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LunaLee:我家我城在香港 我若放棄 誰衛我城?

—我家 · 我城 · 以後

縱使時代黑暗,世態荒謬。心,在香港;家,在香港——

用二十一年的不吃不渴置業;近六年的等待輪候公屋;以多於一半的每月入息支付昂貴租金。身在香港,家,從來得來不易。

小時候,那個家在元朗。一個人口疏落的近郊小區,區內高樓娛樂不多,生活未見五光十色卻有著一份自得其樂的簡樸。奈何叢林不敵發展,短短十數年間,小區已搖身一變成為一個住宅項目林立的新市鎮,隨著人口增長及邊境水貸客的頻繁活動,區內大型商場進駐,連鎖店、金鋪、藥房應運而生,昔日小店老店日漸式微無奈結業。

世界變了樣卻未減心中情意。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晚。一幕幕血流披面、遍體鱗傷的畫面呈現,大量身穿白衣,手持藤條及木棍等武器的人士無差別襲擊民眾。一夜無警時份,警署落閳、九九九報案熱線失效,警方施然到場並聲稱未見有人持有武器打鬥。那熟悉的地方與人物,一夜陌生。

本人,謹以至誠作出宣言,……以不畏懼、不徇私、不對他人懷惡意、不敵視他人及忠誠、努力的態度行使職權,執行職務……

二零二零年四月,葵涌警署一名警長涉嫌妨礙司法公正被捕。案情指出該警長有份自編自導策劃、誘使他人擺放汽油彈。同月,天水圍警區十名休班警於宵夜期間捲入傷人案件,一名警長與警員席間發生爭執,一名女警欲上前勸交卻遭該名警長以玻璃樽打傷頭部。

二零二零年五月,西九龍總區反黑組一名警長與另外三名男警涉嫌監守自盜,偷取毒品案中的證物,接近二十五公斤的冰毒轉售圖利。至近日,多名警隊高層被傳媒揭發涉嫌僭建及霸佔官地,當中更包括警隊一哥,警務處處長鄧炳強

我若放棄,誰衛我城?

——————————————

我家·我城

父親在早期經由水路偷渡來港,後來與身在 大陸的母親相識相知、結婚產子,過著中港兩地漂泊的日子。隻身一人在港辛勞工作,流盡血汗築成妻兒在老家的幸福生活。老家的房子從荒蕪平地,到一樓、二樓、三樓,每一層都是靠父親勤勞苦幹賺錢分段建成。由於中港兩地往返需時,一家團聚的時日不多,細想父親每次回鄉總會帶上大的小的衣服、玩具和零食給予子女,彷彿把長時間累積的思念與掛牽一一展現。每次的重聚是短暫美好,迎接的卻是未來長久分離——

七歲那年,終於以香港人的身份踏足這個既璀璨又陌生的城市。那一夜,城裡節奏急促,人來人往。仰望四周高樓,萬家燈火,一家四口卻漂泊奔波,無處為家。家,從來得來不易。

縱使時代黑暗,世態荒謬。心,在香港;家,在香港。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Matters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