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觀察人士:中共對台港政策強硬恐激化對立、推升反中浪潮

台灣總統府(資料照片)

台灣總統蔡英文在周三(5月20日)的就職演說中明確拒絕中共當局的「一國兩制」,再加上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首度高調賀電、且直呼蔡英文為總統,都讓中國跳腳,除引發國台辦抗議外,還招來黨媒環球時報在周四(5月21日)的社論中語出威脅:要讓「台灣的邦交國基本歸零」、或者讓解放軍的軍機軍艦朝台灣近一點來宣示主權等。

中共鷹派對台灣的威脅言猶在耳,中國第13屆全國人大會議就於周五(5月22日)直接對香港下重手,決定繞過香港立法會的程序,公布制定「香港版國安法」,預計下周四(5月28日)表決通過後,未來將嚴懲四類在港行為,包括顛覆國家政權、分裂國家、恐怖活動和外部勢力干預。此舉引發了國際社會強烈的反彈聲浪。

針對中國一連串對台、對港問題上的強硬立場,觀察人士表示,中國的高壓手段恐適得其反,不僅威脅到香港長期的穩定、衝擊到香港與中國大陸的關係、兩岸關係,也只會讓港台人民對其更加反感、進一步推升原本力道就不小的反中浪潮。

兩岸政策協會秘書長、民進黨前中國事務部副主任張百達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指出,過去四年內,中國已挖走台灣7個邦交國,雖然北京出手挖台灣外交牆腳已不是新聞、且中共當局也尚未形塑讓台灣零邦交國的正式決策,但中國若持續在軍事和外交上打壓台灣,只會讓兩岸關係更僵持、更對立,台灣人也會對北京的觀感越來越差,反而不利於中國對台的統一訴求。

零邦交國反效果

他說:「台灣民眾會不會覺得,北京這樣的做法讓台灣在國際上沒有空間的話,在政治上會不會走到另一種極端的反應,那種(追求獨立的)反應可能不是北京所樂見的,我想,這北京要去評估。」

張百達說,中國常批評民進黨或境外勢力煽動台灣人反中,但其實,台灣社會之所以反中往往是中國對台打壓所導致的。

根據自由時報報導,前美國國防部印太安全事務助理部長、現任華府智庫「2049項目研究所(Project2049 Institute)」主席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周五(5月22日)也在美國的一場視訊研討會指出,中國對台政策失敗、一國兩制在台灣沒有市場,完全「是北京自己造成的」,而且中國對台打壓越深,國際社會、包括美國對台灣的支持度也會更高。

地緣政治來分析,中興大學法政學院院長蔡東傑說,台灣問題現在已升級為美中問題,也就是說,台灣利益已和美國利益捆綁在一起,而台灣也成為美國對中國的籌碼之一,因此,基於台灣的戰略位置,中國任何對台灣的打壓,都會被認為是衝著美國來,也因此,短期內,他認為,中國因為沒有能力與美國抗衡、所以不太可能對台灣硬起來,而這種零邦交國的鷹派威脅也可能僅流於口頭,兩岸之間應會繼續維持著冷和平的關係。

台灣問題升級為美中問題

蔡東傑告訴美國之音:「如果是只是兩岸關係,對中國來說的話,它可以軟硬兩手、都可以很靈活去使用,可是它上升到就是美中關係的時候,那其實反而對它來說,它(中國)是有很多很多的忌憚,它必須要很嚴肅以待這些事情…事實上,你(中國)要對抗的不是台灣、而是美國,所以,嚴格來說,我覺得,短期之內,一兩年之內,兩岸之間還是冷和的狀態。」

這也就是說,台灣有美國罩著,如果中國真的挖光台灣所有的邦交國,會不會反而引來美國報復,例如讓台灣總統直接出訪美國,大踩中國的紅線,這是中國要打好算盤的地方。

蔡院長說,台獨和藏獨,對中國來說,是境外的分離主義問題,雖然中國矢言處理,但因為不在其主權範圍內,中國很難控制。

港獨就不一樣了,蔡東傑說,中國原本將香港問題視為準境內的分離主義勢力,但隨著去年波濤洶湧的反送中運動,香港問題有上升到准境外分離主義的態勢,這也是為什麼,今年人大要急於透過港版的國安法,把香港問題從准境外問題、拉回到准境內的主權問題。

香港問題位階:准境內、准境外?

蔡東傑說,透過港版國安法,北京現在「只是先把它的線畫出來,就是把香港跟所謂境外勢力的那個線畫出來,把它主權的聲索線先確認下來後,其實,(未來)六個月來才是(它)靜觀其變的概念,就是,六個月之後,到底它(中國)怎麼去落實國安法,就是說,它還是留下一個伸縮的空間,讓自己去落實。」

這也就是說,人大下周必然通過港版國安法,但如何落實和手段有多強硬,未來六個月會是觀察期。

蔡東傑說,至於國際對香港問題的關注是把兩刃劍,正因為反送中運動引發國際關注,因此給了北京維穩的急迫性。他說:「其他的國家越是聲援香港,它(中國)的手就下得越重,這是一定的,也就是說,如果只是香港鬧,大家(國際社會)就冷眼旁觀,其實它(中國)也有容忍的空間,因為它(港獨勢力)也長不了太大,可是今天如果大家(國際社會)一起去灌溉它的時候,那它(中國)非得把它(港獨勢力)給放水掉。」

尤其來自台灣的聲援,對香港問題有加乘的效果。因此,蔡院長說,中國除了要一定程度壓制香港內部的反對勢力,接下來,也會試圖切割台港之間的連結性。

然而,若香港失去境外勢力、包括台灣和國際的關注,香港人的前途會不會落得像新疆一樣,被北京一再地以境內分離分子的問題,不斷地下重手維穩,這也是令外界非常擔憂的地方。

國際聲援香港

1989年六四天安門運動學生領袖吾爾開希說,港版的國安法意味著,香港人過去透過抗爭要爭取的所有自由,中共不僅不給,就連過去承諾過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也都會全部收回。因此,他呼籲,國際社會應加大對香港的支持並施壓中國。

他說,中國「這個政權是色厲內荏的,壓力從來都是有作用的,只要全球自由的世界面對中國的直接的威脅,終於覺醒,然後回過頭來,用正確的態度與中國來直接的對抗的話,不利一定是中國。」

他說,美國的角色尤其重要,因為中國今日的蠻橫,是美國和國際社會過去20-30年來的姑息、縱容和「綏靖政策」所造成的,因此,他希望美國能登高一呼、帶領全球來導正中國對自由和民主價值所帶來的破壞,不過,他也提醒美國,所有對中國的牽制不能只流於口頭的警告,必須伴隨實質的懲罰,才能讓中共領導班子因實質利益受損而有所屈服。

張百達則呼籲中共應落實承諾、而非用高壓手段來壓制香港,他認為,港版國安法一通過,中共設在香港的國安部門,將更嚴厲掌控和處置在港的境內外人士,外部勢力在香港活動可能受到高度壓制,但此法也會影響到香港長期的穩定、以及香港與中國大陸的關係,甚至有可能進一步激化香港的街頭抗爭,反而不利於中共的維穩方針。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