國的)故事,提供某種信息透明度。在這種情況下,作為國家安全戰略,我們將中共和俄羅斯視為我們的戰略對手,那麼我們就應該以對戰略對手的姿態對待它們。通過這樣做,我的意思是,對於中共在美國的利益,我們應該保持信息透明,並想辦法讓其顯得突出。

供應鏈需回美國美國工人已深受其害

楊傑凱:有人說,你一直倡導的這種經濟脫鉤等等,在某種程度上是讓美國孤立,會使美國不再作為參與國際事務的積極成員等等,這是他們描述那種建議的缺陷之一。你怎麼看待這種說法?

班克斯:好吧,我想的是,我所在地區的選民,不斷地失業,或他們賺的錢比他們減薪前賺的少,因為他們以前生產的東西,在中國生產的成本,要比他們以前在印第安納州東北部生產的要低,不管是汽車零件,還是其它的。

順便說一句,我爸爸是從印第安那州韋恩堡(Fort Wayne)的一家汽車零部件廠退休的,汽車零部件生產是我們當地經濟的支柱。在(美國中部的)鐵銹帶或我所在的印第安納州的這部分,比全國任何地方,有更多的製造業

但工作外包(到中國)或供應鏈遷往中國,讓許多(美國)工人深受其害。我們把供應鏈遷走,現在正為此付出代價。從中國購買產品,或許能省下一點小錢。在這樣一個時刻,我們現在看到的是經濟的毀滅之球,供應鏈因為「中共病毒」疫情而被摧毀。

所以,現在是時候做點什麼了。我相信,在這一重要議題上的決心,川普總統比以前任何人都更認真,並會在地緣政治上有所作為。而這也與恢復我們家鄉這兒的經濟相關。在這個過程中,作為一名立法者,我期待著能與川普總統合作,完成這項工作。

楊傑凱:那麼,說到這裡,你對這些刺激計劃有何意見?我是說,一種前所未有的努力,來扶持美國經濟,你怎麼看?

班克斯:是的,在這一點上,我聽到了我的選民和當地企業、以及那些疫情期間被迫回家的小時工的絕望呼聲,我們必須做一些事情。在這一切結束後,我們必須從頭開始,做一些事情來恢復當地經濟。所以本周,我急切地等著參議院的消息,我們稱之為第三部分,立法回應的第三階段。

下個星期,眾議員們可能會回來投票,但現在,參議員們正在主掌這項規模超過萬億美元的刺激計劃。我希望,我們的經濟刺激對象,是那些最需要幫助的人,那些失去工作的人,或者那些受害最嚴重的人,而不是對那些與中共走在一起的公司的大規模救助,我們的救助目標是那些最需要的人。

川普總統向中共施加巨大壓力追究責任

楊傑凱:那麼,國會議員班克斯先生,現在和中共打交道,你認為最好的結果是什麼?你知道,因為「中共病毒」,北京一直在談論,某種程度上要退出(美中)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我還要補充一點,他們是在知道中共病毒爆發的情況下籤協議的,而美國當時基本上不知道。但是,你認為最好的結果是什麼呢?

班克斯:最好的情況是,川普總統向中共施加了前所未有的壓力,我知道他有能力做到這一點。我呼籲他繼續像過去一樣,對中共採取強硬態度,讓他們負起責任,在這一刻,美國將會汲取重要寶貴教訓,我們永遠不會再重蹈覆轍,我們要與中共經濟脫鉤,重建美國國內經濟。

作為一名計劃在未來幾年裡,連任眾議院議員的年輕的國會議員,我想,在美國重建過程中,我期待著成為一個領導者,無論是在軍事上,還是經濟上,在與中共威脅長期競爭中,使我們處於主導地位。這是美國歷史上的一個關鍵時刻,我們正在汲取一個非常重要的教訓,我希望我們永遠不要重蹈覆轍。

楊傑凱:對你來說,最壞的結果是什麼?哪些情況你不希望發生?

班克斯:最壞的情況是,我們沒有汲取教訓,我們一如既往,我們重蹈覆轍,從中共購買醫療設備,我們繼續允許美國的養老基金投資到中共軍隊。我們繼續這樣做,我們繼續對中共妥協,而不是對他們態度強硬,現在我們知道他們有何種能力,知道他們是如何行動的。現在(美國)作為一個社會整體,我們非常清楚中共的下一步意圖。

楊傑凱:你知道,你在中共宣傳媒體上看到很多(這樣的指責),這種指責說,把冠狀病毒稱為「中國病毒」,是種族主義,或者稱「武漢病毒」,是種族主義,你有什麼看法?

