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19歲女孩被班主任猥褻後自殺 班主任僅被判兩年

甘肅慶陽女孩李依依(化名)跳樓自殺兩年後,其遭班主任猥褻一案二審宣判,慶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維持一審判決,判處被告吳永厚有期徒刑二年,並禁止其自刑罰執行完畢之日起三年內從事教師、家庭教育指導、教育培訓等與未成年人有密切接觸的相關職業。法院認定,吳永厚的猥褻行為對被害人的自殺具有原因力,但不是唯一原因。

22日,李依依父親李軍明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吳永厚曾在二審時當庭翻供,自稱自己沒錯。李軍明則表示,兩年來他一直為女兒的案子奔忙,瘦了30多斤,小兒子也受影響性格大變成績下滑。如今案件宣判,他最擔心還是兒子的狀態,至於後續民事訴訟,李軍明坦言怕傷害兒子仍有顧慮。

慶陽女生遭班主任猥褻二審宣判涉案老師曾當庭翻供

2018年6月20日,甘肅慶陽女孩李依依跳樓身亡,自殺前李依依曾手寫《控訴狀》,指出時任其班主任的吳永厚在2016年9月5日對其猥褻。案發後,當地市區兩級檢察院曾以情節顯著輕微,不構成犯罪作出不起訴決定。

2018年8月,甘肅省人民檢察院複查認為,吳永厚行為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條一款規定,決定撤銷西峰區和慶陽市兩級檢察院對吳某的不起訴決定,由西峰區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依法追究吳某涉嫌強制猥褻的法律責任。

此後,該案進入審理階段,並在今年4月一審宣判,慶陽市西峰區人民法院以強制猥褻罪判處吳永厚有期徒刑二年,並禁止其自刑罰執行完畢之日起三年內從事教師、家庭教育指導、教育培訓等與未成年人有密切接觸的相關職業。宣判後,吳永厚提出上訴。

6月3日,此案在慶陽市中及人民法院二審開庭審理,李依依的父親李軍明參與庭審。他告訴北青報記者,二審中,吳永厚當庭翻供,稱他習慣用嘴給孩子測量體溫,他的行為沒有錯。此外,對於其此前接受警方調查時承認的一些行為,吳永厚也當庭否認稱我不記得了。

6月9日,慶陽市中級人民對上訴人吳永厚強制猥褻一案二審公開宣判,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法院認定人吳永厚的行為構成強制猥褻罪,但上訴人吳永厚的猥褻行為對被害人的自殺具有原因力,但不是唯一原因。被害人在案發後被診斷為抑鬱症和創傷後應激障礙,但根據在案證據不排除被害人在案發前已患有抑鬱症或處於抑鬱狀態,不能認定吳永厚的猥褻行為直接導致被害人患病。

女孩遭猥褻多次自殺檢察院曾作出不起訴決定

時間退回2016年9月5日,剛剛升入高三的李依依因為胃疼被送進教師公寓休息。當晚8點,班主任吳永厚進入李依依休息的房間,坐在李依依床邊詢問她的病情,李依依回答好多了,隨後雙方再無對話。

在後來親筆寫的《控訴狀》中,李依依稱吳永厚突然對她動手動腳,並親吻、撫摸她。更進一步的行為因另一位老師推門進來而停止,但這已足夠令這個當時只有17歲的女孩墜入深淵。李依依患上了創傷後應激障礙和抑鬱症,並在案發後四次嘗試自殺,而第五次,就是麗晶公寓那次被圍觀的自殺。

在反覆生病入院、自殺、被救回、再次嘗試自殺的過程中,李依依一隻想求得公正,她在《控訴書》中寫道:我本應該是個單純善良,期待步入大學的17歲少女,而現在一切都被毀了。我還未步入社會,我最尊敬的老師和我最依賴的學校已經毀了我對這個世界的信任,毀了我對未來的嚮往,使我變成一個膽小如鼠,敏感多疑,悲觀消極的我自己都厭惡的樣子。半年左右,我突然失去了所有的歡樂。最後,李依依寫道:我只求,能還我一個公道。

