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押注新國安法 習近平能否「馴服」香港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做出了迄今為止最大膽的政治舉措之一,他把賭注押在自己能夠靠著國家安全立法馴服香港,儘管可能再次引發那裡的動蕩,並成為與美國衝突的新爆點。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做出了迄今為止最大膽的政治舉措之一,他把賭注押在自己能夠靠著國家安全立法馴服香港,儘管可能再次引發那裡的動蕩,並成為與美國衝突的新爆點。

周五在延期舉行的中國年度立法會議上公布的這一安全提案,令人不再期望中共病毒大流行可能令習近平變得謙卑、謹慎或願意妥協。相反,他選擇在全球應對危機、中國努力擺脫自毛澤東時代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這一時機,向香港發起進攻,並激怒西方大國。

習近平用熾烈的色彩描繪出後疫世界的輪廓,在這個世界裡,比起看起來四分五裂、優柔寡斷、被病毒削弱活力、面臨經濟危機的西方國家,中國將負起更多責任。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開幕式上,中共領導人流露出信心,認為中國比世界上許多國家更快、更好地擺脫了大流行危機。

「經過全國上下和廣大人民群眾艱苦卓絕努力並付出犧牲,疫情防控取得重大戰略成果,」李克強總理在一年一度的全國人大工作報告中表示。

香港的行動與習近平擺脫國內分裂、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強勢願景是一致的。他似乎已經做好準備,無視美國和其他西方大國的警告,迎接任何經濟、政治和外交上的反擊。

來自美國的批評接踵而至。

國務卿邁克·龐皮歐(Mike Pompeo)警告,川普政府可能會停止將香港作為獨立於中國大陸的經濟實體來對待,這是香港與美國進行方便貿易往來的重要基礎。此舉可能對香港經濟產生重大影響。

如果獲得通過,這樣的國家安全提案「將為北京承諾給予香港的高度自治敲響喪鐘」,龐皮歐在電子郵件聲明中說。「美國強烈敦促北京重新考慮這一災難性的提案。」

通過實施國家安全立法,習近平拋棄了其前任對香港獨特法律地位的尊重。相反,他採取一種毫不掩飾的干涉主義做法,限制在回歸中國後為香港賦予廣泛自治權的「一國兩制」框架,批評者稱這是對該框架的扼殺。

為了證明這項立法的合理性,中共領導層稱各方勢力在香港作亂,並且得到了試圖分裂中國的外國幕後力量支持。

中央政治局委員王晨周五解釋了這項安全立法計劃,譴責要求獨立並衝擊中央政府辦公室的抗議者。該法案將允許大陸令人畏懼的安全機構首次在香港公開行動,而不是在有限範圍內秘密進行。

「反中、亂港勢力公然鼓吹『港獨』、『自決』、『公投』等主張,從事破壞國家統一、分裂國家的活動,」王晨在談到立法計劃時說。「必須採取有力措施依法予以防範、制止和懲罰,」他說。這番話贏得了會場近3000名戴著口罩的代表們雷鳴般的掌聲。

成長於國力日漸強大時代的民族主義外交官、新聞記者和社交媒體評論員在放大中國人的憤慨。他們將香港的抗議活動描繪成對中國國家安全的威脅。

「2019年的香港就沒有一個和平的日子,」廣受歡迎的民族主義小報《環球時報》在周五的一篇評論文章中寫道,誇大了去年為期六個月的騷亂。「這就像是一個陷入動蕩的經濟落後國家的城市。」

在習近平實施安全立法的同時,中共正面臨嚴峻考驗。

疫情後的經濟復甦仍然布滿陰雲。即使在國安法立法影響的籠罩下,這一點仍然得以強調——李克強總理宣布政府今年將不會設定年度增長目標,這是25年來的第一次。

疫情使中國經濟從1月下旬到3月初陷入停擺。隨著消費者仍然不願花錢,工廠也仍未全速運轉,進一步的疫情暴發——如東北地區的一次暴發——有可能推遲今年剩餘時間裡的恢復。

這項立法也增加了香港再度動蕩的可能性。一些抗議者呼籲周末舉行示威遊行,然而許多民主倡導人士在周五表達了沮喪的心情。

「我認為現在大多數年輕人都感到茫然——去年6月,每個人都還認為有很多反抗的空間,」民主派區議員、現年25歲的梁凱晴(Jannelle Leung)談到去年抗議活動的初始時表示。「但是現在,中共在進一步壓制。」

該地區的移民在增加,特別是年輕人和家庭。「我想離開香港,因為香港的未來太難預料了,」帶著1歲女兒的33歲家庭主婦朱莉·譚(Jolie Tam)說。

最重要的是,川普政府和國會的高級人物越來越多地指責中共威脅美國人的安全、繁榮甚至基本健康,擬議的國安法可能給他們提供新的動力。

習近平似乎相信,對他來說更大的風險來自允許香港繼續作為抗議者的頑固基地,這些抗議者挑戰共產黨的統治並日益否認中共對香港的主權。自習近平於2012年上台以來,中共政府逮捕了異議人士和人權律師,加強審查,並將成千上萬的穆斯林送進了拘禁營。

作為香港小憲法的《基本法》對該地區的國安立法提出了要求。但是,在2003年一次大規模抗議活動粉碎了先前的嘗試之後,歷屆香港領導人都沒有這樣做。

在去年香港深陷抗議活動後,習近平發出了忍無可忍的信號。

10月底舉行的中共領導層會議要求採取措施,在香港「維護國家安全」,這讓觀察人士猜測中共會何時以及如何實現這一目標。

北京的精英顧問團體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表示,北京最終將採納的條文措辭可能會大量引用香港政府2003年未能通過的法案,以及相鄰的澳門採取的類似立法。

在隨後的幾個月中,這一問題緊迫性日漸增加。

自去年10月以來,親民主反對派為了阻止通過一項保護中國國歌的法律,使香港立法機關幾乎癱瘓,該法被視為對言論自由的威脅。雙方之間的緊張關係使北京更加懷疑香港政府通過國安法的能力。

「我能理解他們的擔憂——這可能比我們的擔憂更深、更強烈,」香港領導人林鄭月娥(Carrie Lam)的最高議政機構成員湯家驊(Ronny Tong)說。「他們可以看到我們的立法機關根本無法運轉。」

北京的國安法計劃使其在該市的政治盟友陷入了深深的分歧。一方面是像劉兆佳這樣的強硬派,呼籲制定嚴格的國安法,並要求大陸在香港事務中發揮更大的作用。另一方面是溫和派人士——來自商界以及在香港受過英國教育的公務員隊伍的高層人士,他們希望這座城市能在北京儘可能少的參與下解決其問題。

立法會中的親北京派領袖、內閣成員葉劉淑儀(Regina Ip)長期以來一直呼籲香港通過自己的國安法,但她說,她最近得出的結論是,在兩極分化的政治氣氛中,這已不再可能。

她在電話採訪中說,香港「根本沒有能力或政治意願這樣做」。

新國安法立法令該市的一些領導人措手不及。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本周飛往北京參加兩會。但是直到周五晚上返港後,她才召開政府高級官員會議,討論該立法。

林鄭月娥在聲明中說:「維護國家主權、安全與發展利益是憲法的要求。」該聲明基本上就是重複王晨在北京的講話。

她還批評年輕人「公開褻瀆和焚燒國旗、玷污國徽並衝擊香港中聯辦」。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紐約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