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範疇:香港國安法 北京跨過奈何橋

作者:

中共的立法花瓶「人大」(人民代表大會)將對香港實施國安法。跨出了這一步,等於已經向世界各國宣告了一條分界線:你要站在線的這一邊,還是那一邊?

1984年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是一份國際契約,其中載明香港受基本法管轄,自1997年開始50年不變。此後香港的所有國際地位,包括以獨立關貿實體參與WTO,美國在「香港關係法」下所提供的特殊地位,都基於這份國際契約。而之前的佔中運動和去年的反送中運動,都起因自北京企圖強迫香港居民自動放棄基本法的核心權利。

在導致葬送數千港人性命後,如今北京強渡關山,不惜撕毀「中英聯合聲明」,這樣一來,英國在法理上也可以要求WTO取消香港的實體地位,美國也可以理所當然的取消對香港的所有特殊待遇。甚至,中共跨過的這條國際紅線,有朝一日也可能成為美國撕毀「美中三公報」的案例援引。

現在箭已經離弦,正如跨過了分隔陰陽兩界的奈何橋,沒有回頭的餘地了。然而,中共在踏上奈何橋之前,忘記了喝那一碗孟婆湯,因而,再度投胎轉世也就不可能了。

潘朵拉盒子已打開,十八層地獄之門鎖都咔嚓一聲脫落;想不到更好的形容語,抱歉用一句英文粗話來描繪接下來兩周到六個月將要發生的情勢:Shit is going to hit the Fan,屎團被扔向轉動中的電風扇!

這,都因為香港這彈丸之地!歷史會記載,香港只是積雪中的一片雪花,但卻是造成雪崩的那一片;駱駝身上已經有千斤稻草,中共人大的香港版國安法是最後那一根稻草。

去年下半年,寫了不下數十篇有關香港局勢的分析和評論。總結出來大致如下:香港是中國經濟幾十年來的金雞母,在中共黨內鬥爭病情惡化時又扮演了中國經濟體外葉克膜(ECMO)的角色。扼殺香港,等於中國自我拔管,只有在以下三種情況下,中共才會不給香港留下任何餘地:1)黨內派系鬥爭到了喪失理智的地步,必須在香港地盤上決一雌雄;2)世界政經大局、國內社經壓力,真正的威脅到一黨專政,黨內派系情急達到共識,以香港為人質,綁架世界經濟,脅迫各國選邊站;3)與美國進入攤牌狀態,以香港為戰場比賽誰先眨眼,看美國敢不敢冒著經濟被「攬炒」而對中共打出七傷拳。

正常情況下,中共沒有和美國拼搏的實力。但當下在來路不明、爆發自武漢的全球肺炎疫情下,正是一個靠「比爛不比好」戰略脫身的難逢時機,這正是中共某頭領所說的名言:我們中國人民吃三年草都能活,你們美國人能嗎?西方人能嗎?

去年年底才由參眾兩院兩黨全票通過、總統立即簽字生效的「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的美國,會先眨眼嗎?我想是不可能的。

疫情重創下的世界各國,會選擇站在中共這一邊嗎?我想多數國家還不想選邊,但是,香港這片雪花、這根稻草,已經被北京用來作畫線工具了,各國不選邊恐怕不行了。

中共會先眨眼嗎?我的看法是,現在眨眼也已經來不及了。北京只能雙眼睜大一直瞪到底,看看全球經濟現實下有多少國家敢於被攬炒?全球疫情有沒有第二波?香港人在疫情下還有沒有力氣爭取雙普選?

港人抗爭若再起,習班子在港版國安法下必然出重手,而美國也必然隨著「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行事。香港的物流、金流、人流勢必萎縮至中國 大陸水平,金融服務業和美元資產外逃的結果,就是與美元掛鉤的港幣落入美元外匯存底不足的窘境,因此,北京放棄港幣乃成為大概率事件。倘若事態演變到美國祭出制裁中國的美元流動性這地步,中共政權就只剩下法西斯化這條路了。

港版國安法對台灣的衝擊禍福參半。台灣金融界與香港相關的資產曝險額,去年金管會的統計數字是一兆兩千億台幣左右,而民間企業、大叔大媽在香港的曝險總額,就只有天知道了。有人期待香港的金融業務會一部份轉移到台灣,這有點痴心,以台灣金融法規的僵硬和國際業務人才的缺乏,金流即使過來也不過是把台灣當臨時停車場,台灣若不加速提升金融環境,也就只能收點停車費罷了。

倒是香港的大量人才,可以幫助台灣的國際化。過去半年間我反覆呼籲的「香港人才沙盒專案」,新任政府應該下功夫了。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