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家庭生活 > 正文

買不起別墅 他們親手給父親造房 什麼都用最貴的

當我們的父母不再年輕,我們又能為他們做些什麼?

2020年的父親節,一條整理了3個兒子親手為父親改造房子的案例。

他們有人把宅基地上的老屋推倒,30年前的村房修成了雅雅的日式茶室;有人邀請自己的大學老師造園,就為了圓父親的文人園林夢;還有人專門跑到郊區鄉下,為家人租下一整套院子,

可遊玩、可燒烤、可聚會。

建成之後,不僅改善了村裡的環境,甚至成了父親們炫耀的資本,增加了回鄉和親人團聚的機會。

即使花費再高的成本,也值了!

編輯瀟鉞

不買別墅,回鄉為父親造小院,什麼都用最貴的

睿衍是一名70後,很早就離開常州老家獨自在大城市打拚。2017年,年近70的父親提出要回鄉養老,睿衍不忍心父親再住30年前的破屋,於是花了300萬,在鄉下的宅基地上,重建了兩層半的小院。

1995年母親去世以後,睿衍的父親就從常州鄉下的老家,搬到了市區居住,睿衍也在一直外面打拚,沒有回來住過。老家的房子就這麼空關著,無人打理。

小院是1987年建造的,總共只花了1、2萬塊錢,房子是三開間,是那個時候的江南民居特色,格局很土。佔地面積82平米。如果樓上樓下的面積都算上,有160平米,院子有70平方米左右。

新院子落成之後

睿衍比較執念,既然要造房子,首先得達到自己理想中的效果,過自己這一關。

所以房子造著造著,裝修費用一次次超標,從最初計劃的100萬預算,到了現在的300萬,是原來的3倍。

在施工過程中,每一個材料都不允許用差的東西。

造小院的初心是為了給父親養老,後來自己過來的時間多了,就把自己的生活方式和審美也帶進了小院。

睿衍平時打發時間的方式就是喝茶,所以在院子里造了一個很樸素的茶室,還特意從外地運來了樹皮,鋪在茶室的頂部,讓整個空間顯得更野趣一些。

冬季的小院

父親以前是炊事兵,喜歡張羅飯菜。吃完兩個人在院子里喝個茶,有時候只是安安靜靜地坐坐,也會覺得很滿足。睿衍甚至開始羨慕住在這裡的父親,希望自己退休後也能住到這裡來,小院可以陪著父子兩個人慢慢變老。

他租下長城邊的破舊農房20年,為爸媽改造成世外桃源

建築師金磊的父母是50後,普通工人,2014年父母即將退休,金磊便想為他們造個宅子,好好享受退休生活。

他在距北京2小時車程的懷柔,找到一處農家小院,院子在全村最高處,緊挨著明代長城,全家人用3年,把這兒改造成舒適的園林庭院。

院子總共400多平米,原來的房子是80年代的老磚房,金磊覺得很有味道,就把原本的老房子保留下來。在它的周圍又做了幾個新建築。

從入口到進入院落之間,預留了一片空地作為過渡空間,稱為「敞軒」。設計了15扇活動格柵,格柵都是自由開合,可折可轉。

天好的時候把格柵打開,讓風景和清涼都跨進來,看看對面的筆架山和村落的炊煙。天氣不好的時候,合上格柵,對著院子發發獃喝喝茶。孩子們在這裡盪著鞦韆,非常享受。

現在父母不僅全家人周末會來這度假,院子還成了父母的一群50後、60後好友們的據點,這退休生活過的,愜意極了。

他為父親造50㎡超美園子,感動全村人

中國美院的老師王欣,跑到浙江章村一戶普通村民的家裡,截了50多平米的院子一角,花2年時間,造了一座小園林,還裝下了室內和露天兩個茶席。

章村,是浙江安吉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村落。2015年,王欣的學生方愷找到他,說想送父親一個生日禮物。他父親是章村的鄉村教師,但心裡一直有個文人園林的夢,所以想為父親蓋一座小園林,做一個茶會。

室外的設計靈感來源於真正的山,做了大茶案、長凳、石燈籠、樹池,組合在一起,就是一座「山」,這是一個縮小版的自然天地,石階可以是山,窗口可以是月。

室內是一個小亭子,鋪了榻榻米,是日本京都常有的亭子茶會。沒有正常高度的門,僅放得下4帖榻榻米。逼迫著大家爬上爬下,鑽進探出。

方愷本人是施工隊長,他家親戚遍布全村,大家被方愷的孝心感動,都來搭把手,有的做泥水,有的做木匠。工地現場每天都有村民來「視察」,每天都熱熱鬧鬧,成了方家人每天嘮家常的好地方。

建造的工人是村民,來喝茶的也是村民,大家每天都能在家門口喝上雅雅的茶,就連鄰里關係也變好了。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一條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家庭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