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周恩來:中共首腦的節操還不如一個妓女

—歷史上「中共特科」的真實故事

作者:
周恩來獲悉總書記被捕,馬上布置營救,可是很快「向忠發叛變」的消息已經傳來。未等動刑,向忠發就全招供了,還供出任弼時的夫人陳琮英。楊秀貞和陳琮英隨即被逮捕。據說,她倆均遭受刑訊但沒肯招認,後來還是向忠發露面要她從實招供。周恩來後來得知了這一消息,說這向忠發的節操還不如一個妓女。

今天我來聊一聊歷史上的「中共特科」,這個在中共黨史記載中也語焉不詳的神秘組織。

熟悉共產黨史的朋友應該知道,在前蘇聯還沒有成為蘇聯的時候,布爾什維克黨在建立之初便面臨著嚴峻的生存危機,內部意見分裂,反對黨強大,還有方方面面擁護沙皇帝制的傳統力量,這時在列寧的主導下,布爾什維克黨成立了「契卡」恐怖特務組織,從事暗殺與恐怖活動,以極其殘酷的極端手段來消除和鎮壓異已力量及競爭對手。最終,共產勢力成為了執政黨。而由蘇共一手複製扶植出來的中共同樣也有這樣的一段經歷。

大陸知名紀實作家王凡最近出版了新書《聆聽歷史細節》,記錄了眾多當事人的親身講述,旨在揭示真實準確的歷史細節,其中對「中共特科」這個秘密組織也有許多詳細的記述。

揭開「中共特科」組織的面紗

「中共一大」在上海舉行,自此中共中央機關多設在上海。1926年夏,北伐軍攻克武漢,在張國燾的提議下,中共中央機關開始遷往革命的前沿和中心——武漢,然而不久就出現了「寧漢合流」,汪精衛提出「寧可枉殺千百,不使一人漏網」,開始捕殺中共黨員,中共機關在武漢也難以立足。因為當時上海是「特區」,人口多,流動快,不查戶口,租房與辦事都方便,加之中共在滬經營多年,有深厚的關係網路,所以最後黨魁們討論決定,還是將中共中央機關遷回到上海。

當時上海正是風聲鶴唳的時候,所以設在上海的中共中央特科,是一項風險比較大的秘密工作。特科的前身是中央軍委直屬的特務工作科,科長是顧順章,下分特務股、情報股、保衛股和土匪股(負責剿匪開道)。中央機關重返上海後,特科改由中央特別委員會領導,周恩來直接指揮,顧順章是實際負責人。

最近海外發表了一篇曝光文章,揭示缺乏經驗與成績的周恩來為什麼能在黃埔軍校擔任政治部主任,原因在於他是黃埔軍校的唯一贊助商蘇共的特務頭子大力推薦的,周恩來早年一直擔任特科頭子及與蘇聯老大哥的通訊員,自是因為他在蘇共學習期間接受的就是這方面的培訓。

此時的特科下分四個科:

一科是總務科,負責總務,如選租住房、選擇會議地點、掌管財務等。

二科是情報科。它成立於1928年4月,第一任科長是陳賡。他還是特科實際負責人顧順章的副手。二科的主要任務是搜集各種情報,及時掌握敵情,並對敵方的偵探機構進行反間諜工作。經陳賡的籌劃安排,一批共產黨員秘密打入國民黨的情報機構。錢壯飛成為國民黨組織部黨務調查科主任徐恩曾的機要秘書;李克農成為上海的國民黨特務情報機構的實際負責人;胡底成為國民黨華北情報網的實際負責人;宋再生成為國民黨淞滬警備司令部的政治密查員。也因為陳賡做工作,國民黨中央駐上海特務機構的特派員楊登瀛,被策反為中共特科的「內線」。

三科是行動科。科長由顧順章親自擔任。三科的主要力量就是現在被吹噓的神乎其神的「紅隊」,主要任務是保衛中共重要領導人的安全,如會議安保、營救被捕的領導人;暗殺敵方的特務及中共的「叛徒」。

四科是交通科。科長是李強。主要任務是保障上海及全國各地的秘密交通線網的正常運行,同時負責中共第一座地下無線電台報務。若有重要會議召開,四科還要負責人員護送和會議文件的傳遞。

