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議長:中國大陸為自由而戰的戰士 我們支持你們

—【思想領袖】怒斥中領館的議長:中共非中國

威斯康星州參議院議長羅傑·羅斯表示:中共領事館厚顏無恥企圖操縱美國,顛覆民主程序通過虛假決議!全世界應團結一致譴責中共,與善良的中國人站在一起,讓中共不再有權力控制中國人!(大紀元合成)

羅斯:「我堅信,現在可能將是中國大陸的轉折點。我覺得全世界不僅僅需要團結一致譴責中共說謊、掩蓋中共病毒疫情。你不需要四處尋找就會看到整個世界遭遇到的經濟災難和人民的困苦,很多人死去,很多人染病。如果我們能夠讓中共為這一切負責、為他們大規模地踐踏人權和暴行負責,現在就是我們站出來反對中共、讓善良的中國人知道我們和你們站在一起、但是我們反對你們政府的時候。

「我認為這將有效的激勵、鼓動善良的中國人在將來做正確的事。我們期望有一天中共不再有權力控制善良的中國人。」

在本期節目中,我們將訪問羅斯參議員。他是威斯康星州參議院議長,並且是參加過伊拉克戰爭的退伍軍人。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為什麼中共領事館發函給威斯康星州羅傑·羅斯參議員(Sen. Roger Roth),厚顏無恥地顛覆我們的民主?中共對冠狀病毒全球大爆發造成的死亡和經濟損失應該負何種責任?為什麼羅斯參議員建議議員們公開針對中共而同時又和中國人民團結一致?

楊傑凱:羅傑·羅斯參議員,歡迎您做客《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羅斯:我很高興能來到這裡。

中領館發信要參議院通過決議讚美中共 遭怒斥

楊傑凱:不久前,您收到了一封來自中共駐芝加哥總領館的離奇電子郵件。郵件上說威斯康辛州參議院應該通過一項決議,肯定中國在與國際社會和世界衛生組織分享資訊方面透明、迅速。我們有些觀眾已經聽說過這件事,但是我想請您告訴我們到底發生了什麼。您收到了這封電子郵件。發生了什麼?

羅斯:好。2月26日中共領館第一次與我聯繫,說希望我能在威斯康辛州參議院通過一項決議。這個要求最匪夷所思之處是他們給我提供了決議文本。這種事情我可是從未見過。大體上他們想讓我們讚美中共在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上的做法。我看了看郵件,看到發件人地址是hotmail。我馬上想到這是詐騙郵件,就把它刪了。

大約一個半星期以後,他們又跟我聯繫,說「我們想跟進我們發給你的第一封郵件,想問你能否在州參議院通過這個決議。」我於是囑咐工作人員做點兒跑腿活兒,核對一下這個郵件地址。他們去查了。我想在3月的第三個星期,我們最終得到確認:這的確是從中共總領館發出的電子郵件。

事實上我們通過一些渠道得知,中共慣於在駐美使領館公務中使用私人郵件,因為走官方管道速度太慢。到了3月的第三個星期,我認識到這封郵件是真的。

中共兩次與我聯繫,讓我們通過決議讚美他們處理中共病毒瘟疫,而當時病毒正在美國傳播,從東、西海岸向美國腹地推進。那時威斯康辛州也處於封閉狀態,只有關鍵性企業可以運營。大部分人都被要求待在家裡、室內。

我當時百感交集,坦率地說,我怒不可遏,我這樣對我的工作人員講。我讓他們記下我的回復:「尊敬的總領事:混賬(nuts)!致敬,羅傑·羅斯參議員。」

郵件就這樣發出了。我堅持我的想法,以前我從未見過外國政府企圖破壞我們的民主程序,操縱我們通過虛假的決議。我從未見過如此不要臉的做法。

中共把觸角伸向世界各角落 顛覆民主

楊傑凱:這可真有趣。首先,我想確切知道您說的nuts是什麼意思。我想他們開始不明白,可是這個詞真是一語中的。這件事存在顛覆民主的問題。您能否深入談一談,然後我們再談決議?

