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投書 > 正文

80餘歲女高幹讓孫子翻牆聲明:正式與魔鬼切割

作者:
在此我聲明退出中共的黨團隊,這個黃俄,和那個蘇聯、強姦中國婦女的毛子都是一丘之貉。這是一個垂暮老者的覺悟,雖然也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少年。希望沒有共產黨的中國能好起來,少些人禍。

我今年80多歲了,黨齡也快70年了,現在讓外孫子幫我翻牆、打字,我要退黨

小時候家鄉鬧毛子,很多俄羅斯人經常到村裡強姦婦女,在這種擔驚受怕的環境下長大,在老家,不恨日本人,最恨俄國鬼子。老家非常窮,女孩很早出去幹活謀生,我也為了糊口進了省城。很快中共建政,我到東北局工作,糊裡糊塗入了團和黨,成了當時的「進步青年」,其實對我來說能填飽肚子是最大的滿足。

對於蘇聯,我的印象一直沒變,那就是個土匪強姦犯國家。因為工作關係,見過毛澤東一次,他很喜歡游泳,姿勢不標準,就是漂著划水,寒暄了幾句,當時覺得大家口中的「紅太陽」也就是個普通人。後來印象最深的就是上一個庚子年的自然災害,現在看其實是毛澤東製造的人為饑荒,我去排隊買東西時餓暈過去,差點丟了性命。那還是在城裡,農村就更慘,餓死很多人。

後來工作調動到了北京。文革開始了,康生把我老伴叫去,威逼利誘,讓他給自己的領導寫黑材料,老伴膽小,迫不得已在一個虛構的證據上籤了字,他為此愧疚了一生。之後我們一家幾口人被流放到西北五七幹校改造思想,也就是俗稱的「修理地球」,那鬼地方鹽鹼地、走幾十里不見人煙,吃不上喝不上,女兒在那邊造紙廠患上了塵肺病,兒子那時小,在泥巴坑裡學游泳,後來回城才敢把頭放進水裡練換氣。

流放西北那些年成了我一生的辛酸回憶,這輩子都沒有再回西北看過一眼。

工作到退休,晚年生活還算平穩,沒想到今年庚子年又發生大災。老伴生前最喜歡聽外孫子講牆外的事,總是問海外華人媒體又說了什麼,江澤民出了什麼事,海外有什麼新消息。他級別比我高,參加革命早,屬於離休幹部,他可能最清楚共產黨沒實話,還是牆外的消息真。現在老伴不在了,外孫子就給我講。我知道了現在「二毛」習近平的所作所為,隱瞞疫情病毒傳到全世界,還想開倒車,重新把國家帶回毛澤東時代,變成第二個朝鮮,變回那個人吃人的社會,變成親人互相檢舉揭發的牢獄,這事我絕對不能答應,我老伴如果還活著也堅決不能答應。

我們作為黨員,這輩子是得到了一些共產黨的好處,但是我們其他方面、我們的家人親戚、朋友,也為此付出了慘痛代價,有良心上的,也有錢財和生命上的。我的老家到現在也沒有脫貧,之前去老家看二哥,那是我們見的最後一面,家裡只有一個土炕,這就是所謂的小康社會。

通過這次疫情,我經歷的第二個庚子年,讓我徹底辨明了中共的醜惡面目,它只會給老百姓帶來不幸,現在還給全世界帶來不幸。我這個年紀了,雖然也不參加任何黨員活動了,黨費都不找我要了,但是我要退出共產黨,和它永別,劃清界限,從此永無瓜葛。我知道我的思想可能很多地方已經跟不上時代,自由民主那些我不懂,但是我希望我的孩子、孫子輩,能過上他們期待的生活。

在此我聲明退出中共的黨團隊,這個黃俄,和那個蘇聯、強姦中國婦女的毛子都是一丘之貉。這是一個垂暮老者的覺悟,雖然也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少年。希望沒有共產黨的中國能好起來,少些人禍。

聲明人:張愛緣

2020-05-0812:46

北京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退黨網站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