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翼裝飛行女生殞命:捧殺、活法和有錢人的世界

1

5月18日,在張家界天門山失聯女翼裝飛行員——女大學生劉安,相關搜救人員稱找到時,女飛行員已無生命體征。

▲網傳翼裝飛行女大學生殞命現場

在劉安的社交平台可以看到,她是一名95後女生,熱愛極限運動。她曾公開表示「我為自己而活,我不後悔我的選擇,我會堅持我選擇的路。」

▲女大學生劉安生前照片

時至今日,女飛行員的母親因為悲痛,並未對此事發聲。

下面是劉安最後一跳的視頻:

2

搜尋工作塵埃落定,但網上激起的輿論旋渦發酵正濃。

為翼裝飛行而死亡,值不值得?

相信每個看過這個新聞的人,心頭都會閃過這個疑問。

據說,女孩這次是商業拍攝。

之前看過一個視頻,是退休個翼裝飛行愛好者說的一句話:

「玩翼裝,只要不是為了名和利而飛,你會飛的很安全」

高空往平地飛和在山間飛行完全是兩個概念,山間一個亂流翼裝根本沒法控制,翼裝飛山間一個亂流人就沒了。(也只是相對來說,本身這項運動風險就大,只是說高空飛平地相對好點,不是說就沒風險了)

所以隨著了解的不斷深入,越來越有人質疑:

她死的不酷也不傳奇,有被「捧殺」的嫌疑!

關於這次事故,幾位圈內人接受採訪都表示,她的500多跳經驗中,其中300高空跳傘和200多高空翼裝飛行跳,基本都是在迪拜跳的

迪拜有哪些特點呢:

天氣極好,沙漠視野開闊,萬里無雲

有專業的俱樂部管理

專業的氣象監控

專業的教練配同

一天甚至可以跳六次以上

是刷等級考證書的好地方

備註說明一下:證書等級是按跳的次數來算的,不限地點

這裡的問題就是,你在同一個環境里很安全的跳500次,或者50000次能增長多少經驗呢?

舉個例子,相當於你玩遊戲只刷最初級的那個副本,雖然次數刷上去了,等級升了,但實際上打其它副本BOSS的應變能力和經驗幾乎沒有。

所以她跟國內外在不同地點上萬次跳飛的頂尖高手們相比,她不但跳的次數很少,跳的環境單一,尤其在陌生環境飛行應變的經驗和心理承受的能力更少,很顯然她沒有駕馭天門山翼裝飛行的能力,更別說這次的飛機山間跳飛,山間極其危險,亂流氣旋多,飛行中一旦偏離方向撞到任何東西都很難生還。

尤其是商業拍攝行為講究成本和效率,有時候甚至會不考慮天氣因素,冒險一跳,已經死在天門山的翼裝飛行大佬就有兩位了。

她這個履歷去參加商業拍攝真的很有問題。

為什麼找她來拍攝而不找其它的頂尖高手?

其實不難想到,一個年輕的女性更容易營銷炒作,進而產生話題,比如呼應一下「後浪」。

說這話的那位圈內人(不便透露姓名)1200多跳都認為自己是初學者,跟她伴飛的攝影師都有2500+跳的經驗。

某些自媒體公眾號吹捧她是圈內女神也是很扯淡,過度吹捧很誤導業餘的極限運動愛好者。

她在這次事件之前已經被網民們吹捧成業內大神女神了,各種恭維的話羨慕的評論可能影響了她對自己實際能力的判斷。

這類圈子對美女都是很寬容的,因為女性太少。

所以,年輕漂亮就是正義,人人都會花樣誇你,贊你,捧你,可惜,這些誇讚不能替代真正的專業能力。

她從2016年玩滑雪開始,幾乎一年換一個運動,滑雪、潛水、帆船、衝浪、跳傘、翼裝飛行,一個接一個的玩,她可能追求刺激的閾值越來越高,羨慕她為她點贊的人也越來越多,玩的也越來越危險,其實這裡面每一項運動,都需要至少認真的練個三五年以上,才能稱得上專業人士。

總結來說,她的運動生涯走的都很順,然而這次山間飛行危險性太大,超出自己的實際能力水平,不幸遇難。

所以,玩極限運動要認清自己的能力,擺正心態,避免不良商人和媒體因為利益需要的過度吹捧;保持冷靜,不讓虛榮心影響自己的判斷;飛行前認真做好準備和防護措施。

翼裝飛行的死亡率已經從最初的30%以上降低到千分之幾了,她也許可以不死的。

3

回過頭來,我們在來聊聊,年輕人是否值得,或者被鼓勵去參加極限運動。

這是沒有標準答案的問題。

但我在這裡想旗幟鮮明的亮明觀點:

我不建議任何年輕的朋友再去參加這項活動。

以下是一位過來人的心路歷程,看完相信會有啟發:

