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中共病毒俄羅斯疫情 總理和3名部長及發言人都感染 數百醫生拒絕上一線

作者:

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2020年5月11日莫斯科

俄羅斯疫情兇險,官方確診病例超過32萬,20天之間,從全球第八位升到第二位。莫斯科市長宣布該市感染人數比官方統計高三倍。總理和3名部長及發言人都感染。三個地區首腦宣布辭職。數百醫生缺防護,拒絕上一線…

對於俄羅斯總統普京來說,這是一個該詛咒的春天。儘管他在2月初下令關閉了中俄4200公裡邊界,卻未能擋住武漢肺炎的「無影手」。普京沒有「親自指揮」抗擊疫情,而是將責任下放給自己的下屬及各州,各區,各共和國,各直轄市。

法國《觀點》周刊記者馬克-尼克松(Marc Nexon)5月20日在《Covid-19,普京的「這不是我的錯」》中說,從普京3月14日宣布「疫情得到控制」那一天開始,一切都不行了:授權他做總統到2036年的修憲全民公投推遲了,5月9日盛大閱兵告吹了,神奇的民意支持率被忘了。還有他三月初違反跟沙特的石油協議,導致國際油價狂瀉,猶如朝自己的腳開槍,讓嚴重依賴石油收入的俄聯邦預算陷入險境。

總理和三部長染疫入院

至於Covid-19疫情,他的總理米舒斯京(Mikhaïl Michoustine)等4名政府成員進了醫院。還有給他當了20年發言人的佩斯科夫(Dmitri Peskov)也染疫入院。

觀點周刊這篇文章說,為了擺脫厄運,普京祭出一個老菜單,那就是,好消息由他自己負責宣布,錯誤留給別人犯。這個程序從米舒斯京總理被測出中國病毒陽性的那一刻啟動:普京在大屏幕上向這位今年一月剛上任的總理說,「如果沒有你的參與和意見,我們不會做出任何最終決定」。

接下來幾天,普京多次應許將發放禮物,其中最突出的是承諾給護理人員每人獎金300-1000美元。然後在5月12日,他宣布了好消息:結束「非工作期」(普京不喜歡「隔離」一詞)。不過,這個好消息令人困惑,因為同一天,俄羅斯創下疫情死亡最高記錄。(官方這天宣布30萬人感染,2837人病逝。)所以大家不知道該留在家中,還是該出去工作?

莫斯科市長:染疫者比官方統計多三倍

這時候,莫斯科市長蘇比雅寧(SergueïSobianine)出來扮演敗興的角色,他邀請人們繼續在家隔離。蘇比雅寧甚至還允許自己透明,他說,莫斯科Covid-19實際中招人數比官方統計多三倍。莫斯科市長說什麼,普京任由他去,自己要做出此事與己無關的姿態。政治學家塔季揚娜·斯塔諾瓦婭(Tatiana Stanovaya)強調說,普京「認為(管理疫情)不是他這一層的事情,應該在官僚層級運作。普京之所以要(與疫情管理)拉開距離,是想保留他給自己塑造的偉大領袖和遠見者的形象。

為何三名地區首腦辭職

普京放棄了「權力垂直」這個自己最重要的原則之一,改為要求各區州市共和國的領導人負責疫情管理。法國《觀點》周刊說,20年來,普京取消了這些地方首長的一切特殊權限。他首先廢除了地方首長經直選產生的制度,然後重建一種虛假選舉方式,以便最終按自己意願任命。

現在這些區長州長們都處於抗疫前線。普京解釋這種做法是因為「領土遼闊」。確實如此。但問題是,各地區領導人們的手段很有限,首先他們缺少醫療專家,然後,由於腐敗,聯邦援助和地方稅收被吸走。

儘管俄羅斯為應對疫情通過了「Covid-19法」,允許各地方相互借貸,可除了莫斯科之外,其他地區都沒有能力當金主。普京還威脅地方領導人說,如果有什麼事情未能按時完成,將視為「刑事過失罪」。如此一來,嚇壞一些地區領導人:科米共和國,阿爾漢格爾斯克州,堪察加邊疆區的領導人都簽署了辭職書。其他地區則走著瞧,比如下諾夫哥羅德州的州長尼基京(Gleb Nikitine),他準備解除隔離,儘管這個州是繼莫斯科和聖彼得堡之後,俄羅斯第三大病灶區。

數百醫生缺防護拒絕上一線

俄羅斯在疫情衝擊下,醫療資源明顯不足。俄羅斯財長安東-西盧阿諾夫(Anton Silouanov)在疫情之前就承認「醫療設施狀況糟糕」。自疫情開始,因防護設備短缺和危險,已有數百名醫生拒絕上一線工作。在新西伯利亞,鄂木斯克,加里寧格勒,350名醫生拒絕接觸Covide-19患者。面對同等水平的中共病毒疫情,俄羅斯醫生的死亡風險可能比外國醫生高16倍。

此外,應許醫護人員的獎金也沒到位。4月底作出的承諾,到現在還沒有蹤影。另一個怪現象是:莫斯科原先承諾分配給各地方的3.43億美元,現在算下來,僅花了5700萬美元。其實如果這筆錢全到位,也還是不夠應付這場疫情。

政治學家斯塔諾瓦婭認為普京不肯把錢都拿出來,是因為想用做他途。她解釋稱,普京原計劃要在修憲公投之前提高社會低保標準。現在他仍想在公投日前定下後,這樣做。所以現在他看上去那麼節省。

但是,人們的不滿和抱怨已經起來了:一份護理人員請願書已獲得超10萬人簽名。新西伯利亞的救護車司機們則威脅要絕食抗議。可是不論怎樣,市政官員們都必須向克里姆林宮發出希望的信號。斯塔諾瓦婭說,因為他們別無選擇,這場危機讓普京非常煩躁。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