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兩會期間 「黃琦親友團」控四川監獄違法

5月22日,在北京兩會召開之際,「黃琦親友團」給四川監獄管理局發出一封控告信,指四川監獄獄政科隨意踐踏和剝奪《憲法》賦予黃琦與他母親的個人權利,既違背《國際公約》又違反現行國內法。

美國駐華使領館官方推特發推文:敦促中國政府釋放黃琦,讓他們母子團聚,並停止對言論自由的壓制。(網路圖片)

5月22日,在北京兩會召開之際,「黃琦親友團」給四川監獄管理局發出一封控告信,指四川監獄獄政科隨意踐踏和剝奪《憲法》賦予黃琦與他母親的個人權利,既違背《國際公約》又違反現行國內法。

由北方天網公民記者發起的「黃琦親友團給巴中監獄打電話」、要求保障黃琦的會見權的活動,已經進行了17天,親友團成員撥打了上百次的督促電話,但仍未獲友善回應。有鑒於此,「黃琦親友團」向當局發出了控告信。

控告信中寫道:我們(黃琦親友團)要提醒你們,監獄管理局代表著國家機關,理應模範遵守《憲法》法律,自覺接受納稅人的監督。我們打電話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求你們儘快落實黃琦與他母親的會見與聯繫。

監獄方拒絕與親友團成員對話

北方天網公民記者王晶向大紀元記者表示,「今天(22日)是『黃琦親友團打電話至巴中監獄』活動的第17天,但監獄獄政科接電話獄警態度非常不友好,17天來,這位不肯說出自己姓名和警號的獄政科接話員,總是以『我們只回答黃琦的直系親屬』和『楊科長出差了』為由,拒絕與我們親友團成員對話。」

22日上午10時許,親友團成員顧國平接連五次致電巴中監獄獄政科。接電話的女警態度惡劣,每次都是不等顧國平說完就掛斷。

22日下午14時52分,親友團成員湖北吳有明打通了四川省監獄管理局電話,接電話的是周姓男警官。吳有明投訴「四川省巴中監獄違反法律規定,秘密關押黃琦,拒絕家屬通話的合理請求。」

周警官:「你向當地檢察機關反映更好。」

吳有明:「你是巴中監獄直接上級,是直系親屬,更適合監督。」

周想了一會兒說:「那行,你這次反映的訴求是什麼?」

吳大聲回答:「要求你們監督責令巴中監獄立即整改,讓服刑的黃琦母子通話。」

周警官:「你反映的問題和要求己經登記好了。」

吳叮囑周說:「你一定要依法辦事!」沒等說完,電話已沒有聲音了。

下午15時許,顧國平也致電巴中監獄管理局信訪部門,接電話的是一名周姓男警官。顧向周投訴了巴中監獄的種種違法行為,周要顧提供詳細的個人資訊,卻不肯透露自己的名字與警號,還說法律沒有規定電話提供警號的義務。

隨後,周又說:「巴中監獄沒有任何違法行為……」讓顧寫書面材料投訴監獄,稱電話投訴不準確。顧反駁說:「你們這是利用信訪在拖延問題。」

寫控告信提醒「北京兩會」領導重視中國人民權益

王晶表示,「四川監獄管理局今天的表現充分暴露了他們的無知和懶政不想作為。面對納稅人的來訪投訴電話,不僅拒絕接受監督而且試圖把群眾的投訴電話和電信詐騙聯繫在一起。這還是政府行政部門嗎?」

她說,「試問世上還有哪個國家的國家機關,如此為難身處險境的本國人民?一年一度的『北京兩會』就為中國人民帶來這樣的福祉嗎?」

無奈,王晶以「黃琦親友團」的名義寫了一封控告信給巴中監獄陳劍川監獄長,提醒獄方個人的違法行為在不久的將來是會遭到清算與追責的。

給巴中監獄的控告信:

控告信

尊敬的陳建川監獄長:

我們是你們監獄在押政治犯黃琦先生的親友團(成員)。我們已經向你們監獄獄政科打了至少17天、上百次的督促電話,但貴監獄獄政科接電話獄警非常不友好,我們打電話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求你們儘快落實黃琦與他母親的會見與聯繫。

17天來,這位不肯說出自己姓名和警號的獄政科接話員,總是以「我們只回答黃琦的直系親屬」和「楊科長出差了」為由,拒絕與我們親友團成員對話。我們要提醒你們監獄:監獄代表著國家機關,用的是我們納銳人的錢養活著你們,你們理應模範遵守《憲法》法律,自覺接受納稅人的監督。監獄獄政科用這樣一個公然對抗法律的人接聽電話是什麼行為?是陳監獄長您有意安排的嗎?還是您對整件事情一無所知?黃琦到你們監獄後,一直處於失聯狀態,是可以控告追責到聯合國的「國際法庭」的。

我們還有個疑問:這個監獄獄政科負責接電話的人到底是什麼人?是獄警?是在服從某位領導的違法旨意,隨意踐踏和剝奪《憲法》賦予黃琦與他母親的個人權利?

最後再次提醒巴中監獄:你們的不作為與亂作為行為,既違背《國際公約》,又違反現行國內法。現在是案件責任終身制了,而且共產黨一貫卸磨殺驢,難道你們監獄就不怕在即將到來的社會大變革後,被歷史和人民清算與追責嗎?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熙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