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王維洛:三峽大壩 誰與李鵬一起建造了這座愚蠢的紀念碑?

—寫在李南央主編的《三峽啊》一書即將出版之際

作者:
當李鵬精心組織起建造三峽大壩工程的團隊時,一直把李鵬當作接班人來培養的趙紫陽還能是他的對手嗎?為了共產主義理想、為了社會主義的優越性,暴力鎮壓1989年民主運動是必然的選擇,也是建造了這座愚蠢紀念碑的必要選擇。

谷歌地球APP顯示的不同年度形狀迥異的三峽大壩圖片(網路圖片)

一、由於疫情的影響,《三峽啊》一書未能在2020年6月4日前出版

按照計劃,李南央主編的《三峽啊》一書應該在2020年6月4日前由美國的溪流出版社出版。但是由於疫情的影響,印刷廠無法及時完成,《三峽啊》一書未能在2020年6月4日前出版,留下一點小小的遺憾。

如李南央在總序中所言,《三峽啊》一書分為兩部分,上半部是1989年2月由戴晴主編,貴州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長江、長江》的全部內容。下半部是李南央選編的反對三峽工程代表人物無法在大陸正式發表而散落在網上、或中國大陸以外出版物上有代表性的文章。

首先,筆者要表示對戴晴女士和李南央女士的敬佩。戴晴女士是一位拚命三郎,從1988年秋想為三峽工程做些什麼,到1989年2月底,完成了在中國大陸似乎沒有可能完成的事情。李南央女士也是一位拚命三郎,也只用了幾個月的時間,而且是在最艱難的時間段,完成了編輯工作。如果沒有疫情的影響,也是應該在同樣短的時間內,完成這本書的出版。都說如今更無一個是男兒,但是女士中多有巾幗英雄。

《三峽啊》一書中收錄了戴晴女士撰寫的《獨立歷史調查記者的文字》一文,記錄了《長江、長江》一書出版的過程。1989年2月底,《長江、長江》一書出版,「終於趕在政協、人大開會之前發行,直送到委員們下榻賓館的小賣部!我們印了五千冊,貴州出版社隨即加印五萬冊,沿長江發行。但他們只賣了二萬冊,『平暴』即發生,剩下三萬,作為『為動亂和暴亂做輿論準備』,奉旨銷毀。」

這是現代版的焚書坑儒。「平暴」之後,戴晴被當作動亂和暴亂的幕後黑手送進了秦城監獄,《長江、長江》一書中的被採訪者和作者都因此受到政治牽連。比如,三峽工程論證領導小組辦公室兩位主管寫信給林華、田方工作的國家計委黨組(鄒家華任計委主任),說《長江,長江》「是一本宣揚資產階級自由化的書,是一本反對四項基本原則的書,是一本為動亂與暴亂製造輿論的書。你單位林華、田方同志參加了這一活動。現將『有關材料』送上,供你單位清查和考察幹部時參考。」國家計委黨組負責人找林華、田方談話,指出問題的嚴重性,要求林華、田方不能再在公開場合發表對三峽工程的意見,否則政治後果自己負責。林華是國家計委副主任,田方是國家計委經濟所副所長、原習仲勛的秘書。

從1989年6月4日到1993年3月全國人大討論三峽工程,乃至到1998年長江洪水災害前,三峽工程的反對派不能在中國媒體公開發表反對意見。而李鵬等就是利用這個政治上的「有利時機」把三峽工程推上馬。

沒有六四暴力鎮壓就沒有禍國殃民的三峽工程。筆者以為,這就是李南央計劃在2020年6月4日前出版《三峽啊》一書的動機。只要人們不忘卻,那麼無論《三峽啊》一書什麼時候面世,人們的腦海里就會呈現那永遠不會忘記的一幕。

二、誰與李鵬一起建造了愚蠢的紀念碑?

