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謝田:美俄為何空間合作封殺中共

作者:

美俄為何空間合作封殺中共?這是一個有些令人不解的事。圖為俄國的聯盟號(Soyuz)運載火箭2019年9月23日在哈薩克把美國的宇航員Jessica Meir和俄國、阿聯酋的宇航員送入國際空間站(ISS)。

今年5月5日,中共的「長征五號B」火箭在海南文昌首次成功發射,但是該火箭搭載進行的、首次試驗驗證的貨物返回艙和試驗船,則在返回過程中出現異常。按原先的計劃,這枚長54米、重849噸,可將22噸的貨物送入近地軌道的火箭,搭載了一個貨物返回艙試驗艙,以及一個新一代的載人飛船試驗船,兩者原本計劃在6日和8日返回中國的東風著陸場。但該火箭發射完成後,該返回的部分卻以不受控的方式墜毀。火箭殘骸預測於11日下午進入大氣層,墜毀地點就在美國加州的外海,所以美國太空軍一直緊緊盯著這個中共發射物的動態。

今年中共的火箭飛行頻頻出現異常,發射任務接連失敗。3月16日,海南文昌航天發射場進行的長征七號改中型運載火箭首次飛行,結果火箭飛行出現異常,發射任務失敗。4月9日,四川西昌衛星發射中心使用長征三號乙火箭運送衛星升空,升空後不久就爆炸墜落,發射失敗。連續三次失利,長征三號、五號、七號接連失敗,體現了中共航天發射的根本性短板,中共試圖搶佔國際衛星發射市場的努力,因為火箭和衛星成本增加、發射周期延長和質量控制不力等因素的疊加,變得更加渺茫。

中共火箭失利,衛星也不妙。今年3月24日,委內瑞拉一號衛星在太空突然失效。該衛星也是由中共研發,2008年用長征-3B運載火箭送入軌道的。原本預計使用壽命為15年,但離2023年到期還有三年,衛星偏離軌道,並停止運行。

火箭發射屢屢失利,除了上百億人民幣的損失,也導致中共整個航天計劃的推遲,從東方紅五號衛星平台、嫦娥月球計劃、螢火火星探測器,到天宮空間站的建設,都受到影響。美國自由亞洲電台引述專家的話認為,中共發射火箭的失敗率急升,是因為中共火箭的發展,完全依賴於美國的晶片。中美貿易戰導致美國限制出口晶片到中國,從而造成對中共軍事技術發展的打擊。航天晶片中共要自己研發,因為科技不夠成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中共謀求自己開發火箭和航天技術,甚至要自己建立空間站,不僅引發人們的好奇和疑問。中國為什麼不加入國際空間站呢?冷戰時期的對手美國和俄羅斯(前蘇聯),都可以在國際空間站項目上聯手合作,為什麼中國不能加入進來?

國際空間站(ISS)於1998年正式啟動,中國從來就沒有加入過。在隨後的許多年,中共一直試圖加入國際空間站,但一直沒有成功。國際空間站的合作國家,有美國、俄羅斯、日本歐洲加拿大。中國不但沒有作為國家隊參與,連中國籍的宇航員也從來沒有機會踏足空間站,雖然來自18個國家的230名宇航員,包括亞洲的日本、韓國、馬來西亞的宇航員,都踏上了這個空間站!雖然中國說服了歐洲空間局允許中國加入,但美國堅決反對。在2011年,美國乾脆通過法律,正式禁止中共加入這個國際宇航和空間探測的科學實驗和合作項目。

實際上,中國的神舟飛船因為是脫胎於俄羅斯的技術,其生命支持系統,對接系統、太空服,都來自於俄羅斯聯盟飛船的技術,所以中國的神州號完全也可以像俄羅斯的飛船一樣和國際空間站對接,這在技術上是完全可行的,但是在政治上卻是不可行的。

早在1975年7月,美國和前蘇聯就開始了載人的航天合作計劃,這是人類歷史上的第一次,叫做阿波羅–聯盟測試計劃(Apollo-Soyuz Test Project)。從冷戰到軍備競賽,到空間競賽,再到空間合作,美蘇兩國似乎在開國際玩笑,讓全世界目瞪口呆,他們究竟在玩什麼把戲?阿波羅–聯盟飛船對接的20年之後,兩國催生了這個新的國際空間合作項目:國際空間站(ISS)。

說來有趣,美國和俄羅斯兩艘太空飛船對接的阿波羅–聯盟測試計劃ASTP,其最初的想法,還來自美國1969年的一部科幻電影,描述的是蘇聯太空船,救援了美國的阿波羅團隊。當兩個國家的決策人士意識到了這種空間救援、合作的必要性,政治上的分歧就被放下了。1975年7月15日,美國的阿波羅飛船和蘇聯的聯盟19號飛船,在各自國家相隔七個小時陸續發射,然後7月17日在太空對接成功。幾個小時後,兩國的宇航員在太空第一次握手。本來是安排在英國上空握手,但最後是在法國的上空舉行。兩國的航天器還暫時分離,然後再度對接,再用聯盟號的發動機推動整個航天器。