班克斯:在過去幾年的經驗中,我汲取了教訓,我認識到中共是一個威脅,需要追究他們的責任,並與他們脫鉤。不管你做什麼,他們都會用這樣的字眼,稱你為種族主義者。

他們稱總統是種族主義者,儘管他與中共領導人真誠地坐下來談判,簽署了貿易協議,並在貿易協議簽署後坦率地讚揚他們,說我們會簽署第二階段的貿易協議。

但在我看來,無論你做什麼,你總會從中共那裡聽到這種指責,從那些政治化的左翼人士那裡聽到這種指責。我們最好不予理會,因為我們會經常聽到它。

一直以來,我的選民們都在懇求我們做點什麼,讓中共負起責任。所以,我不在乎他們怎麼稱呼我。我的選民希望我作為一名立法者去華府,反擊這一威脅,恢復美國經濟,讓美國軍力再次強大起來,在未來的幾代,我們永遠不會允許中共(用這種方式)與我們競爭。

美國經濟富有彈性社區互助走過危機

楊傑凱:那麼,讓我們來談談你所在的韋恩堡(Fort Wayne)這個地區,當地情況如何?

班克斯:過去幾天,我看到了一些不尋常的事情,坦率地說,我不應該對此感到驚訝。但我看到的是,社區的人們團結起來,努力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

當地一家燒烤餐廳,提供免費食物,並把食物送到最需要的人手中。哥倫比亞城當地,有一家名叫T&T的花店,給養老院的老年人送上鮮花,與社區里的人們一起,給老年人帶來歡笑,這些老年人與社區其他人和他們的親人隔離開了。

當地紅十字會發布通知說,因為學校的獻血活動被取消了,紅十字會因此失去數以千計的獻血者。而當地的人們主動找上門獻血,我的意思是,這就是社區的情況。

我們在印第安納州東北部,就有很多這樣的例子,人們全力幫助其他需要幫助的人。我想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裡,我們會看到更多這樣的情況。

但這就是為什麼美國之所以為美國的原因。我們的經濟富有彈性,我們會從這次危機中恢復過來,我們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因為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得到一些重大的教訓,這些教訓,能讓我們的未來和後代變得更好。

這就是為什麼我,在所有這一切之中,在這場危機之中,在對許多人來說非常困難的時刻(保持樂觀);這就是為什麼,我對這次大瘟疫過後,美國將會是什麼樣子保持樂觀。當它過去的時候,我們將會變得更好。

楊傑凱:那麼,國會議員班克斯先生,你一直在支持這次獻血。我想我在推特上看到過你獻血等等。我想很多人可能害怕去獻血。怎樣去獻血?在這個時候,這可能與全國範圍(的疫情爆發)有關。

班克斯:是的,昨天早上在推特上,我看到當地紅十字會發布了一則通知,說他們急需有人獻血,因為全國大約有2700個獻血活動被取消了,這些活動的取消使得他們失去了數千次的獻血。

那對我來說是一個重要的時刻,因為我在想作為社區中的個人,我能做些什麼來回饋社會,獻血是我能做的一種簡單的方式。現在,我從一開始就說,獻血是我喜歡做的事情。

但這不是人們情願做的事情,大多數人不會因為獻血而興奮。但每回我都會獻血,我一生獻了好幾次血。獻血根本不像我想的那麼難受——並不痛苦。紅十字會的專業人員,工作出色,使獻血過程沒有痛苦。最終,真正重要的是,需要幫助的人得到了幫助。

你可以直接去撥打紅十字會總台號碼1-800-Redcross,他們會幫你接通當地的獻血中心。你可以通過撥打紅十字會的1-800-Redcross來安排你的獻血。大多數人都知道,他們社區的紅十字會在的什麼地方。但這確實是一件簡單不過的事情,我們都可以在需要的時候回饋社會。

對政府和國會的三點建議

楊傑凱:那麼,最後,你對政府和國會有什麼建議?你希望事情發展到什麼程度?

班克斯:好吧,在這一點上,我堅信,我的選民們也會為這件事敲開我的門,說我們必須讓中共負責,叫他們賠償。川普總統有很多辦法做到這一點,他可以利用(中共持有的)大量美債,來追究中共責任,中共持有超過一萬億美元的美債。並能找到一種方法索賠,通過談判,或不用談判,而是迫使中共減輕美國部分或全部債務,抵消由於中共的過失造成疫情爆發給美國經濟和納稅人帶來的巨大損失。

我也相信,我們應該對中共實施某種懲罰性關稅,我們將這些錢,放進一個中共病毒受害者救濟基金,幫助那些失去了工作,或受到影響的人,或被「中共病毒」感染的人等等。

第三,我們要阻止退伍軍人事務部(VA)和國防部(DOD),這兩個世界上最大的醫療保健網路,從中共購買醫療設備。這樣做,將會削弱中共的經濟。這就是我的選民要求我們採取的問責方式,要求中共對病毒傳染給美國和美國人民負責。

楊傑凱:吉姆·班克斯,能與你交談真高興。

班克斯:很高興與你在一起。#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大紀元 記者楊傑凱 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