中共的中央機關有一套龐雜的班子,有負責會務的、負責文秘的、負責保衛的、負責與各地組織交通聯絡的,有很多工作人員。上海形勢的險惡超乎尋常,軍警如林,暗探密布,稍有不慎,便會遭遇不測。許多共產黨人被捕後紛紛「變節」,並造成更多地下黨員的被捕和工作班子被搗毀。

由於中共在上海的組織屢遭破壞,在上海主持工作的周恩來提出秘密機關社會化的掩護思路,即設立的工作班子要以工廠、商店、學校等單位形式做掩護,工作人員裝扮成不同類型的家庭,許多對「革命情侶」也是在這時根據工作需要自由組合、換來換去。

失敗的營救與成功的暗殺

特科三科的譚忠余是「紅隊」的主要負責人之一,三科科長顧順章的老鄉和副手,他參與了那次影響甚大的「暗殺白鑫行動」。

1929年7月,中共中央軍委秘書白鑫秘密向國民黨上海市黨部自首,並向其透露中共中央高層負責人將於8月24日在新閘路開會。

國民黨上海市黨部以公安局的名義,與租界巡捕房共同採取行動,逮捕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彭湃,政治局候補委員楊殷等五人。為掩人耳目,他們將白鑫也一併逮捕,隨即置於特工組的嚴密保護之下,以防止中共「紅隊」追殺。

時任中央軍委書記的周恩來於當晚主持召開特科負責人會議,部署營救工作。中共特科通過國民黨高官楊登瀛這條內線查出了彭湃等人被捕是因為白鑫投誠國民黨所致。

特科並通過這條內線得知8月28日囚犯將從拘留所轉解龍華淞滬警備司令部。周恩來命令特科全體出動,在楓林橋武裝劫車救人。

8月28日晨,一隊「電影攝製組」人員在楓林橋邊拉開拍片的陣勢,過往的行人和商販也多於往日,這都是紅隊成員裝扮而成的。按計劃,應有專人騎腳踏車將一箱槍支帶到劫車現場,不過因安排粗疏,送貨員遲到了,囚車呼嘯而過,而那些神勇的「紅隊」隊員還沒來的及清理掉槍膛內的黃油……

這是一次極其失敗的「營救」,彭湃等人8月30日被槍殺處決。周恩來命令特科一定要幹掉白鑫,殺一儆百。

白鑫熟悉中共的手段,自知必成「紅隊」追殺的對象,於是在嚴密護衛下深居簡出。

然而9月初,白鑫突然出現在達生醫院,原來他是去患病求醫的,他本與主管醫師柯麟相識,卻不知他也是中共秘密黨員,而這個醫院還是中共的聯絡點。柯麟開好藥方後,試圖將白鑫穩在醫院,自己外出傳訊。白鑫見醫生表現異常,心生警覺,便不辭而別離開了醫院,從此再也沒有外出求醫。特科在醫院的行刺計劃也落空了。

時隔月余,秘密內線楊登瀛傳來消息,白鑫將於11月11日前往義大利。得到特務的情報之後,顧順章便帶隊在其必經路線上用手槍射殺了白鑫。

顧順章碰上了「鏟共專家」蔡孟堅

不久,中共組織在上海的處境更加艱難,難以立足。組織成員開始向蘇區轉移,如當時議決向忠發、周恩來、張聞天等人去江西蘇區,而張國燾、沈澤民等人去鄂豫皖蘇區。

特科實際負責人顧順章護送張國燾離滬。顧順章原是上海南洋兄弟煙草公司的工人,他入黨後被送往蘇聯學習政治保衛,歸國即任中央政治保衛局局長。上海三次工人武裝起義時任工人糾察隊總隊長,「八七」會議上當選為政治局委員。

從上海到漢口的旅途,張國燾在顧順章的料理下安然無事。但抵達漢口之後,顧順章打探到原定歇腳的聯絡點已受特務懷疑。他告訴張國燾說,自己就曾是一度在上海聲名卓著的大魔術師「花廣奇」,許多人拜在他門下。他建議張國燾住到一個跟他學藝的大商人家裡去,但張沒同意。

