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武漢瞞報疫情再添新魂 胡衛峰不治成第六位殉職醫生

湖北省武漢中心醫院泌尿外科副主任醫師胡衛峰,與新冠肺炎病毒搏鬥4個半月後,周二(2日)早上不治離世。胡衛峰是該院第六位因救治新冠肺炎病人,而感染病毒殉職的醫護人員。令人遺憾的是,瞞報疫情並禁止醫護人員自我防護的醫院領導層,則繼續受官方庇護,毋須為決策失誤負責,而民間提出問責的訴求也遭官方壓制。
 
2020年4月,胡衛峰醫生曾迎來一次轉機,但很快病情繼續惡化。(胡衛峰治療資料圖)
2020年4月,胡衛峰醫生曾迎來一次轉機,但很快病情繼續惡化。(胡衛峰治療資料圖)
 

湖北武漢中心醫院泌尿外科副主任醫師胡衛峰,與新冠肺炎病毒搏鬥4個半月後,周二(2日)早上不治離世。胡衛峰是該院第六位因救治新冠肺炎病人,而感染病毒殉職的醫護人員。令人遺憾的是,瞞報疫情並禁止醫護人員自我防護的醫院領導層,則繼續受官方庇護,毋須為決策失誤負責,而民間提出問責的訴求也遭官方壓制。(黃小山/程文 報道)

胡衛峰在病褟與死神搏鬥4個半月,最終不敵病魔,在周二悄然離世。他的同事在朋友圈轉發了他臨終前的遺言「我好像大海中的一葉小舟,隨時可能被淹沒」。有同事在朋友圈說:今晨,小舟終於靜悄悄沉落於大海。

胡衛峰醫生離世,在武漢中心醫院即使充滿哀傷,但也是一件敏感的事情。他的多名同事都不敢回應本台記者的採訪,甚至,電話接通了,也不敢多說。

武漢中心醫院的官網上,沒有發布胡衛峰離世的消息,也沒有接受採訪要求。武漢市衛健委的官網亦隻字不提,湖北省衛健委官網也保持沉默。

同時,民間要求查辦武漢中心醫院黨委書記蔡莉、院長彭義香的呼籲一直未停。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後,為了製造一切正常的假像,該醫院黨委書記等下令,除了急診、傳染病科室和ICU醫護人員,其餘科室都不許佩戴口罩

武漢學者周先生指出,儘管又有醫生因為當局隱瞞疫情而死亡、儘管造成了如此嚴重的後果,官方依然在全力保護蔡莉等人,特別是在歐美開始問責中國瞞報責任後。原因是她和中心醫院的高層也只是執行了上級的指令,他們只是執行官方的瞞報指令。

周先生說:特別是這個書記,她根本就不是專業人士,她就是一個官僚。包括這個疫情期間所有的決策,都是上面的意志。如果上面頂不住的時候,它可以把她作為替罪羊,把她拎出來,但是上級還頂得住的時候,他不會把自己的狗先打一頓的。

還有一個未能被外界關注的事實是,即使是胡衛峰這樣的重症醫護人員,也被迫成為官方強推中醫抗疫的實驗品。

業內人士馮女士指出,胡衛峰去世,只是武漢治療危重患者模式的一個縮影。迄今為止,無論是藥物的篩選,還是治療的有效率都不理想。

馮女士說:有的時候可能就是為了避開那個矛盾,它可以不宣布死亡,也可能一直在用各種東西在維持那種,都是有可能的。目前了解下來的就是,在搶救的過程當中,會發生很多種併發症,非常多的稀奇古怪的都會出現。都是在探索,所以救治率非常的低。

馮女士還指出,官方制定了大量不切實際的規定,稱如果出現院內感染,醫院負責人和衛健委官員都會被查辦。於是,醫院為了免責,甚至將電腦掃描檢查作為常規住院病人、甚至是陪護人員的必檢專案。而這種因管理導致的亂象,已是常態。

胡衛峰於今年1月17日發燒入院,當時湖北省兩會正在進行,農曆新年也接近,報紙和電視上,一片歌舞昇平。當時已有數十名重症患者懸於生死一線,吹哨人李文亮醫生也已經重症入院。

武漢中心醫院是此次新冠肺炎的重災區之一,因醫院高層強力執行官方的瞞報疫情指令,在威脅、約談包括李文亮、艾芬等醫生之外,還禁止醫護人員採取防護措施,導致數百醫護人員感染。迄今為止,已有李文亮、梅仲明、江學慶、朱和平、劉勵、胡衛峰六人因感染新冠病毒後死亡。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