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為了口罩 我們拼了:那些紅了眼的入局者

5月14日,江蘇南通某口罩工廠

最近這兩個禮拜,北京的天氣逐漸熱起來了,我的同事們見面時都在相互抱怨說,厚厚的一層口罩捂在臉上,實在是太不舒服了。

自從疫情開始以來,經過這漫長的四個月,大家似乎已經習慣了戴著口罩的生活。尤其在疫情初期,網購平台上的一次性醫用口罩價格翻了幾十倍,卻還是供不應求。

那麼,在這個巨大的市場背後,那些賣口罩的人又經歷了什麼?他們賺了多少錢?又踩了多少個坑?抱著這個疑問,我們採訪了兩位口罩產業的從業者。

小A

大三學生,口罩廠投資人

我是安徽桐城人,在上海讀大學。

在疫情之前,桐城這個地方本來就有很多口罩廠。在疫情初期,有不少浙江那邊的人來我們這裡掃貨。因此,很多瀕臨倒閉的口罩廠一下子就活過來了。

但是,在那個階段,人們還沒想到要摻合這個生意。直到後來,國內外的疫情越來越嚴重,本地人才紛紛加入,投資辦廠。

據我了解,我們這邊各種性質的口罩廠有四千多家。

到了三月底,我們學校遲遲不開學,我在家無事可做,便也動了心思。我家的很多長輩都是做生意的,再加上我身邊的一些朋友也入了局,我便開始著手找廠房。

在當時,租廠房、招工人、辦手續之類的都好解決,但是原料和設備都已經很難買到了。

在疫情爆發前,一台口罩機只需要三四萬塊錢,而在當時,它的價格已經被哄抬到了70萬一台。

幸好我家裡有個熟人在寧波做這個生意,靠著他的介紹,我們連夜開車去寧波的工廠,花31萬買了一台設備。

寧波那家工廠里的情形也挺令人震驚的。廠里人來人往,全都是買家和倒爺。廠里的機器還在組裝階段,就已經被各路買家像拍賣一樣預定走了。

除了口罩機,我們還買了一台往口罩片上安裝耳帶的機器。這種機器在疫情之前只需要兩三千一台,而我們當時花了1.8萬。

除了設備,我們還需要找原料。一次性醫用口罩最重要的原料就是中間的那層「熔噴布」。

相信很多人都在網上看過那個所謂的「口罩過濾性測評實驗」,也就是說,往口罩里倒一點水,看會不會漏下去。事實上,這種測評方法完全不管用。一次性醫用口罩是用兩層無紡布夾著一層熔噴布做成的。哪怕沒有中間的那層熔噴布,無紡布也足夠把水給托住。

但問題是,口罩中真正具有隔離病毒功能的只有那層熔噴布。因此,如果你想檢查買到的口罩是否有用,最好還是把口罩拆開,看看中間是否有一層棉花一樣的東西。

話說回來,「熔噴布」這種原料在疫情之前,也就是一兩萬一噸;而我們買到的熔噴布,在當時已經漲到了38萬一噸。

一切準備就緒,我們算了一下,投產之前,我們的成本投入大約是80萬。

開始生產之後,儘管我們在調試設備的階段經歷了一些波折,但總的來說,還算順利。尤其是第一批口罩生產出來的時候,我還試戴了一下,覺得蠻有成就感的。

當時,我們賣出去的第一批貨是10萬個,出廠價是一塊錢一個,而我們的成本大約在8角錢。

在四月上旬這個階段,儘管國內各地的疫情都已經趨於穩定了,但由於國外疫情的發展,口罩廠依然不愁銷路。在當時,我的口罩廠每天大約能生產14萬個口罩,每個口罩的利潤大約在三角錢左右。半個月之內,我們前期投入的八十萬成本就已經賺回來了。

但是,好景不長。四月末到五月初,因為疫情逐漸穩定,再加上相關部門對防疫物資的管控力度加大,口罩這門生意開始變得不好做了。國內市場不斷下滑,至於國際市場,儘管國外疫情還很不穩定,但我們大多數廠家的產品都沒有辦法出口,銷路堪憂。現階段,我們的出廠價被壓到了4角到5角,利潤空間已經被壓得很低了。

我早就預料到,這種投機的生意註定不能長久,但我沒想到,這一天來得竟然這麼快。我父親曾說過,這個行業就是一個大泡沫,一旦破滅,很多人會傾家蕩產。而如今,確實已經有很多口罩廠倒閉了。儘管我們眼下還沒有開始賠本,但還是有必要斟酌一下,這門生意還值不值得做下去。

大新

熔噴布機銷售員

我們公司是一家機械製造公司。在疫情開始前,我們原本的主要產品是包裝材料製造機,主要面向海外市場。但是,受到疫情影響,我們的外貿業務做不下去了。

到了二月底,公司的領導決定轉產。當時,經過了一番考察後,他們認為,在這個階段開始賣口罩機,已經晚了。於是,他們決定研發熔噴布機,並在短短的一個月內就投入了生產。

我最開始得知這個消息是通過同事的朋友圈。他們是跑內貿的,對公司的最新動向比較清楚。他們在朋友圈中說:熔噴布機就是「印鈔機」。

我看到了這個說法,就去網上查了一下,發現確實如此。按照當時熔噴布市場的行情和一台熔噴布機生產的效率,所產生的利潤相當於用印鈔機印五元紙幣。所以,說它是「印鈔機」倒也不為過。

三月底,我和同事們接到銷售任務,開始售賣熔噴布機。我以前是跑外貿的,沒有國內客商的資源,所以,我只能自己去網上找機會。

我先是找到了百度貼吧里的「熔噴布吧」,發現有很多人發帖尋找購買渠道,還有人貼出了交流信息的微信群二維碼。很快,我就順藤摸瓜,加入了二十多個跟熔噴布產業有關的微信群,在裡面發布廣告。

兩個月以來,我每天都能接到好幾十個諮詢電話,市場熱度遠遠超過了我的想像。

我印象特別深刻的是,有個年長客戶告訴我,他是從改革開放初期開始做生意的,幾十年來,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局面,「一門合法的生意居然被炒成這個樣子,真是活久見」。

對於我來說,這種局面更是「活久見」。兩個月來,主動找上門的客戶不計其數,天南海北,各行各業。

比方說,有個東北客戶告訴我,他原先是在上海工作的製片人。以前,他們這一行是很忙的,有很多網劇或者紀錄片的活兒。但是,疫情爆發後,他就徹底沒活兒了,為了生計,只能找新的出路。

他之所以找上我,是因為他認識的一些影視投資人在那段時間也介入了防疫物資的生意,他便干起了倒爺的買賣,幫他們找設備,賺取傭金。

還有個河北來的客戶原先是開夜總會的,通身一股「大哥」的做派。他告訴我,疫情爆發後,夜總會關門了,他便帶著手下的那些看場子的「小弟」,開始做口罩生意。

他是一月份開始做口罩的,賺了不少錢。後來,他發現市場上很難買到熔噴布,便決定買設備自己做。

這位大哥特別有意思,來廠里看過設備之後,不到二十分鐘,他就當場付了四百萬全款,定下了兩台熔噴布機。他說,自己特別趕時間,還得去無錫討債,「老弟啊,你盯緊一點,哥哥比較忙,先走了」。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故事FM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