羅斯:可以。你看到目前中共把觸角伸向了我們世界的每個角落,伸到了我們的商界、學術界、政界。他們試圖用大力氣改變(中共病毒)的敘述方式。他們關於處理疫情的輿論令人非常不安,他們卻試圖控制和改變世界的公共輿論。我猜測這就是他們與我聯繫的用意,其危險性在於他們絕對是在顛覆或者企圖顛覆民主程序。

我們代表威斯康辛州的民眾,我們的州眾議員和州參議員作為一個整體代表州議會施政。這種我們允許諸如中共的外國政府影響我們在威斯康辛主權州通過什麼決議的想法令人極度不安。我覺得人們,不只是美國人,而是全世界人都要警惕,中共正在企圖滲透、顛覆我們在我們國家的所作所為,以獲得他們的合法性。

中共自認發信很正常「讓我不寒而慄」

楊傑凱:在《大紀元時報》,我們在過去的20年明顯地感到中共外宣所產生的一些影響。您談到的事情,我們都很熟悉,但是仍然感覺很有趣。整個中共病毒疫情,正如我們這個節目的嘉賓所說,就如同警鐘一樣讓人們看到中共這類活動的實質。其他外國使團給您發過這種性質的郵件嗎?

羅斯:偶爾有外國使團與我們聯繫。很多大國在美國都設有領館,包括在我們南面的芝加哥。我當然在其他各國代表訪問威斯康星州時會見過他們,他們想跟我打招呼,想告訴我他們正在做什麼,他們政府的目的。

但是我從未見過一個外國領館成員把一個決議交給我,讓我在威斯康辛主權州的參議院通過它。對我來說,這種厚顏無恥實在令人咋舌。最讓我們大多數人感到恐懼的地方或許是:他們竟然感到他們可以這樣做。

因此這不由得讓你產生疑問:我是否是第一個他們聯繫並要求通過一個決議、要求基於其立場發表一個公開聲明、或者在社交媒體上發聲的人?很難相信我是第一個。他們認為他們這樣做很正常、沒什麼不正常的事實讓我不寒而慄。

「推動一個真實決議,扯下中共偽裝」

這就是為什麼我如此堅定,在經過了憤怒的幾個階段後,我決定把它變成真正的機遇,推動一個真實的決議,扯下中共的偽裝,讓全世界都看到中共如何踐踏人權,因為我們見證了中共是如何處理瘟疫的。這是讓自由世界團結起來對抗中共並給中國大陸真正熱愛自由的人們以支持的一個機會。

楊傑凱:實際上我對詳細探討您的決議感到很興奮,因為我認為它包含了很多非常重要的方面。在我們討論決議之前,我想問:中共領館為什麼找到您?

羅斯:這個問題太好了。我也問過我自己,當然很多人都問過我。我能想到的唯一解釋是:如果你訪問威斯康辛州參議院的主頁,第一個看到的就是作為參議院議長的我。我的照片擺在首位,我的聯絡方式也在首位。人們一定會想,有問題就找他解決。

重申一下,中共提出這樣的要求對我來說非常震驚,因為我和中共還從未有接觸,我從來沒有去過中國,也沒有跟他們的領事館通過話。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的要求讓我感到很蹊蹺,很恐怖,他們竟然認為一個外國政府來到威斯康辛這樣的主權州,讓我們通過他們的決議很正常。

楊傑凱:就您所知,其他州、聯邦等議員,是否也被中共接洽過?

羅斯:我知道2月份國務卿蓬佩奧做過一個演講,我是在經歷了這一切之後想起來的。他在全國州長協會會議上發言,大意是告訴大家中共正在找機會秀肌肉、干預美國的政治。

事後我才看到他的講話。我看到之後,他解析、分享了中共在其它州活動的一些案例,講得都非常在理。儘管如此,這是我第一次看見他們把他們想要通過的決議遞給一個主權州的立法機構。

推動決議:揭示中共對中國及世界的傷害

楊傑凱:這太驚人了。現在您的決議處於什麼狀態?

