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內幕:北京疫情再起 雄安新區心驚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在北京再次反彈,京城防疫措施升級,鄰近的河北省雄安新區也處於恐慌狀態。近日,大紀元獲得的多份中共內部文件顯示,雄安新區已全面恢復各項防疫措施。

6月16日,北京朝陽區排長隊等待檢測的人。(大紀元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在北京再次反彈,京城防疫措施升級,鄰近的河北雄安新區也處於恐慌狀態。近日,大紀元獲得的多份中共內部文件顯示,雄安新區已全面恢復各項防疫措施。

雄安新區是大陸第19個國家級新區,位於河北省保定市東部,由雄縣、容城縣、安新縣及其周邊部分地區組成,於2017年4月1日正式成立。三年過去後,仍未見雄安新區有大型建設,海外評論認為這個新區已成了中共的「爛尾工程」。

大紀元:雄安新區安新縣全面恢復各項防疫措施

隨著近日北京疫情升溫,與北京毗鄰的雄安新區也陸續出現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確診者。

6月14日,根據中共自己發布的數字,河北雄安新區安新縣報告確診病例3例、無症狀感染者1例。隨後保定宣布進入「戰時狀態」啟動「戰時機制」。

6月15日,雄安新區安新縣又報告確診病例3例;16日,雄安新區確診1例;17日,雄安新區再確診2例。

6月15日,河北省委書記王東峰在雄安新區舉行防疫專題會議,省長許勤出席會議。

大紀元獲得的文件顯示,雄安新區安新縣防疫措施從13日開始已經全面升級。

中共安新縣防疫小組辦公室6月13日發出的《關於全面恢復各項防控措施的緊急通知》提到,從即日起,全面恢復各村、小區檢查站,各單位、學校、醫院、藥店、車站及各類商貿流通門店的體溫檢測,健康碼檢查及出入人員登記、佩戴口罩,就近設立發熱人員隔離點等防控措施。

(大紀元)

除此之外,同日,安新縣防疫小組辦公室還下發了《關於印發6月13日新區疫情防控工作視頻調度會議精神的通知》。

會議記錄顯示,6月13日該視頻調度會中,雄安新區高層幾乎全部到會。參與者包括雄安新區管委會主任陳剛和管委會常務副主任、雄安集團董事長田金昌及公共服務局局長高立春、管委會副主任傅首清等等。

記錄提到,對5月30日以來從北京新發地批發市場、京深海鮮批發市場、順鑫石門批發市場、懷柔區萬星農副市場、平谷區東寺渠農副產品市場、朝陽區松榆東里市場六大批發市場返回的人員,要逐一建立檔案,對沒有返回的勸阻其返回等等。

會議也把「維穩」放在突出地位。

通知要求做好社會面管控和輿情管控。疫情信息要在省「統一領導」下發布,不允許擅自發布信息。

(大紀元)

大紀元還獲得一份安新縣防疫小組關於印發《安新縣新冠肺炎疫情應急處置方案》的通知,從中可見地方如臨大敵。

通知稱,啟動相關村莊的封閉管理。對北京病例的密切接觸者劉某某、王某等四人及與其接觸的人員的所在村莊、小區設立進出關口,設置警戒標識,進行24小時值守,實行封閉式管理,嚴禁人員進出。

通知還要求對「重點人群」進行核酸檢測。一是(安新縣)端村鎮政府全體工作人員;二是(安新縣)端村第一幼兒園全體師生及後勤人員;三是昌盛醫院全體醫務人員、工勤人員及全體住院患者、門診患者;四是其他可能感染人員。

大紀元:河北保定開會承認形勢異常嚴峻

北京疫情也讓鄰近的河北保定市緊張。

大紀元獲得了6月15日保定舉行的疫情防控調度會的會議內容。

會議提到,從北京一系列的行動來看,確診病例增長迅猛,呈現出爆發式態勢。同時承認,保定現在形勢異常嚴峻。

會議說,保定在北京這些中高風險疫區從業人員眾多。保定離北京非常近,從北京到保定一天可以跑好幾個來回。由於信息共享不及時,前期從中高風險疫區攜帶病毒來保的人員到底有多少,無從可查。因此,當前疫情防控面臨巨大挑戰,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嚴峻,到了最吃緊的關鍵階段。

該會議還提到各種防疫措施:一是按照「三級響應、二級措施、一級狀態」的要求,迅速恢復戰時狀態,市防疫小組「一辦十二組」及各工作專班已經全部到崗到位等等。

(大紀元)

分析:還未發展疫情先至雄安新區「生不逢時」

雄安新區在2017年一度被中共吹捧為「千年大計」,官媒大幅造勢。但三年後,大規模的建設仍未啟動。

著名三峽大壩問題專家、旅居德國王維洛博士曾撰文表示,雄安新區選在「冀中凹陷」,是華北平原最低洼的地方,違背了老祖宗的教導。這是雄安新區發展緩慢而且未來也不可能有大發展的根本原因。

王維洛認為,雄安新區選址錯誤,使其根本無法發展成為一個百萬人口甚至千萬人口的城市,無法成為北京的副中心,無法有效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無法調整甚至優化京津冀城市布局和空間結構。

清華大學教授尹稚也有類似的判斷。

2018年8月16日,清華大學教授尹稚在「清華大學雄安新區規劃建設發展高峰論壇」上表示,雄安新區建設並不是處在一個天時地利人和的最好時間。

尹稚認為,雖然雄安新區並沒有占用農田,但河北當地人都知道,白洋淀周圍那塊地如果不是每年被淹,民眾一定會去耕種。但為何這塊地從來沒有人耕種?因為這塊地非常低洼,對標常年洪水位,雄安新區選址要低8米到9米。如果要防洪,不是簡單地修個防洪提。

尹稚還表示,雄安新區動手慢的原因還包括本體條件差,因為交通上以往這塊土地並沒有規劃國家級大型交通網絡節點,因此需要重新規劃,需要全新的選址和全新的技術工程建設等。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雖然2018年中共有說法稱對雄安新區的投資將超過10萬億元,但進入2020年,雄安新區實質已漸淡出新聞。海外一直有評論認為,這個新區已成了中共的一個「大型爛尾工程」。如今雄安新區建設未行,疫情先至,各項建設勢必繼續停滯,更會加重人們對此的觀感。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