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曆數中共罪惡 北美知識層精英組黨反共

北美一群華人學子在認清中共對內鎮壓百姓,對外威脅世界的邪惡本質後,日前組建中國公民進步黨(以下簡稱公進黨),希望聯合世界各族裔有識之士共同起來反抗中共極權暴政。

北美一群華人學子在認清中共對內鎮壓百姓,對外威脅世界的邪惡本質後,日前組建中國公民進步黨,希望聯合世界各族裔有識之士共同起來反抗中共極權暴政。圖為拒絕紅色中國(中共),實現憲政民主!(受訪者提供)

北美一群華人學子在認清中共對內鎮壓百姓,對外威脅世界的邪惡本質後,日前組建中國公民進步黨(以下簡稱公進黨),希望聯合世界各族裔有識之士共同起來反抗中共極權暴政。

今年5月底,成立於美國俄勒岡州的中國公進黨首任主席張先生告訴大紀元,公進黨的成員主要來自美國俄勒岡大學,華盛頓大學,俄勒岡州立大學等多所大學的學生和教師等高級知識份子。張先生本人是美國工商管理博士,也曾在美國大學教書。

張先生說,他們之所以成立這個組織是因為大家認清了中國共產黨的罪惡及危害,具體表現在以下五大方面。

第一,中共對人民的剝削和監控。中共在所謂的改革三十年中,社會貧富極度懸殊,「老百姓在房貸、教育、醫療和養老四座大山壓力下,生活艱苦,再努力工作都沒有出頭之日。」而當權者在這些領域的掠奪中卻腰纏萬貫,「政治局常委們的家產甚至幾百億更多」。

而且共產黨對人民變本加厲剝削的程度遠遠超過現代資本主義發達國家,「比如996的工作制,它剝削的嚴酷程度在西方都是罕見的,但在中國這種極度殘酷的剝削被按照所謂正能量宣傳成一種工作模式,要人民努力工作使國家變得強大。」

與此同時,對人民的監控越來越嚴重,「現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社會就如鮑威爾《一九八四》書中描述的終極極權恐怖中的情況,大數據攝像頭、對社交媒體和個人之間交流的管控程度在整個人類歷史上幾乎是無以倫比,和毛澤東發動的文革蘇聯斯大林發動的肅反非常相似。」

第二,對民主和自由的壓迫變本加厲。對宗教的壓迫,「比如對法輪功群體的迫害幾十年一直沒有停止過,對人生命的傷害(活摘器官)犯下反人類的罪行。對其它宗教的壓迫也是越來越嚴重,包括黨魁頭像及共產黨的黨旗直接進入宗教場所。」

對人民的壓迫,「如對新疆維吾爾人的壓迫,建立類似納粹集中營的再教育營,一個自稱為人民的黨對內部人民壓迫到這種程度,令人髮指。」

對同胞的打壓,「對台灣人民,耀武揚威,說留島不留人,要把台灣打下來。對香港人民,違反當初的中英聯合聲明,改變對一國兩制的承諾。而在歷史上,從民族傳統而言,台灣和香港人民畢竟都是中國人,但中共對自己的人民鎮壓時毫不手軟,而對一些在歷史上沒有淵源、地理位置很遠的國家,大撒幣援助,慷慨大方。」

第三,中共治下黨魁可隨意違憲修憲。「世界在向文明社會發展,把任期制改成終身制這種逆時代而動、冒天下之大不韙的事情在中共治下卻出現了。

第四,制度性腐敗的中共還對其它國家輸出極權腐敗。「中國共產黨的本質是一個封建黨,它在黨綱里宣傳平等,但共產黨非常不平等,從對社會權力和財富的控制來說,共產黨是一代傳一代,現在掌權的這些人都是紅一代、紅二代子女,它是最深刻的一種制度性腐敗。」

而現在,中共正在將這種腐敗輸出,「這種輸出可能導致第三世界發展國家,包括世界一些文明國家、西方民主國家被中共腐敗政體和這套制度演變,最終形成像中共的社會制度,即由共產黨黨魁帶領的很少一部分特權階級去壓迫廣大人民群眾。」

第五,共產黨也是全世界文明社會的威脅。

中共近幾年變得越來越耀武揚威。「一方面國家納粹化,擴軍備戰,對周邊國家咄咄逼人、戰狼外交,對與其它國家有爭議的領土主權問題越來越強硬,中共要建立10個航空母艦戰鬥群,這完全超過了一個正常國家作為保護國家領土主權完整的要求,這麼大規模的擴軍備戰唯一的目的讓人感覺共產黨準備對其它國家武裝侵略。」

