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文學世界 > 正文

賈母:在最深的紅塵里 用最有趣的靈魂 活出最通透的人生

作者:

年少時看《紅樓夢》,最喜歡的莫過於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一眾紅樓女兒。或恣意灑脫,或沉靜內斂,皆是青春美少女,大觀園裡留下快樂足跡。她們自帶主角光環,妍麗若花朵一般。

如今再看《紅樓夢》,一枚枚掩映於花叢的綠葉,卻令人過目不忘:雅重如岫煙,乖巧如喜鸞,可人如五兒,伶俐如繡橘,嬌憨如春燕。太多太多,最為出彩的莫過於鄉村老嫗劉姥姥。最為吸睛的當屬賈母,一枚不遜於花朵的綠葉,一個足以和主角比肩的配角。

其實,人間富貴花於賈母,再合適不過了。含金鑰匙出生的金陵世勛侯府史家大小姐,長大後,嫁入簪纓世族的賈府。賈不假,白玉為堂金作馬。阿房宮,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個史。且不說這娘家夫家通天的富貴,單是榮國府鼎盛時,曾躬逢幾次金陵接駕的盛典,這樣的殊榮和排面,鳳姐不曾有過。

兒孫環繞,賈母是大觀園裡尊貴的老壽星。從貴族千金到豪門輩分最高的主母,賈母一路富貴,然也不是一路坦途。侯門深似海,從作重孫子媳婦起,到有了重孫子媳婦,五十餘載,也經了些大驚大險千奇百怪的事。

多年豪族生活的歷練,賈母早已是高格局的世事洞明,人情練達,活得無比通透。比起大兒媳婦邢夫人的愚,小兒媳婦王夫人的木,婆婆賈母可是有趣的多,簡直是個寶藏老小孩呢。親和力十足,兒孫們都喜歡。時不時蹦出金句,如說鳳姐「我把你這猴兒」,說與薛姨媽的自謙話語「我們家別的沒有,折腿爛手的還有幾個」。

賈母不止言語風趣,審美更是風雅。行至瀟湘館黛玉住處,見窗上綠紗舊了,顏色不翠。且院子裡只有竹子,沒可以點綴顏色的桃杏樹,一色的青翠,未免單調寡淡。便命給黛玉換了軟煙羅的上等窗紗。銀紅色的軟煙羅,顏色又鮮,紗又輕軟,遠望如煙霞一般,故稱霞影紗。

鳳姐尚未見過這樣的紗,聽賈母的一番話,漲了見識,又添了審美經驗。若是放在現代,且撇開賈母的身世背景,單是這份活潑開朗和雅趣,又有誰不想成為她的閨蜜和姐妹淘呢?誰都希望擁有這樣一個小太陽般的正能量朋友,使自己進步提升,也被她的快樂渲染。

貴族出身的賈母自然是見多識廣。家庭的薰陶,自身的穎悟,故品位高雅。走到雪洞一般寶釵的閨房,嫌過於素淨,吩咐鴛鴦拿來自己的石頭盆景兒,紗桌屏,墨煙凍石鼎,三樣擺在案上。又拿了水墨字畫白綾帳子換了寶釵的青紗帳幔。

賈母深諳寶釵的性情好靜喜素雅,替她置換的物件也都是清雅大方的古董。賈母通曉音律,對音樂的藝術品鑑別有韻致。中秋賞月,笛音輕渺。元宵聽戲,僅以簫和笙笛伴奏。更有在藕香榭亭邊,借著水音聽戲的雅致。

品位高雅是耳濡目染的環境造就,不足為奇。憐貧惜老,為人慈善才是讀者喜歡賈母的根源。賈母常說的口頭禪是「可憐見的」。看到唱戲的小丑小旦,一個十一歲,一個九歲,很是喜歡,便覺「可憐見的」,賞了果子銀錢。

清虛觀十二三歲的小道士剪蠟花,不小心撞了鳳姐。鳳姐揚手便打,又斥罵。賈母得知,言道「快帶了那孩子來,別嚇著他。小門小戶的孩子,都是嬌生慣養的,那裡見到這個勢派。倘或嚇著他,倒怪可憐見的,他老子娘豈不疼的慌?」看到小道士嚇得亂戰,不敢回話,又囑咐賈珍給些糖果銀子安撫。

人活於世,窮者有骨氣,富者存仁愛,這是最令人稱道的。賈母既富且貴,一出生便是滿眼的金玉成堆,哪裡見過世道艱難,底層百姓的貧寒。疼愛自己的孫子孫女,也以慈悲憐憫之心對待地位卑微的小戲子小道士,體恤小門小戶的孩子也是父母的掌中寶。這份善良,雖細小,卻也難得,不是每位紅樓夢裡的貴婦人都擁有的。

和劉姥姥相處的短暫日子,是賈母的高光時刻,也是劉姥姥的高光時刻。村婦和貴婦人,年紀相仿,身份地位雲泥之別的兩個人,有一點是相近的,都是通透有趣的人。劉姥姥親近賈母不難,因有求於人。難得是賈母也親近劉姥姥,沒有高高在上的驕橫傲慢,也沒有說出「何不食肉糜」之類不識稼穡之難的話語。

一句「老親家」,便拉近了和劉姥姥的距離。又說「今兒既認著了親,別空空兒的就去。不嫌我這裡,就住一兩天再去,也算看親戚一趟。」賈母平素就愛熱鬧,喜和孫子孫女一起,過節聚會,踏雪尋梅,猜謎吟詩。此邀村婦劉姥姥遊覽大觀園,留積古的老人家說說話。

劉姥姥初進大觀園差點因為門仆的敷衍不得入內。若不是賈母看作座上賓,劉姥姥怎會獲贈賈府上下大包小包的禮物和銀兩。一進榮國府鳳姐的些許恩慈,二進榮國府賈母的熱情周到,福澤蔭及落難的巧姐。

見過接聖駕的排場陣勢,亦能不怠慢打秋風的遠親鄉村老嫗,正所謂禮出大家。紅樓夢的眾多貴婦人里,賈母無疑是最接地氣,活得最通透的一個,為人處世可得最高分。培育了位居皇妃的孫女元春,又有寶玉黛玉探春這樣的優秀孫輩。兒孫滿堂,無一不敬重賈母。

從重孫媳婦到輩分最高的老祖宗,半個多世紀人情世故的淬鍊和浸淫,賈母已然是豪族賈府的定海神針。湘雲繼承了賈母樂觀的心性,然多了孩子氣和口無遮攔。鳳姐有相仿賈母理家的才幹和口齒,然多了驕橫和心狠手辣。

通透是看慣了豪門繁華背後的蒼涼,也明白花無百日紅,故能體察他人的不易,看清生活的本質,以玲瓏心對待生活。言語有趣,追逐閒趣,人生中看似無用的愛好興趣,才是行走漫漫長途的必需品。

賈母若沒有一個強大的內心,一顆通透有趣的靈魂,何以能一步步掌舵賈府這艘巨船,在變幻無常的塵世之海平穩行駛,何以能在豪門歲月里修得一份平常心和慈悲善良。

曹公筆下的賈母,在最深的紅塵里,活得尊貴,也活出個福壽雙全的圓滿結局。

責任編輯: 宋雲   來源:少讀紅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605/1460645.html

文學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