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是吉是凶?中國多地現罕見天象「雙彩虹」

作者:

在中國古人的眼中,「雙彩虹」恰恰是不祥的徵兆。(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最近,中國多地出現罕見的「雙彩虹天象。立夏過後,5月8日,山東泰安傍晚出現雙彩虹。此後,成都、湛江金沙灣海域、山東濰坊等地也都陸續出現雙彩虹的現象。但其實在5月以前,北京4月19日也出現了雙彩虹的天象。按照中國傳統文化中「天人感應」的說法,天降異象往往預示著人世間將發生某些變局。

相信在大多數現代人眼中,「雙彩虹」的出現會帶來吉祥、好運。然而在中國古人的眼中,「雙彩虹」恰恰是不祥的徵兆。堪輿學也認為「雙彩虹」寓意上天拔劍張弓且禍不單行。

香港玄學家伍懷璞曾經就「雙彩虹」這一天象撰文表示,根據古籍的說法,「雙彩虹」一出,預示著人類社會將發生四件大事:民怨四起、君臣失和、天災人禍或者是大貴誕生(先秦以前彩虹是帝王誕生之兆)。

「雙彩虹」在古代被稱作「虹霓」、「虹蜺」或「螮蚞」(音同「地目」)。

據《爾雅·釋天》記載:「螮蚞,虹也。」疏:「虹雙出,色鮮盛者為雄,雄曰虹;暗者為雌,雌曰霓。」意指色彩鮮艷的稱為「虹」,是雄性;而稍微暗淡一些的則稱為「霓」,是雌性。所以兩者合稱「虹霓」。

在古人眼中,「虹霓」還是會喝水的「雙頭龍」,並認為這種天象的出現預示著民怨四起、地方造反、臣下叛亂、政變無常、兵禍戰亂等等。

古籍中關於「虹霓」的記載

《淮南子·天文訓》記載:「虹蜺彗星天之忌也。」

《春秋讖》記載:「天投蜺,天下怨,海內亂。」

京氏《對災異》記載:「虹霓近日,則奸臣謀;貫日,客代主。」

《晉書》曰:「愍帝建興五年正月,帝在平陽,虹霓亘天。其年帝為劉聰所殺。」

此外,虹霓還被稱為「不正之氣」、「妖氣」,象徵著男女逾禮、君主失德等。《晉書・天文志》曰:「妖氣,一曰虹霓,日旁氣也,斗之亂精。主惑心,主內淫,主臣謀君,天子詘,后妃顓,妻不一。」

《易飛候》占曰:「虹,凡相有五法:蒼無胡,虹也;赤無胡者,蚩尤旗也;白無胡者,霓也;沖不屈者,天杵也;直上不詘者,天棓也。此五虹,以甲乙出東方,歲若谷大賤,犬食人食;丙丁出南方,天下大旱;庚辛出東南,甑釜不充,釜食多空,戶五步六死人。虹以四月、五月、六月出西,麥貴;七月、八月出西,菜貴;九月出西,大小豆貴;十月出西,盡貴;一出一倍,再出再倍,三出三倍,四齣四倍,五齣五倍,饑民千里;十月虹出東北者,其國亡;虹出橫,至上反入,又不曲,正直者,不出九十日,民多病死,不出三年,大旱,民流亡,所照之國尤甚;虹出直,上行,名曰章,所出之處,民多病而死,民多瘟者,不然大旱千里,民多妖言,所照之國尤甚。」

「夫王道之始,先正夫婦,夫婦正則父子親,父子親則君臣忠,君臣忠則化行。王道之興,無不以德;衰,無不以危。天見變異以為戒,欲其覺悟,故為虹霓之異,所以譴告人君也。後專夫權,民苦刑殺,人妖君之行,故虹霓五色也。」

此外,在古代還有一種說法,認為「東方出現的彩虹不能用手去指它,否則會不吉利。」《詩經·蝃蝀》曰:「蝃蝀在東,莫之敢指。」「蝃蝀」也是彩虹的意思。

古諺語中的彩虹預示災害發生

在民間諺語中,彩虹在不同方位出現也預示著將發生不同的災害。

青海農諺曰:「東虹夢卜西虹菜,南虹出來就是害。」

河南民諺曰:「東虹呼雷西虹雨,南虹出來賣兒女,北虹出來打殺大砍。」

河北農諺曰:「東虹轟隆,西虹雨。南虹出來賣兒女,北虹出來刀兵起。」

山東農諺曰:「東虹無露西虹雨,南虹出來摸點雨,北虹出來殺皇帝。」

還有古諺曰:「東虹漉漉西虹雨,南虹一出賣兒女;北虹出來動刀槍,雙虹一現換天地。」

由此來看,「東虹、西虹」的出現預示著有雨無雨的天氣。出現「南虹」,預示著將發生冰雹等影響農業生產的災害;「北虹」則預示著將有天災人禍及社會動亂等等。

由於南虹、北虹較為少見,所以視之為不祥之兆,若出現此現象則有凶年,會發生較大的天災,導致民不聊生,以至於發生賣兒賣女的現象。

「虹霓」降於邪則戾降於正則祥

「虹霓」大多情況被古人視為災變、不祥之兆,那「虹霓」是否有象徵吉祥的說法呢?

在一些古籍中有關於「虹霓」屬於祥瑞的記載。如《戒庵老人漫筆》中就提到一名參加科舉的書生唐應德,考前見到門前有虹霓升天,結果那一年中鄉舉,己丑春會試又得了第一。

據《太平廣記》記載,唐朝中期的名臣韋皋,他在鎮守四川時,曾與賓客們在郡西亭設宴。酒宴進行時,忽見虹霓從空中而落,直入庭堂,很久才散去。

韋皋對此感到十分恐懼,於是停止了酒宴。曾任河南少尹、現客居四川的豆盧署也在宴上,他起身問韋皋為何臉色憂鬱。

韋皋說:「我聽說虹霓是妖邪之氣。今日我們正喝得酣暢的時候卻有這妖邪之氣來到宴筵上,難道不奇怪嗎?」

豆盧署聞此答道:「降臨到邪的一方就會是暴惡怪戾的徵兆,而降臨到正的一方則是吉祥的徵兆。您是正直的人,應當為此吉祥慶賀,為何要擔心呢?」

過了十多天後,皇帝下詔任命韋皋為中書令。如此看來,豆盧署所說的「降於邪則為戾,降於正則為祥」不無道理。

參考資料:唐·瞿曇悉達《開元占經》

宋·李昉《太平廣記·卷三百九十六》

伍懷璞《「雙彩虹」氣象預兆說》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