羅斯:我已經把決議提交到了參議院。我們目前正處於抗擊中共病毒時期,所以參議院上周開了一個線上會議討論與控制瘟疫有關的議案。一旦疫情有所緩解,我們一定會返回,召開參議院會議。無論是在5月末還是6月,我們會回來,屆時我將全力推動通過這份決議,顯示我們和中國人民團結一致。我已經得到我的一些同事的積極回饋,他們都非常支持這個決議。

楊傑凱:我們來談談您的決議。就我所知,決議將全面揭示中共對中國——坦率地說——對世界的傷害。請您談一談。

羅斯:那個周末我一直在生氣。下一個星期剛上班我就對工作人員講,我們必須做好這件事情,我們必須通過一項決議,但不是中共想要的決議。我們發起的決議必須達到一種平衡:既要支援善良的中國人民,同時也把中共的暴行揭露出來。你將看到這個想法貫穿始終。

我這樣說,也真的這樣想,中國人是一個人類數千年歷史上偉大文明的繼承者,只是在過去的70年間他們被中共綁架了。

我對工作人員說,我要起草的決議需要突出這些要點,因為——也許你居住的地方不一樣——但是如果你在威斯康辛州首府麥迪森市街頭,詢問路人有關中共的問題,如果我們說:你相信在這個世界的某處有150萬維吾爾族穆斯林被關押在集中營嗎?不再多問,也不提地名,大部分受訪者會說,「那是不可能的,集中營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產物,今天已經不存在了。」可是它存在。

我認為大多數人不知道中共統治下發生的暴行,比如一胎政策、強制絕育、活摘器官、侵犯信仰自由等等所有這些事情。

我們知道有個中國大陸,有個政府,但是我們沒有把這些暴行和中共直接聯繫起來。我想要抓住這個機會詳細描述這個聯繫。在我們的決議中你會看得到。我們公布了這些聯繫。同時,我還想通過這個決議揭露真相,戳穿中共在全世界傳播、有關瘟疫的謊言。

中共從一開始就誤導世界

這些你也會看到。從一開始他們就說謊,試圖掩蓋真相,逮捕敢於說出真相的科研人員,銷毀了樣本,對全世界撒謊,對世界衛生組織撒謊,對美國撒謊,實際上是放縱瘟疫最終達到無法控制的地步,弄得我們要全球抗疫。

楊傑凱:你這裡談到中共在武漢爆發瘟疫上有預謀、故意地誤導世界。我對這種有預謀行為很好奇。您能否解釋一下其確切含義?

羅斯:我們知道中共政府早在去年11月中旬就知道爆發了疫情。12月初他們就知道病毒可以人傳人。儘管他們知道存在人傳人。但是他們公開宣布不存在人傳人,只存在動物傳人。他們蓄意這樣做體現在故意銷毀了病毒樣本。

他們本來應該允許美國和世界各國的研究人員接觸樣本,這樣我們不僅能夠幫助確認和預測病毒的傳播路線,而且能夠馬上著手開發疫苗。可是從中共發現病毒那一刻到錯失良機,他們不斷地向全世界傳播謊言。

他們對自己的人民說謊,對世界衛生組織說謊,對全世界說謊,我們聽到(他們說)這種大瘟疫是不大可能發生的。

我們——你、我、看我們節目的所有觀眾——真是太幸運了,在生命中的大部分時光都是生活在一個沒有這種大流行病的世界中;我們擁有科技,已經能夠駕馭和控制瘟疫;然而(我們聽到)他們說這種大瘟疫是不大可能發生的。

如果真是如此,那麼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需要追究中共以及世界衛生組織處理疫情的責任。這樣下一次瘟疫真的爆發的時候,我們不會像現在這樣陷入困境。

中共和世衛沆瀣一氣

楊傑凱:您提到世界衛生組織。當然,人們對它有很多批評。總統最近宣布將停止對其提供資助,並徹查它在疫情中扮演的角色。您是否覺得世界衛生組織是中共的同謀?我是否理解正確?

羅斯:我絕對認為中共和世衛沆瀣一氣。我們沒有全部細節,但是我覺得從今天主流媒體報導的很多內容,人們都會承認中共與世界衛生組織的親密關係。當時義大利每天死亡人數達到500人,可是他們(世衛)直到3月中旬才宣布中共瘟疫是全球性爆發。我相信他們受到了來自中國的壓力,試圖對疫情輕描淡寫。

一個令人悲哀的事實是,如果中共從開始就做到直率、坦誠,他們或許害怕受到國際輿論的譴責。但是事實是我們本來可以早做準備,迅速幫助他們抗擊疫情,我們會派遣必要的科研人員、醫療物資等等,確保疫情不擴散到武漢所在省份以外,至少不擴散到中國以外。

你將看到中共在要求我通過的決議中這樣說到:「我們(中共)為全世界創造了一個機會窗口,讓他們反應。」一派胡言。但通過說謊、故意製造假資訊,他們確實創造了一個讓中共病毒傳遍世界的機會窗口。各國政府意識到我們面對的大瘟疫時,已經無法防疫但不危害到我們公民的生命和健康。

中共和世衛組織都要被追責

楊傑凱:假定那時中共不得不承認出了問題,中共恐怕會被追責吧?