按理說,美國沒有理由與蘇聯合作,後來繼續與俄羅斯合作,因為在空間合作的時候,會分享許多的機密和科技成果,而這些科技成果會很容易用于軍事用途。美國當時也確實是這麼想的,擔心俄羅斯會將這些空間技術用于軍事目的。但美國挑戰者號太空梭的失事,改變了兩國之間微妙的均衡,美國不得不依賴於俄羅斯的火箭來繼續提供地面和國際空間站之間人員和物質的輸送。

美國和俄羅斯雖然各自有上千枚核武器、洲際彈道導彈在互相瞄準著,還有大量的潛射彈道導彈在海底游弋的潛艇中待命,但兩國又同時在與導彈技術密切相關的空間技術上高度合作,互相依賴。蘇聯解體後,美國甚至購買了上百台前蘇聯的火箭發動機,這些發動機雖然並不非常先進,但相當可靠、耐用。不僅如此,今年5月初,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向美國總統川普(川普)和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發送電報,慶祝在歐洲的二戰勝利日(Victory in Europe)。普京強調,有必要重新啟動國與國之間的合作,以解決當今的問題。

所以說,美俄如今不僅在空間方面合作,一起封殺中共,還在其它方面展示出合作的願望。一般認為,普京藉第二次世界大戰紀念日之際發出的橄欖枝,是希望在全球都面臨突如其來的中共病毒(冠狀病毒)疫情之際,與華盛頓重新建立關係。川普總統治下的美國,似乎也不排除這種潛在的關係。但如果美國和俄羅斯建立戰略性的夥伴關係,那又能是針對誰呢?除了中共這個最後的共產主義政權,還有哪個敵手值得美國和俄國這樣的合作?

四月底,俄、美首腦共同發表「紀念易北河會師」的聲明之後,五月普京與川普還緊密合作,以達成一項全球石油的減產協議,以穩定世界能源市場。美方還和俄羅斯在對抗中共病毒(冠狀病毒)疫情的時候緊密合作,互相提供口罩和個人防護用品及醫療設備。

顯然,美、中、俄的三角關係,因為這場瘟疫,已經發生了微妙的變化。普京希望俄羅斯和美國站在應對「全球挑戰的最前沿」,需要兩個國家可以為確保國際安全與穩定作出大量努力,也要求英國等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盟友團結起來。但這個新的聯盟並不是針對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軸心國」,新聯盟不僅不排斥德國和日本,還會把二者緊密地融合進來。反而是二戰同盟國之一的中國,因為在中共的統治下變了質,現在看來是新聯盟的新對手、新敵人了!

美國不害怕空間科技、空間技術被俄國抄襲或剽竊。不管是出於自尊心,沒有資金的支持,還是缺乏逆向工程的能力,俄羅斯如今似乎都沒有展現出這樣的意願。但中共不同,中共在毫不掩飾、恬不知恥地在無所不用其極,拚命地偷竊美國的各種科技,囫圇吞棗,也照貓畫虎。俄國從蘇聯脫胎而來,沒有了前蘇聯的財富和體質,即便有部分航空航天的能力,但無力繼續研發,技術優勢不再,只是原有的老式火箭還很可靠,可以使用,並且價格低廉。俄羅斯從軍事上對美國形成挑戰現在已經不可能,從未來的趨勢看,對西方構成威脅的能力,也越來越弱。

但中共不同,中共集全國體制,財力比俄羅斯雄厚,還利用了國際化的優勢,利用過去三十年佔盡美國的便宜、大筆賺進的外匯資本,還利用中國人民聰明的頭腦和吃苦耐勞的精神,在全力追趕、試圖侵蝕美國空間技術的優勢。中共偷竊技術,肆無忌憚,其軍事用途和軍事目的,非常的明顯和明確。美國對此心知肚明,也開始嚴加防範、處處堵截。只是呢,可惜了中國的一干優秀的航天人才和從明朝的萬戶開始的國人探索宇宙的努力。

與此同時,美國的航天計劃,已經從政府走向了民間,走向商業化,開始迸發出強大的生命力和可持續性。美國宇航局NASA)日前宣布,兩名宇航員將於5月搭乘SpaceX製造的火箭到國際太空站。NASA將再次從美國的土地上,將搭乘美國製造的火箭的美國宇航員送上太空。

說到底,中國人不能參加國際空間站,不能加入國際社會探索太空的努力,不能貢獻中國人自己的聰明才智,枉費了我們祖先發明的火藥、火箭,還都是中共的錯。是中共種下的禍根,是世界對共產黨政權的不信任,才導致了中國人在人類一起探索太空之時,形單影隻地發展自己可憐的科技,只能望星興嘆。據悉,中國的神舟七號飛船甚至在不到50公里遠的地方,從國際空間站旁邊飛過。中國和世界的距離,由於紅朝的因素,依然是那麼的遙遠。

本文轉自671期【新紀元周刊】「商管智慧」欄目

http://www.epochweekly.com/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