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民生 > 正文

沒被確診 這家人卻開始出現一些奇怪的癥狀

40歲的加拿大渥太華居民錢德拉・帕斯瑪(Chandra Pasma)在3月中就開始出現一些生病的癥狀,後來癥狀惡化,才去當地醫院接受檢測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化驗結果呈陰性。但是帕斯瑪認為,這是因為她檢測的太晚,而並不是沒有感染。

40歲的加拿大渥太華居民錢德拉・帕斯瑪(Chandra Pasma)在3月中就開始出現一些生病的癥狀,後來癥狀惡化,才去當地醫院接受檢測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化驗結果呈陰性。但是帕斯瑪認為,這是因為她檢測的太晚,而並不是沒有感染

加拿大媒體6月1日報導,3月中旬時,帕斯瑪忽然感到頸部和耳道內有燒灼感。這跟當時官方公布的武漢肺炎癥狀沒有關係,她也就沒有在意。但之後,帕斯瑪家裡的每個成員都開始生病。

首先是她44歲的丈夫馬特・海爾曼突然感到筋疲力盡。幾天後,這對夫婦的三個孩子,7歲的雙胞胎和9歲的女兒,開始發燒,喉嚨痛和疲勞。大約在同一時間,帕斯瑪自己的癥狀加劇為胸痛和咳嗽。

當時她覺得:「糟糕,這就是武漢肺炎!」

就像許多病情較輕的人一樣,全家人都希望在家裡呆幾周就能好起來,他們不知道這會標誌著長達一個月的康復的開始,即使是現在,也就是10多周後,家人都沒有感覺到恢復正常。

在帕斯瑪的家中,多名家庭成員最終出現了胃腸道問題,如噁心和腹瀉,而她則經歷了肺部和胸壁之間的炎症。然後,幾周後,她的肚子和大腿上部出現了水痘樣的皮疹。

帕斯馬說:「事情就是這樣進行的——不斷出現新癥狀的循環。」「有一種癥狀會好轉,我會開始樂觀地認為自己已經度過了難關。然後一些新的東西就會出現,一些完全隨機和奇怪的癥狀。」

她不確定自己是從哪裡感染的疾病,但她說,可能是在癥狀開始前幾周,她作為加拿大公共僱員聯盟(Canada Union Of Public Employees)的研究員,前往多倫多出差的兩次商務旅行中的一次。

像大流行早期的許多加拿大人一樣,她的家庭醫生沒有告訴她需要去做檢查,相反,家庭醫生鼓勵她呆在家裡。直到她的癥狀惡化,引發了之前的一輪肺炎,她才去當地醫院接受了檢查。化驗結果呈陰性。但是帕斯瑪認為,這是因為她檢測的太晚,而並不是沒有感染。

目前,醫生和醫學專家們對中共病毒依然有太多的未知領域。疫情爆發至今已經有半年之久,醫學界和患者也逐漸發現這種疾病的癥狀,遠不止最初人們了解的那幾種,而康復所需的時間也並不一定是兩個星期。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