但直到自殺前,她始終沒有得到自己想求得的公正。父親李軍明報警後,慶陽市警局西峰分局因猥褻對吳永厚作出行政拘留十日的處罰。不滿這一處罰,李軍明向西峰區檢察院起訴,後西峰區檢察院以情節顯著輕微,不構成犯罪為由作出不起訴決定。2018年5月18日,慶陽市人民檢察院複查決定維持西峰區人民檢察院對吳某某的不起訴決定。

猥褻與自殺關係成爭議焦點其父稱女兒遭猥褻後患上抑鬱症

甘肅省人民檢察院撤銷西峰區和慶陽市兩級檢察院對吳永厚的不起訴決定後,西峰區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追究吳永厚依法追究吳某涉嫌強制猥褻的法律責任。

對於被指猥褻,吳永厚曾辯稱,自己是用嘴為李依依測量體溫。對此,法院在二審中認為,吳永厚辯解其用嘴唇觸碰被害人額頭等部位是為了測量體溫的意見明顯有悖常理,且與被害人的陳述不符。根據被害人李某某生前的兩次陳述和自書控訴狀、被害人所在學校多名師生的證言以及吳永厚的供述,可以證明吳永厚對被害人實施了親吻、摟抱、撫摸等猥褻行為。法院認定一審判決吳永厚的行為構成強制猥褻罪並無不當。

而關於吳永厚的猥褻行為與李依依自殺的關係,法院認定,吳永厚的猥褻行為對被害人的自殺具有原因力,但不是唯一原因。被害人在案發後被診斷為抑鬱症和創傷後應激障礙,但根據在案證據不排除被害人在案發前已患有抑鬱症或處於抑鬱狀態,不能認定吳永厚的猥褻行為直接導致被害人患病。

李軍明對這一認定存疑。他告訴北青報記者,案發後公安機關曾多次調查李依依的老師、同學以及老家村里村民,大家都說依依並無異常。而在李軍明看來,女兒原本性格開朗樂觀,是猥褻事件令她情緒崩潰。一審後,李軍明曾提出抗訴,但申請被駁回。如今二審維持原判,他表示自己難以接受這樣的結果。

為案件奔忙瘦30斤擔心訴訟影響兒子

6月20日,是女兒去世兩周年的日子,那天晚上李軍明難受得一夜都沒睡著。女兒患病的兩年裡,李軍明不敢睡,如今卻是想睡也睡不著。有時候睡著了又會夢見一些血腥的場面,夢裡女兒在喊他爸爸,真切得不像一場夢。

這兩年,除了為女兒的案子奔忙,李軍明把生活重心都放在小兒子身上。這個事情進入大家視野是2018年,實際上從2016年事發開始,我兒子受的影響非常大。

李依依輾轉多地治療、幾次自殺搶救,當時不滿10歲的弟弟都在場。受此影響,他成績下滑很厲害,原先經常考滿分的英語有次只考了58分,以前能流利背誦的課文如今費很大的勁也記不住。和父親一樣,男孩晚上也睡不好常做噩夢。李軍明告訴北青報記者,女兒剛走得那段時間,兒子放學回來會哭著說想姐姐,一句話父子倆就抱頭痛哭。

女兒去世後,李軍明沒有按照當地風俗為孩子建墳,而是把骨灰撒在黃土溝中,他說,這樣做主要是怕影響兒子。建墳就要經常去上墳,我兒子太小,不想一次一次地傷害他,李軍明說,女兒會永遠留在他心裡,他不想因為祭奠的形式再刺激到兒子。

更多的時間,李軍明選擇自己承受痛苦。他不在兒子面前說姐姐的事,跑案子也選在兒子上課的時間,只要兒子放學回家,他就放下所有的事陪他,但自己卻因長期休息不好瘦了30多斤,心臟也出了問題。

談及民事方面的訴訟,李軍明說他仍有顧慮。如今兒子情緒、成績稍有好轉,他最大的擔心就是再次傷害到他。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北青Qnews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623/1468366.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