羅斯:肯定會的。我想你是對的。但你知道嗎?他們現在就要被追責了。中共和世界衛生組織都要被追責。我事實上受到了鼓勵,當我經歷他們企圖操控我的職位為他們服務,我不僅看到了他們的手段,也看到了他們在全球的所作所為。我想你已經看到了各國政府正在反擊,譬如德國、英國,以及美國這裡國會兩院正在準備進行的聽證,我們是絕對要反擊的,他們應當被追究責任。

楊傑凱:您的同事們怎麼看待這件事兒?想必您已經與您在參議院的同事交流過,儘管威斯康辛參議院沒有正式復會。您聽到他們怎麼說?兩黨都對這個決議有興趣嗎?目前進展如何?

羅斯:我覺得現在還不能確定能否得到兩黨的支持,但是我覺得最終會得到。我可以非常明確地告訴你,我的共和黨同事已經找到了我,告訴我他們將絕對地、熱情地支持該決議,因為他們從他們的選民那兒聼到了這種聲音。在我們尋求回應的同時,他們不會因為這件事而忘記,我們的首要課題是保證人民的安全,所以目前正在與衛生和保健部門合作。

威斯康辛州的應急管理部正在採取正確的方法確保威斯康辛州居民的安全。但是疫情結束後——它當然會結束——就是我們重新評估我們的工作、鎖定責任人及誰將負責的時候了。我代表的選區位於威斯康辛州東北部,大約有17萬7千人,很多人都失去了工作,有些人則死於中共病毒,有些人被感染,不得不自我居家隔離。學校被關閉,畢業班學生無法畢業。

體育賽季被取消,人們被要求待在家中。這一切都是中共撒謊引起的。我們本來可以防止全球性的經濟崩潰。如果中共沒有撒謊,我們本來可以防止就業機會流失、死亡、疾病在全球的蔓延。

這就是為什麼在我的決議中,我提到美國的一項調查,發現假如中共從一開始就直言不諱,那麼全球95%的感染病例都是可以避免的。所以他們要被追責。

密蘇里州剛剛通過了一部法律,允許民眾因損害而起訴中共。我還沒有詳細研究全部內容,但是美國人、世界人民被中共傳播謊言、放縱疫情傳播的行為激怒了。我覺得這種憤怒是正當的。我們要追究他們的責任,我希望就在此刻,當全世界的公共輿論都認清了中共的本質、我們都看到了他們的本色,在接下來的新的貿易談判和確立與他們的關係中,我們應當至少知道我們對手是什麼貨色。

綁架了善良的中國人 中共不是中國

楊傑凱:密蘇里州訴訟中有一個細節很有趣,就是他們直截了當地針對中共,就像您在決議中做的那樣。我想請您更深入地談一談。您把中共和中國人區分開來,目的是什麼?

羅斯:我對世界歷史有基本的了解,我們大部分人也都知道,中共不是中國。他們只是一個軍事集團,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期征服了善良的中國人,強迫他們接受他們的意志。這就是為什麼我特別喜歡用的一句話就是「中共綁架了善良的中國人」,因為我就是這樣看的。

假如中國人有權選舉他們的政府,他們是不會支持共產黨的。他們對人民的監視,監視他們的一言一行,給他們社會信用分數,用那個分數決定他們是否能得到貸款、使用公共交通,決定他們能得到的食品和數量。

他們這樣做是因為他們維護權力的唯一方法就是控制人民,這種方法與我們西方、美國採用方法背道而馳。所以我從一開始就知道,這不是一場美國和中國、和中國人的戰爭,而是西方世界、自由與中共的戰爭,因此我做了這個決定。

