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澳免疫學專家:中共病毒特別針對人類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從武漢爆發,迅速擴散到全球,給全球帶來巨大災難。遭疫情衝擊的國家,不得不關閉國境、城市、學校、商店,失業人數暴增,經濟嚴重衰退。

澳洲最新研究發現,這種病襲擊全球的病毒有不同尋常之處。那就是,它特別針對人類。中共病毒跟人體細胞的結合親和力超過蝙蝠、穿山甲等多種常見的宿主動物,令這種病毒的來源更添神秘。

澳洲弗林德斯大學(Flinders University)醫學院教授裴多維斯基(Nikolai Petrovsky)的研究團隊使用結構同源性建模方法,將中共病毒與人類細胞的結合親和力跟13種常見宿主相比較,包括穿山甲、狗、猴子、倉鼠、雪貂、貓、老虎、蝙蝠、靈貓、馬、牛、蛇和老鼠。

研究結果顯示,中共病毒的刺突蛋白跟人類ACE2受體之間具有最高的結合能量,超過了所有其它被測試動物,包括蝙蝠。而蝙蝠被許多人認為是病毒來源

裴多維斯基教授對新唐人採訪時表示,他們的研究暗示,中共病毒(SARS-CoV-2)和人類細胞發生特異性結合。對於跨物種傳播的新病毒而言,這不同尋常。通常病毒跟人的受體結合比較弱,而跟來源動物的受體結合比較強。

「隨著時間推移,它跟新宿主的結合逐漸加強。但是這一次,病毒一上來就跟人類受體有很強的結合力。這正是我們的發現令人驚訝之處。」他說。

裴多維斯基教授是免疫學專家,在過去的25年中,他一直從事疫苗研究,參與開發了二十多種疫苗,包括針對SARS、中東呼吸綜合征(MERS)、中共病毒、豬流感禽流感和埃博拉病毒的疫苗開發。

裴多維斯基教授解釋,當某種病毒在一種動物身上存在了數萬年,數十萬年,人們稱之為自然宿主。

他說:「在這種情況下,病毒讓自己最優化,把自己設計成完美適應於那種宿主,因為它在這種宿主身上演化了多年。所以這是為什麼你看到,病毒總是跟自然宿主有最強的結合,而跟其它宿主有較弱的結合。所以我們一般認為,病毒應該跟自然宿主有最強的結合。」

「如果我們不知道這個病毒的任何信息,我們在這樣的情況下來研究這個病毒,只看我們的數據,我們會認為,人類就是這種病毒的自然宿主。數據看起來就是這樣。」

不過,裴多維斯基教授表示,在人類歷史上,沒有任何病毒的自然宿主是人類。幾乎所有瘟疫都是從動物傳播到人類。如果說有例外,那就是一些實驗室泄露病原體造成的瘟疫。

此外,裴多維斯基教授認為,艾滋病也有可能是一個例外。雖然醫學界廣泛認為,艾滋病是從猴子傳給人類的。但是裴多維斯基教授認為,艾滋病有可能是來自於人類自身,因為科學家們從來沒有在猴子身上找到跟HIV完全一致的病毒。

儘管裴多維斯基團隊的研究數據顯示,人類就是中共病毒的自然宿主。然而學者們很難相信這一點,因為直到去年11月,人們才知道這種病毒存在於人類。

通常一種病毒跟宿主之間的結合親和力,是經歷了幾十萬年的演變進化才形成的。而中共病毒被發現才短短半年,就跟人體細胞之間形成強烈的結合親和力。研究數據也暗示,中共病毒特別針對人類。

大紀元時報》的一篇特稿也提供了病毒的另一種奇特的特點。文章說,縱覽如今此次瘟疫在世界各國的擴散趨勢,無論是伊朗、意法德等遠邦,還是韓國、日本等近鄰,由於跟中共關係親密,在此次瘟疫中都損失慘重。而跟大陸接壤的台灣、香港、蒙古都疫情輕微,因為它們或反對或疏遠中共。中共病毒在中國之外的蔓延,清晰地呈現出以中共為標靶的選擇性擴散。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江月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