李南央在接受《明鏡》陳小平博士採訪時,引用了北大教授黃文西說過的一句話:「我們不要為子孫後代留一座愚蠢的紀念碑」。李南央說:「現在,這座碑無可挽回地立起來了。那上面刻著決策者、鼓噪者、追隨者的名字:鄧小平王震江澤民、李鵬、錢正英、張光斗、林一山、潘家錚、李伯寧、郭樹言……」

本文就這個問題提供一些證據和展開一些討論。

李鵬的三峽日記取名《眾志繪宏圖——李鵬三峽日記》。什麼是「眾志繪宏圖」?就是說許多人一起建造的三峽大壩工程,不是李鵬一個人要建的。那麼到底誰和李鵬一起建造了三峽大壩工程、這座愚蠢的紀念碑?

記錄了1981年到2003年的李鵬三峽日記給出了一個回答。筆者統計了《李鵬三峽日記》中所提及的人物,一共有四百多個人,上達大禹下至方丈,如果按提及次數排列,最多是江澤民104次,其次是郭樹言94次;最少的國務院總理1次(趙紫陽0次)。如果把提及的人物分組排列,就得到很有意思的結果。

三、在國家級領導人中最主要的是江澤民和鄧小平

下面是《李鵬三峽日記》中提到的國家級領導人及次數:

姓名次數

江澤民104次

鄧小平39次

朱鎔基33次

吳邦國30次

毛澤東25次

周恩來12次

萬里14次

喬石13次

溫家寶10次

胡錦濤8次

李先念5次

胡耀邦2次

李瑞環1次

國務院總理1次

趙紫陽0次

提到次數最多的人是江澤民,一共涉及104次;第二位是鄧小平,39次。提到江澤民的次數比鄧小平多出65次。可以說,沒有江澤民的鼎力支持,單憑李鵬的力量是建不成三峽大壩工程的。除去在前言和目錄中所提到的,最早提到江澤民的時間是1989年7月22日。

1989年5月23日江澤民接到中央書記處的緊急通知,乘坐飛機到北京,立即被帶往鄧小平在西山的別墅,被告知將任命他為新的總書記。會後江澤民又飛回上海,將出訪歸來的萬里截留在上海。5月29日江澤民再次被緊急召往北京。5月31日鄧小平召見李鵬和姚依林,希望他們能以江澤民為核心,很好地團結工作。鄧小平、江澤民和李鵬一夥用部隊、用坦克、機槍鎮壓了天安門民主運動。在6月23日和24日舉行的十三屆四中全會上,江澤民正式走馬上任,李鵬則做《關於趙紫陽同志在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動亂中所犯錯誤的報告》。雖然李鵬在鎮壓六四民主運動中出了大力,卻沒有能夠如願更進一步當上總書記。但是他親手搬掉了阻礙三峽工程建設的趙紫陽,並獲得了新的總書記江澤民在三峽工程的大力支持。

7月21日至7月24日剛剛當上總書記不到一個月的江澤民便前往湖北省、前往三峽大壩壩址——三斗坪作為第一次國內視察的目的地。7月22日晚江澤民在湖北宜昌給在北京醫院養病的李鵬打電話,報告行程計劃和視察壩址的感想以及表示對三峽大壩工程的堅決支持。

7月25日江澤民返回北京便到醫院去看望李鵬。江澤民對李鵬說,通過這次視察,他認為建設三峽大壩工程是必要的,並大肆讚揚了長江水利委員會主任魏廷錚等人一番。三峽大壩工程是政治家手中的玩物。鄧小平讓江澤民當了總書記,用三峽大壩工程來安撫李鵬。江澤民用支持三峽大壩工程的建設,換取了李鵬對總書記工作的支持。有了江澤民的表態支持,李鵬也痊癒出院了。