我們實際上是和中國人團結一致的。我知道,假如他們沒有受到(中共)政府的威脅,沒有受到報復恐嚇,我有十足把握他們是不會支持(中共)政府的。

一旦我們給了他們機會,他們就不會支持現在的中共政府。我想讓人們都知道這個區分是必要的,否則中國政府就會抓住這些話,利用他們控制的媒體,對中國人說:你知道嗎,你所聽到的西方和自由,其實他們憎恨你,他們反對你和你的信念。這就是為什麼我要確保並鼓勵其他人,無論我說什麼我都要把中國與中共區分開來。

中國人能夠掙脫中共控制將是歷史轉折點

我們用「中共」和「中國人民」,因為他們需要知道我們的想法以及這些詞的含義:全世界自由的人們與他們團結在一起。我們期待著有一天中國人能夠掙脫中共的控制,回歸自由世界。那一天到來的時候,我和全世界很多人都會歡迎他們,也會歡迎那一天的到來。

楊傑凱:您的話鏗鏘有力。我一直認為中共對中國人以及全世界製造的最大騙局之一是:中共把中國、中國人混為一談。正如您恰當指出的,有中國人實際賣力地為中共的惡行辯護,因為他們感到與中共實為一體,彷彿批評中共就是批評中國,就是攻擊他們自己。您的話鏗鏘有力,那麼您的激情是從哪裡來的?我能感覺到您的激情。我從我們稍早的對話得知,您並沒有去過中國,但是這個決議顯然對您至關重要。

羅斯:是的,我對這件事很有激情。我對工作人員說,因為他們也是參與者,我接受各種採訪的時候他們都在場,他們可以觀察到我熱血沸騰,我看問題的方式是,我的確沒有去過中國,但是我在大學讀的是歷史專業,研究過中國歷史等等,所以與中國有過這樣的聯繫。

中國史是人類奮鬥的歷史,是我們世界歷史中跨越很多文明的東西,是自由與專制鬥爭的歷史,有些人可以自由選擇自己的生活,有些人在要做什麼、如何生活上必須聽從別人。當我看到中國人時,我從他們身上看到我們自己。

在美國我們也經歷過鬥爭的年代,為了捍衛我們權利,我們不得不戰鬥才建立了現在的政府。這就是為什麼我能看到眼下中國人所經歷的一切,看到他們的痛苦和煎熬,並且有深切的同情。可是我也知道,如果你回顧歷史,正義必勝,它最終一定獲勝,只是我們不得不因為我們的一些選擇而經歷一些非常艱難的年代。

我覺得現在正是那艱難的時刻,我們以為在我們生活的世界,一切都會維持現狀。有人一直這麼說,可是世界在變化。我堅信,現在可能將是中國大陸的轉折點。

我覺得全世界不僅僅需要團結一致譴責中共說謊、掩蓋中共病毒疫情。你不需要四處尋找就會看到整個世界遭遇到的經濟災難和人民的困苦,很多人死去,很多人染病。

如果我們能夠讓中共為這一切負責、為他們大規模地踐踏人權和暴行負責,現在就是我們站出來反對中共、讓善良的中國人知道我們和你們站在一起但是我們反對你們政府的時候。

我認為這將有效地激勵、鼓動善良的中國人在將來做正確的事。我們期望有一天中共不再有權力控制善良的中國人。

中共控制媒體封鎖網路 中國人很難知道真相

楊傑凱:您的話激情四射,飽含思想。我們的姐妹電視台新唐人電視台實際上是唯一一家通過衛星、各種虛擬私人網路(VPN)及其它有趣的方式直接向中國播放節目、突破中共新聞封鎖的獨立新聞機構。我確信我們會把這次採訪譯成中文,與更多的人分享,影響力將不限於美囯。如果您想直接對中國人、中國大陸的中國人說幾句話,您想說些什麼?

羅斯:我想說,最重要的是,我們與你們團結一致。我知道,由於國家控制著媒體、加上防火牆封鎖網路,你們很難得知真相。

你們聽到(中共媒體)關於美國和其它自由國家的新聞都是負面新聞,目的是誤導你們,讓你們無法得知全世界對你們正在經歷鬥爭的真正感覺。但是不要有疑問,人類奮鬥的真實意義莫過於從壓迫和禁錮走向自由和解放。你們正在其中。

世界所有善良的人團結在一起,世界上所有自由的人們都會與中國人團結一致。我想如果你回顧一下冷戰,當年有很多美蘇之間鬥爭的示例。目前的國際形勢是俄國在世界舞台上退居其次,而中共正在走上前台。