綜上所述,「我們認為這個邪惡的政黨已經是不可救藥,不能再繼續看著它把中國人民推向深淵,所以,我們要成立這個組織,並發展非華裔的成員,使他們也參加到我們反對中國共產黨的工作中來。」

中國公民進步(公進)黨在建黨宣言的最後寫道:「本黨宗旨為聯合世界各地華人以及支持和贊成我們理念的各國人士,喚醒世界各地人民對中共的重新審視,促進中國社會整體思想解放和進步,號召人們奪回自該擁有的權力,啟發他們去追求作為人的尊嚴和幸福,最終建立屬於中國人民的憲政民主制度。」

選擇此時站出來反抗中共的原因

談到為什麼選擇在這個時候站出來聯合學生和教師界以及各族裔的有識之士起來反共,張先生表示,共產黨做事常具隱蔽性和欺騙性,而且中共搞統一戰線和各個擊破,所以,在共產黨完全能夠有掌控的情況下,許多被騙或被奴役的人是不知道中共制度到底是邪惡到什麼程度,但最近有兩件事情促使許多人警醒。

一是,中共在香港推出《國安法》,「這個比反送中厲害10倍的香港《國安法》,基本上就是用武力吞併香港,至於以前對全世界的承諾、對香港人民的承諾完全是棄於不顧。」

二是,中共病毒對全世界產生毀滅性打擊,「中共制度本身的這種不可救藥的特性,使它(病毒)變成了一個影響全世界的一個大瘟疫,而且現在也是遙遙沒有盡頭,全世界因為這個病毒感染人數接近千萬,死亡人數靠近百萬,包括對全世界經濟毀滅性的打擊。對於在美國的許多華僑知識分子和學生,包括一些小粉紅在內,通過這個事情,對於共產黨的邪惡有了一個新的認識。」

特別是中共宣傳把海外留學生接回中國,但是真正出現事情的時候,不但坐的機票貴,而且出錢都沒有多少途徑或渠道可以買到回國的機票。「許多在國外的尤其是學生,他們通過這個事情意識到共產黨許多它說的事情是不可靠也是不可信的,所以這個事就是我們現在站起來反共的一個核心原因。」

從中學開始對中共的邪惡就早有認識

張先生表示,公進黨成員里有很多人早在國內上中學時就對中共的邪惡有了基本的認識。

公進黨成員唐先生在很小的時就認識到共產黨的這個系統性腐敗,「(比如)能不能當(學生)幹部,或者包括老師對於學生是不是平等、或者有尊嚴的對待等,經常受這個學生的家庭情況,比如給學校捐款多少,或者是這個學生他的父母是不是有權有勢的那種等影響,所以,共產黨雖然宣傳平等,但是在這個從小孩開始的時候就開始做這些不平等、特權的事情。」

公進黨成員、美國大學留學生李先生當初在國內上初中的時候就認識到中共的教育制度扭曲人性,中共「那個系統本身就是一個非常非常邪惡的系統,要求上進你想要往上爬,你就必須得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比如去給別人打小報告,或者是去彙報思想、舉報同學,或者跟別人表面上說一套背後做一套等,這些與人性相反的行為在共產黨這種教育制度下它變成一個常態。如果再做到高層,它的這種腐敗和不道德的這種行為就會變得更加變本加厲。」

張先生說,公進黨許多成員的父母在國內是做生意的,他們很早就知道中共體制下不僅沒有公平,還存在各種潛規則,人身財產都沒有安全感

「包括我自己以前在國內商業(界)也有過經歷,即便在別人眼裡看起來是很成功的人士或企業家,也算是這個體制的既得利益者,但生活也是感覺到『惶惶不可終日』,因為在中國這個環境下做生意不可能做到完全清白,(那麼)這個共產黨的各級機關它可以通過各種方式來挑你的毛病,然後向你索取賄賂,或者是通過各種方式去盤剝你,即便是非常成功的企業家也經常處於這種性命不保的情況。」

而對中共體制及文革的認識,很多知識界的公進黨成員擔心文革會再次發生,「黨天下,越來越嚴地打壓發表個人觀點的教師,大學老師鋃鐺入獄比比皆是,做為老師的我和其他許多知識分子都有比較強的擔心和恐懼中國有可能發生文革,大規模地迫害知識分子,包括把所有的歸國人員都投入監獄。」張先生說。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