此時,中共在湖北的組織已被有著「鏟共專家」之稱的特工蔡孟堅偵破,中共漢口地區負責人尤崇新已將組織機密和盤托出,但顧順章並不知曉,他把張國燾交給鄂豫皖蘇區的交通員之後,自己卻並未立即返滬,不知是因手癢還是想賺錢,自個兒跑到漢口去登台表演魔術,結果被尤崇新指認並逮捕,隨身攜帶的一箱魔術道具也被當場扣下。

顧順章被捕後,起初沉默不語,想矇混過關,但蔡孟堅把他的身份來歷說的一清二楚,並反覆曉以利害,他才開始改變態度,並要求立即拜見蔣介石,面陳一網打盡中共要員的計劃。他將中共駐武漢交通站、鄂西根據地和紅二軍團駐漢口辦事處,及協助他護送張國燾的地下交通員一一講出來,又請求不要將他被捕的消息電告南京,而應儘快將他解往南京。

可惜蔡孟堅等人急於立功,沒有理睬顧的請求,直接向南京國民黨中央黨部發了電報,稱已捕獲中共要員顧順章,並已令其與國民黨合作,提出了連根拔起中共組織要員的計劃。當顧順章於數日後得知此事,急的擊掌頓足,連嘆:「完了,完了,捉不著周恩來了!」蔡等不知何故,顧順章這才告訴他們,國民黨中央黨部特務頭子徐恩曾的秘書就是中共秘密黨員。

很多中共黨員其實都沒有後來的中共教科書說的那樣英勇無畏,就象劉胡蘭的故事大家最終發現充滿了水分一樣,很多中共黨員被捕後都「變了顏色」。象後來的向忠發就是這樣。甚至毛澤東也曾經被捕過,並很可能因此而導致另一領導人被抓,但他自己一直對被捕後如何逃脫的情形輕輕帶過,諱莫如深。而周恩來脫黨的「伍豪事件」,毛和周本人都極端重視,極有可能不是空穴來風,毛和周這個級別的人也沒這麼無聊,直到生命的最後時刻還拿這個當互斗的關鍵王牌。中共一直聲稱周恩來聲明脫黨的「伍豪事件」是國民黨「偽造」,但事實如何,還有待考證。

蔡孟堅向南京發報時,是4月25日周末夜。這時通常都由他器重的機要秘書錢壯飛在辦公室值班。錢壯飛就是中共安插在國民黨中的特務。錢壯飛連續收到了六份來自武漢綏靖主任公署的絕密急電,便用李克農乘徐恩曾外出時偷拍下的密碼本,譯出急電的內容,一看,驚出了一身冷汗,電文中明明白白地寫著:顧順章已經叛變,並稱能將中共首腦一網打盡,且不日即可被送往南京。

錢壯飛非常清楚顧順章在中共黨內的地位和職責,中央首腦的保衛工作、所有反敵特的工作,包括自己和李克農等特務的諜報工作,都是由顧順章掌握的。如果這消息不能及時彙報中共高層,並採取緊急措施,後果當然極其嚴重。

他知道徐恩曾在星期一之前不會回辦公室,必須抓緊這短暫的時間把情報送出去。他立即找到自己的女婿劉杞夫,要其連夜乘特快列車奔赴上海;自己則在南京做善後工作。諸事停當之後,他給徐恩曾留了一封信,「警告」徐若加害自己的家人,就將徐個人的所有隱私公諸社會,隨後他也奔至上海。

劉杞夫26日清晨到上海後,立即找到李克農。李克農得知這一刻不容緩的情報,卻一時沒法同負責情報的陳賡聯繫,便設法找到江蘇的聯絡人,由其轉告陳賡,並報知周恩來。

27日,顧順章被押解到南京,蔣介石隨即召見了他,他亦向蔣傾筐倒篋、和盤托出一網打盡中共首腦的計劃。蔣介石立即派調查科情報股總幹事張沖、黨派組組長顧建中,帶領大批特工趕往上海,會同英、法巡捕房,實施抓捕中共首腦的計劃。

