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北京企業家遭強拆損失上億 發推後警察上門

民企匯英豪商貿有限公司遭北京當地政府幾次強拆,損失金額高達上億元人民幣。公司負責人郭坤鵬奔走維權一年多,但中共各政府部門互相推諉,事件至今得不到處理。他無奈上推特曝光,結果警察迅速找上門——不為解決強拆問題,只為讓他噤聲。

據郭坤鵬介紹,匯英豪公司在2006年經過大興區政府和國土資源部門的批准,受讓取得位於大興區西紅門鎮大白樓村的一塊工業用地,該地面積6.71畝,使用權終止日期為2043年6月2日,他持有土地使用權證和出讓合同。

公司接手土地後,對原有廠房進行了翻新和擴建,廠房和辦公用房總建築面積達到約9000平方米,電、上下水以及採暖設施一應齊全。廠房一部分用於開辦塗料廠,一部分出租給制衣廠。

2017年11月,大興區發生大火災,當地政府隨後以此為由,暴力驅趕「低端人口」,公司也被以環保和安全等理由叫停了一切生產作業。

遭遇三次強拆

2018年9月到10月間,當地政府在沒有任何通知的情況下對匯英豪公司進行了三次強拆。郭坤鵬說,「(政府)連個電話都沒打,去了就把我們的人往外一拉就給拆了。」

每次強拆,公司都撥打110向所在轄區的金星派出所報警,但派出所均回應稱,「這是政府行為,我們管不了。」

民企匯英豪商貿有限公司遭北京政府幾次強拆,損失金額高達上億元人民幣。(受訪人供圖)

公司被夷為平地後,西紅門鎮政府曾找公司談補償問題。副鎮長宗文浦、鎮紀委書記孫伏玲、鎮拆遷辦翟主任、以及北京銀城房地產評估有限責任公司的工作人員都參與了談判調解行為。

郭坤鵬的法律顧問包龍軍律師表示,他們在談判時就指出了政府的違法行為。「你如果要徵收,一先要有個徵收補償方案,二有徵收決定等等。所有的東西我們都沒看著,我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你們強制拆除,程序方面是有瑕疵的。」他說。

公司還在這次會面中得知,當地政府是在組織所謂的「騰退」工作,擬通過騰退收回國有土地使用權。

包龍軍表示,法律上沒有關於騰退的任何明確定義和概念。「什麼叫騰退?我們不知道,所以申請了信息公開。建委給的明確答覆就是:騰退確實不是法律方面的依據。」他說,「這只是地方政府隨便的以一個名詞來侵害其他人的財產權利的方法,它屬於什麼範疇?就是違法的範疇。」

在談判中,副鎮長宗文浦承認強拆存在瑕疵,但仍然強制要求匯英豪公司要接受他們的賠償條件。

公司損失過億政府拆遷補償極低

包龍軍表示,國有土地徵收補償條例有一個評估辦法,其中明確規定:被拆遷企業廠房的價值要依據周邊相同地位、相同情況的企業的交易價格來定。

他們大致調查了一下周邊廠房在2018年末(被強拆時)的成交價格,得知每平米的平均交易額在9,000元(人民幣,下同)到11,000元。包龍軍說,「這麼一算,不包括我們的設備和裡面的附屬設施,就單單8,900多平方米、將近9,000平方米的廠房和辦公樓的賠償金額就應該達到9,000萬到1億1千萬之間。」

包律師還解釋說,按照規定,拆遷前必須有評估人員對整個房屋進行登記,留存平面拍照圖像和視頻資料,且要經過公證部門的公證。但是,西紅門鎮政府完全沒有執行這些程序,違背了所有法律的明確規定。

「所以我們的損失到底有多少,到現在我們自己心裡都沒數,因為所有東西都遭到了完全滅屍性的毀損,他是非常野蠻的。」他說,「一個企業為什麼政府這麼恨,我們也很納悶。」

經過一年多的申請政府信息公開、投訴、行政複議和法律訴訟,大興區政府終於在2020年1月13日出具行政複議決定書,確認西紅門鎮政府對匯英豪公司的拆除行為違法。

郭坤鵬在微信公眾號的文章中透露,西紅門鎮政府副書記王彪在今年4月12日約他見面,答應一周後給賠償方案。但直到5月3日,他才口頭給出包括土地收購在內的賠償方案,方案遠低於公司所受損失,大約只相當於按照土地徵收和拆遷補償規定應予補償的三分之一。

包龍軍表示,當地政府並沒有對補償方案作出解釋。「我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給)那麼少的補償。他最開始給我們補償是以2002年的農村土地拆遷為標準。但是我們後來查,那個標準已經作廢了。」他說,「他們就是掠奪的方式,他們從中掙錢。」

「當地政府強拆行為涉黑」

包龍軍認為,政府的強拆行為完全涉黑。第一,他們粗暴拆遷;第二,他們先強拆,拆完了再談補償。

他解釋道,「你的決定和你的行為,你必須決定在前、行為在後,你不能行為完了再作決定。也就是說,槍斃你的時候,必須先經過法院的判決,你不能先槍斃人完了再判人是哪個罪。」

包龍軍還表示,當地政府逼著企業同意他們的賠償方案和方式。據他了解,周邊有不少企業都被這麼強拆,和政府有關係的會多給點補償;沒有關係的都用非常低的賠償標準給解決了。

西紅門鎮政府的一個副書記曾直接威脅他們說:別以為你們控告了就怎麼的,你這個廠房沒有任何的規劃,我們完全可以以任何違建的形式再來處理你。

但是,所謂「違建」的說法是無中生有。包龍軍表示,北京的城鄉規劃條例2009年才實施,而匯英豪公司的廠房建設是在2006—2009年間。當時法律不健全,公司根本無法申請這方面的規劃。

「這個國家就是以權為主,所有都在於官員的決策、官員的一個意願、官員的一個決定,沒有法治可言,就是領導的決定就能決定一切,並不是說法律能決定一切。」包龍軍說,「法律在這個國家處在很可笑、很可悲的一個地位。」

發推文曝光強拆警察迅速找上門

強拆後,郭坤鵬採取了各種法律手段,也寫了不少求助信和公開信,但是根本無人理會。

5月9日,他將事情曝光到推特,警察終於「迅速行動」,開始三番五次找他。他在5月21日的推文中寫道,「解決問題的呼聲沒人理,找麻煩的倒來了!昨晚到我家給我做筆錄,今天又打電話約談我,這究竟想幹什麼?」

包龍軍說,郭坤鵬住家所在地的朝陽區常營派出所警察都是深夜上門約談;警察不在正常時間工作,而選在半夜找他,這本身就是一種恐嚇行為。

此外,警察完全不管強拆事件,只問他為什麼「違法發推」。包龍軍說,「本身言論就是自由的,他也就說個事實情況。他們現在說了翻牆違法,但是哪條法律說翻牆違法?哪條法律說上推特違法?」

由於中共正在召開兩會,郭坤鵬還在前兩天給人大代表申紀蘭寫了一封公開信,反映公司被強拆的情況。他說,「我認為申紀蘭當了66屆的代表,她也應該為我們發點聲了嘛,我是這麼認為的。她也不能凈舉手、凈贊成啊。」

郭坤鵬表示,他希望這個案件能夠引起更多的關注,尤其是引起政協委員和人大代表舉的關注。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張北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