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不搞大水漫灌?專家:中共貨幣政策「刀刃上起舞」

圖為中共央行

中共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日前表示,中共不會搞「大水漫灌」,不會像其他國家那樣為應對中共病毒對經濟的衝擊實施大規模貨幣和財政救助行動,稱這樣做會有「後遺症」。有專家分析認為,中國債務GDP比率高達580%,中國經濟到處都是雷,中共央行根本不敢有什麼大動作,只能在「刀刃上起舞」。

郭樹清:四萬億後果至今未曾消化中國不搞大水漫灌

周四(6月18日),中共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在上海第十二屆陸家嘴論壇上表示,目前來看疫情仍會存在一段時間,應為今後預留空間,中國不會搞大水漫灌,也不會搞赤字貨幣化和負利率

郭樹清還說,各國已經出台的財政金融刺激措施規模和力度之巨大,史無前例,不少國家和地區還在謀划出台新的刺激措施。

郭樹清表示,政策退出將是十分痛苦的,2008年中國「量化寬鬆」刺激政策到現在為止還未完全消化。

為應對中共病毒對經濟的衝擊,美國採取了果斷的金融和財政援助行動。3月3日,美聯儲宣布「緊急降息」0.5%,一周後又宣布推出了「無限量量化寬鬆」,並首次支持購買企業債券並直接向企業提供貸款。此輪資產購買規模無疑巨大,分析師估計該計劃將向非金融企業貸款4萬億美元甚至更多。此後一周,美國國會通過川普政府提出的2萬億美元刺激計劃。

美國應對疫情的貨幣和財政援助行動對經濟的托底起到關鍵作用,按照海外資深媒體人、中國政經觀察人士王劍的說法,美聯儲和川普政府史上力度最大的救市行動等於編織了一張大網,使美國中小企業和個人不至於跌入谷底,保住了大量企業和個人不破產,這給日後的經濟復甦打下了堅實基礎。

王劍繼續分析說,中國的做法恰好相反,當疫情大規模爆發並快速蔓延之際,中共除了封城封路和關停經濟之外,對中小企業和個人沒發過一分錢的補助,大量中小企業倒閉,失業者不計其數。中國經濟的重啟因此非常緩慢而艱難,最後只能用地攤經濟救火。

易綱表態釋放矛盾信號

北京當局希望加大今年的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作為擺脫疫情引發的經濟衰退的一種努力。

中共央行行長易綱周四(6月18日)表示,預計今年人民幣貸款新增近20萬億元,社會融資規模增量將超過30萬億元;但易綱同時又表示,疫情應對期間的金融支持政策具有階段性,要關注政策的「後遺症」,要提前考慮政策工具的適時退出。

根據彭博的計算,易綱提出的信貸和社融規模,相當於比2019年的25.6萬億元成長17%。即便如此,中國第一季度經濟萎縮的深度以及再次因疫情而實施封鎖的可能性,都暗示這一增幅可能還不夠。

荷蘭最大銀行——荷蘭國際集團(ING Bank NV)駐香港的經濟學家彭藹嬈(Iris Pang)表示,「考慮到Covid-19疫情造成損失後,復甦所需要的刺激措施,此番擴張非常溫和。這就像一場小危機後的信貸成長。但是,中國現在正處於嚴重的衰退中。」

對於經濟學家來說,即使中共擴大信貸規模,大幅增加社融超過30萬億,也不足以對沖今年中共病毒對經濟造成的損害。而易綱的表態顯然非常擔心這種刺激帶來的「後遺症」,釋放矛盾信號。

中共貨幣政策「刀刃上起舞」

在「四萬億」大規模刺激之後,中國經濟雖然實現了高速度增長,同時積累的巨額債務給中國經濟埋下了一顆不定時爆炸的巨雷,是經濟刺激的「後遺症」,中共對此一直憂心忡忡,不敢再提「大水漫灌」。

朱鎔基之子朱雲來2018年在一次演講上透露,「中國2017年80多萬億的GDP總額,年底債務存量差不多有600多萬億,和國際上其它國家相比,比例非常高。」

中國著名獨立經濟學家盛洪認為,中共病毒加重了中國經濟的結構性問題,中國企業經營環境不斷惡化,合法積累的財富往往無法得到法律體系的保護,企業不敢進行投資,生產能力不僅沒有擴大,反而逐年縮小,中國經濟沒有增長動力,沒有新增就業崗位。

盛洪指出,與十多年前相比,中國債務佔GDP比重擴大的非常多,像2008年全球經濟危機後拿出4萬億人民幣投資基建、促進房地產的"大手筆",現在已經欠缺足夠的可行性,中共政府的操作空間十分有限。

儘管中共此後也小心翼翼地採取了一些將降槓桿措施,但收效甚微。

日前,海外資深媒體人王劍提供的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中國總體債務規模為580萬億,而2019年中國GDP大約是100萬億,也就是說,中國債務與GDP的比率高達580%,中國是目前世界負債率最高的國家。

對王劍來說,中共央行能做的事情很少,因為中國經濟到處是雷,動不動就碰到雷,中共央行根本不敢動,必須小心翼翼。

粵開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奇霖6月17日撰文分析認為,按照6月17日國常委會「完善資金直達企業的政策工具和相關機制」的要求,未來央行貨幣政策的重心應該在寬信用,降低實體融資成本上。這要求央行保持貨幣條件適當寬鬆,避免債券市場利率出現大幅的調整。

但與此同時,近一個多月央行打擊資金套利空轉的行為,以及現在國常委會提出的「防止資金跑偏和空轉」要求,卻需要央行適當收緊流動性,避免營造過於寬鬆的流動性環境。

李奇霖表示,這兩個相互矛盾的要求給貨幣寬鬆政策設定了上限與下限約束,貨幣政策操作難度明顯加大,中共央行陷入「刀刃上起舞」的困境。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