然而當28日凌晨,這一干人按照顧順章所供,來到中共中央、中共電台所在地,以及周恩來等人的住所時,均已人去樓空。原來,就在這兩天的時間內,中共在上海的重要機關、主要領導人,統統按周恩來的部署緊急大搬遷了。

顧順章見行動不成功,又努力設法在上海尋找他可能利用的關係。但在周恩來的領導下,中共地下黨斬斷了他可能聯繫的一切線索,顧順章全家也都被周恩來率人殺掉,包括他家裡的客人。

周恩來說:中共首腦的節操還不如一個妓女

顧順章一舉摧毀中共組織高層的計劃雖未成功,但確使中共地下黨受到了巨大的打擊。正在營救中、馬上即將出獄的中共早期領導人惲代英被他指認出來,槍斃於蘇州軍人監獄;6月,他帶人在香港逮捕了另一名中共早期領導人蔡和森。打入國民黨特務機構並已居要職的錢壯飛、李克農、胡底、宋再生等人只得中止潛伏,出賣國民黨情報的楊登瀛等人也被羈押。

1931年6月22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向忠發被捕。剛調到特科不久的潘漢年得到消息,立即報告周恩來。

周恩來獲悉總書記被捕,馬上布置營救,可是很快「向忠發叛變」的消息已經傳來。向忠發知道周恩來的住所,並有鑰匙,如他向國民黨投誠,必會帶特務前來搜捕。周恩來迅速搬家。為確認向忠發是否真的「反水」,周恩來指示特科三科科長譚忠余帶人監視自己原先的寓所。

譚忠余親率一名紅隊隊員,在小沙渡路擺了個餛飩攤。半夜時分,他們看到一隊特務押著一個人來到周恩來的寓所,並用鑰匙打開後門……很明顯,向忠發已投向國民黨。當那隊一無所獲的人從周恩來寓所出來時,餛飩攤已經不見了。

周恩來很快躲到了別人的家裡。由於風聲很緊,周恩來只能晝伏夜行,等天色昏暗後才化裝外出活動,身邊的同伴取笑他化裝後活像個日本人

向忠發是怎麼被捕和叛變的呢?這與顧順章叛變也有些關係。周恩來收到從錢壯飛處傳來的情報後,立即安排向忠發等大領導遷往新居。可這個已任職三年的中共總書記向忠發,置黨務及工作於不顧,長年與一個叫楊秀貞的風塵女子姘居廝混。顧順章曾為楊秀貞介紹了個女傭,供她支使。熟知向忠發習性的顧順章認定只要找到那個女傭,就能順藤摸瓜找到向忠發。他最終找到了這名已搬家的女傭,女傭供出楊可能於數日後到一裁縫鋪取衣服。顧順章準備通過蹲點與跟蹤,來尋找楊的新住址。

數日後,楊果然到裁縫鋪取衣服,女傭遂尾隨其後,偏巧正被躲在楊住所的向忠發看見,顧順章撲了個空。周恩來得知情況後,要求向忠發暫與自己同住在隱秘居所。但6月21日向忠發非要見楊秀貞不可。周不得已,只得同意他們見面,但反覆叮囑其不能留宿,但向忠髮根本不睬周的警告,在楊處留宿,第二天租車返回時,被人指認逮捕。

未等動刑,向忠發就全招供了,還供出任弼時的夫人陳琮英。楊秀貞和陳琮英隨即被逮捕。據說,她倆均遭受刑訊但沒肯招認,後來還是向忠發露面要她從實招供。周恩來後來得知了這一消息,說這向忠發的節操還不如一個妓女。

顧順章、向忠發相繼投向了國民黨,由三人組成的中央特委只剩下周恩來一人,很多特務都只得離開了潛伏崗位,停止工作。

顧順章因為立功甚大,頗受陳立夫重用。但顧順章看不起曾被下屬錢壯飛糊弄的頂頭上司徐恩曾,對徐恩曾壓制自己的行為十分不滿,而與軍統的特工首領戴笠往來甚密,他在一次發牢騷時講國民黨和共產黨都有缺陷,最好要組建一個新團體。於是原本就對顧順章和錢壯飛懷恨在心的徐恩曾就以此為罪名,派人將他槍斃。

責任編輯: 白梅   來源:十方論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