所以說,沒有1989年對民主運動的暴力鎮壓,就沒有三峽大壩工程。

都說全國人大是橡皮圖章,但是也是中共手中的橡皮圖章。1992年3月18日,李鵬主持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兩會」黨員負責幹部大會,江澤民主講即將舉行投票表決的三峽大壩工程,江澤民講了整整兩個小時,主要內容就是,黨中央和總書記都投了贊成票,從而來影響全國人大代表共產黨的投票。可惜,江澤民文選中並沒有將這個兩小時的講話選入,可能是難以見陽光吧。李鵬主持「兩會」黨員負責幹部大會,江澤民去做投贊成票的動員,這是2月21日中央政治局常務會議上,江澤民自告奮勇地提出的。在會上江澤民表示,他將親自到「兩會」黨員領導幹部會上就三峽大壩工程去做動員,怕的就是人大代表會否決三峽工程提案。3月7日,江澤民又給李鵬打電話,讓李鵬看一下他將在「兩會」黨員領導幹部大會的講話稿。可見當時江澤民和李鵬對三峽大壩工程的通過並不自信。用團結在黨的核心領導周圍、服從黨中央決定的紀律,要求人大黨員代表投贊成票,強勢通過三峽大壩工程提案。

1992年4月3日,全國人大以1767票贊成,177票反對,664票棄權,25票未按表決器的結果通過興建三峽工程的議案。三分之二的人大代表投了贊成票,這和人大代表中的中共黨員代表比例基本一致。根據一些代表事後的回憶,未按表決器的是台灣籍的代表,投棄權多是非中共黨員代表,如香港的吳康民、黃梅戲演員馬蘭等。

所以說,沒有江澤民到「兩會」黨員領導幹部會上就三峽大壩工程去做動員,沒有江澤民說黨中央和江澤民都投了贊成票,用黨的紀律約束人大黨員代表的投票,就不會有人大代表的多數贊成票。1992年全國人大關於三峽工程的投票已經成為中國人民追求民主自由的最偉大的記錄:三分之一的人大代表不同意中共三峽大壩工程的決策。

最後也是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江澤民為李鵬擋槍,為三峽工程壓制反對派的意見。李鵬沒有與三峽工程反對派交換意見的習慣,李鵬最為擅長的就是告狀。在李鵬三峽日記中提到的三峽工程反對派有

姓名次數

李銳9次

陸欽侃6次

翁長溥3次

周培源2次

劉崇熙2次

覃修典1次

1990年7月13日,三峽工程論證彙報會結束前一天,江澤民、李鵬邀請參加會議的民主人士吃飯。在餐桌上全國政協副主席周培源說:明天李鵬總理可能要對三峽工程表態,但是還有些問題研究得不透,特別是三峽工程的人防安全問題。是江澤民出面把周培源的問題擋了回去,說:三峽工程搞好了,將造福子孫後代。事實上,三峽工程的人防安全問題至今依然沒有解決。周培源曾於1990年6月向中央軍委領導建議,召開了一場有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和國防大學等科研專家參加的戰略研討會。周培源帶病主持了這次會議。會議認為:在目前相對和平的環境下,一定要居安思危,將三峽工程的防護問題列入重要議事日程。如今,為了武統台灣,為了三峽工程的人防安全,中共當局將不得不改變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諾,聲稱一旦中國重大水利設施受到攻擊,將首先使用核武器報復。這不是解決問題,而是置子孫後代的福祉於不顧。那一次是全國政協副主席周培源最後一次向中共最高層表示反對建設三峽工程的意見。1992年周培源離世。

1996年4月15日江澤民通過電話告訴李鵬,李銳上書要求停鍵三峽工程已經被他制止。江澤民要求李銳從大局出發。

對於翁長溥的反對意見,則是由吳邦國出面擋駕回去的。

所以李鵬在《李鵬三峽日記》的前言中寫道:「我國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同志對建設三峽工程做出了重大決策。江澤民同志就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以後,第一次出京考察的地方就是三峽壩址。1989年以後,所有關於三峽工程的重大決策,都是由江澤民同志主持制定的,他對三峽工程的建設發揮了重要的領導作用。」因此在國家級領導人中江澤民提及次數最多,鄧小平次之。這與《李鵬三峽日記》成書的時間有關,此時鄧小平已經去世多年,鄧家的勢力也日漸衰弱,而江澤民還牢牢掌握大權。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