有一次肯尼迪總統訪問柏林,在那裡做了一次演講。他告訴人們「Ich bin ein Berliner」,譯文是「我們都是柏林人」。從演講的背景看,我想他的意思是說,如果你回顧歷史,你會看到在歷史的某個時期全世界最值得誇口的一句話是「我是羅馬人」。他當時是對柏林人講話,他認為最值得誇口的一句話是「我是西柏林人」。

中國大陸為自由而戰的戰士「我們支持你們」

我要說,眼下在尋求自由的鬥爭中,在世界任何地方,最值得誇口的一句話是在中國大陸為自由而戰的戰士。我們與你們站在一起,我們支持你們的抗爭。

楊傑凱:羅斯參議員,我很好奇您對中國現實的認識在過去十年是如何演變的。很明顯,您對眼下形勢有清楚認識。追溯過去10年,或者15年,基辛格主義很流行,大部分人對中國現實的看法非常不同,可是我們今天知道是事實的事情當時正在發生。你能不能談一談,您的判斷經歷了怎樣的改變?有沒有一些標誌性的事件?

羅斯:我想如果你回顧15年或者20年前的情形,從90年代中期以後,當時全世界的思維是:如果我們能打開中國市場,如果我們能讓他們進入世界貿易組織,如果能允許他們在自由市場增加貿易額,如果允許商品自由流動,我們就能馴服中共。如果我們能那樣做,我們就擁有了改變他們的力量。

結果我們發現,歷史證明我們每次真誠地向中共拋出橄欖枝,每次為他們提供機會加入我們的貿易組織、參與國際經濟,他們都背道而馳。他們濫用了我們已經建成的制度,偷竊我們的技術,對試圖進入他們市場的我國企業進行敲詐,抓住每一個機會打擊、顛覆我們的政府和生活方式。

我記得當時,如果你回顧一下,人們都認為這一切都是正常的。可是如今到了2020年,我們認識到這一切不應該發生。事實上,我們在這條下坡路上走得越遠、給他們的機會越多、他們的經濟越強大,他們就越把自己的人民和國際社會隔絕,他們就越運用社交媒體和互聯網來控制人們的生活、用科技控制人們的生活,用軍力在南沙群島等太平洋地區製造混亂。

川普政策正確 相信中共謊話的日子一去不復返

我認為現在川普政府的政策是正確的,有點像當年裡根總統對待俄國(蘇聯)的風格。我覺得策略之一是以實力確保和平,我認為這個概念很重要。第二個政策是:信任但是需要證實。

我覺得我們只看表面、相信中共的謊話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我們得去證實。沒有任何例子比中共肺炎瘟疫中發生的事件更能說明這都一點了。去年12月我們相信了他們的話,今年1月我們再次相信了他們和世界衛生組織,但是卻發現他們對我們撒謊,以至於我們面對瘟疫措手不及。因此我相信這就是一個轉捩點。這是一個自由世界團結起來、駁斥謊言、譴責欺騙和中共踐踏人權的機遇。就是現在,現在就是機會。

楊傑凱:沒有什麼文件能比中領館正式向您提供的充滿了謊言的決議更有說服力了。真是讓人驚異。我們結束前您還有什麼話要說嗎?

羅斯:我只是想說他們的做法令人驚訝,厚顏無恥,因此我想,我們的回答必須強有力。在回復中共及其領事館的郵件時我只用了一個詞「混賬」作為對他們的回應,因為我認為他們的要求在表面上看荒謬絕倫,你還能想出更好的詞兒嗎?

我想對其它國家說:假如中共跟你聯繫,要求你顛覆你們的民選政府,那麼我就請你告訴他們「混賬」。如果他們已經聯繫了你,世界其它國家的議員,要求你們像鸚鵡學舌那樣傳播謊言,那我就請你用「混賬」答覆他們。

希望沒有自由的大陸人直視中共 並舉手說「混賬」

如果你現在是中國大陸居民,沒有自由——但是我們知道終有一天你會擁有自由——我希望你能直視你的政府並舉起手說「混賬」,因為如今全世界都認清了中共的本質。

如果我們能團結起來反抗中共以及他們的暴行,那就會成為我們謀求的變革的催化劑。

楊傑凱:羅斯參議員,謝謝您接受採訪!

羅斯:謝謝!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楊傑凱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