我曾經也熱衷過你們所說的「翼裝飛行」,曾在南非飛過,也和國內的俱樂部打過交道。

這項活動說起來圈子非常非常小,而且前期投入成本非常高。

不像大家想像中的,像蹦極一樣,只要穿上翼裝,就可以去試一試。

在真正第一次飛行之前,每個人都要經歷成無數次的訓練,而且沒一次訓練,都要花費不菲。

但這些不重要……

帶我進入這個圈子的,是一個白人老哥。

他一開始跟我說,

參與這項活動,你一定要衡量好,確定你能承擔那些風險。

然後,他又跟了一句。

「不過你一旦飛起來了,你會用不一樣的眼光重新看待生命和死亡。」

那時真的感覺,我找到了生命的價值。

人類偉大的探索精神、在生與死的臨界點不斷徘徊……

可是我錯了。

從2015年起,我再也沒參與過這項活動,回到了校園,本本分分完成我自己的學業。

有人說:劉安作為女大學生,是成年人了,她明白自己的風險,她知道自己會面臨死亡,她是在追求自己愛的事物的過程中死去的。

但我也堅決反對這種論調。

因為只有真正在迎接死亡的那一刻,你才會知道死亡在天平上的砝碼,有多沉重。

重到一切都換不回來。

不幸的是,我那次,也是降落傘打不開,錯過了最佳的開傘高度。

不過,幸運的是,

降落傘最終還是打開了。

最後,只是一個腿骨折,劫後餘生的舒暢,讓我直接放棄了這項活動,甚至成為了最堅定的反對者。

死亡真正來了,才是真的後悔。

我只是希望各位選擇所愛之時,起碼找一個保險一點的、有回頭路的。

在意外之前,起碼,你能喊一聲「我真的後悔了,讓我活下去吧!」

每個人內心都有英雄主義的情節,但是不是每個人都是英雄。

起碼,在書桌前,都還忍不住玩兩分鐘手機的,真的不是。

4

最後,跳開這件事,想談一談有錢人的世界。

所謂沒吃過豬肉但見過豬跑,我要說的可能非常違背一些人的常識,那就是:有錢人的生活其實真的有些枯燥無聊,至少是比你想像的要枯燥無聊的。

因為在你收入很低的狀態下提高收入,你的生活質量改變是非常明顯的,比如你可以白飯換肉,可以鴿子籠換別墅,可以電驢子換小汽車,這都是能夠帶給人劇烈快感的事情。

但是之後呢?

當你的收入和財產非常高了之後,你發現合法的娛樂其實還是就那些。

吃吃喝喝?

最貴的東西也沒有就好吃到哪裡去。

生活享受?

達到一定程度之後再加錢也沒啥變化。

玩女人?

兄弟,就算你渾身是鐵又能捻幾根釘呢。

這些基本的享樂能帶給有錢人的享樂實在太過蒼白。

有錢人發現他們的錢根本買不來更多的快樂,他們只能想別的辦法去獲得快樂。

有的境界比較高的人會走到馬斯洛需求曲線的最頂層,在知識的海洋中追求探索的快樂。

這種人是真·人上人

但數量少得可憐。

很多人繼續在自己的事業里耕耘,錢對他們只是數字,不是為了花錢享樂,而是一種自我實現的滿足。

粗淺的比喻,你可以想想馬雲馬化騰,支撐他們繼續努力的絕對不是花錢享樂的快感。

更多的人就是在低級的滿足中徘徊,洒洒錢,讓一堆人簇擁著,享受當皇帝的感覺。

還有很多人為了享受普通人享受不到的快感走上了歪路,開始碰一些不該碰的東西,最後家破人亡。

但是最後還有一種人,他們也想去享受普通人享受不到的快感,但是心裡有底線,不會去碰那些不該碰的東西。

那實現起來就只有一種方式,就是極限運動。

極限運動之所以能帶給人快感,其實恰恰是因為它的死亡率高。

要是單純為了那點腎上腺素,蹦極就可以,可是那有什麼意思?

死亡率約等於零,蹦過幾次之後你在心理上就不把它當回事了。

而翼裝飛行不一樣,它的死亡率極高,這是客觀存在的。

因此只要你倖存下來,你就會有一種極強的劫後餘生快感,這是任何快感都比擬不了的。

除了翼裝飛行外,許多有錢人還普遍喜愛比如無保護攀岩、高山滑雪、超低空跳傘、無動力帆船等等等等。

其中很多項目本身遠沒有蹦極刺激,但是死亡率甚至比翼裝飛行還要高。

他們圖的其實就是這個死亡率,死亡率越高,活下來之後的快感越強烈,這是我們這些普通人永遠得不到的快感(也不想得到)。

不過在我看來,只要願賭服輸,足額支付救援費用,同時如果發生了風險不要怪社會,不要罵政府,自己承擔,那其實這種追求刺激的方式,也不應該反對,也不應該過多干涉。

一個人一個活法,不應該管太多。

不過要是給社會添了麻煩就不對了。

但是話說回來,馬克思不是說過:

人是各種社會關係的總和。

這個世界上又有幾個無牽無掛的人呢?

如何在自我追求和責任擔當之間平衡,恐怕是一個說不盡的話題了。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讀思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