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民生 > 正文

中共應停止以疫情為由完全剝奪囚犯權利

2018年7月4日,一名安全官員站在上海郊區青浦監獄大門口。

​​​​​美國人權組織「中國人權捍衛者」(CHRD)6月22日呼籲中共政府停止以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為由,完全剝奪被拘押人員家屬的探視權,而應在疫情期間切實保障被拘人員享有獲得司法諮詢以及家屬的探視權利。

違背國際人權標準

總部設在美國首都華盛頓中國人權捍衛者組織發布新聞稿表示,中國的傳染病防治法授權中央政府緊急控制疫情的權力。不過,相關國際人權標準要求,公共衛生緊急形勢下有關權利的暫時中止,必須「合法、適當,必要、非歧視性,而且必須重點明確,期限明確,儘可能減少對公共健康的過分干擾」。「一刀切」地拒絕家屬和律師探視,其中包括網路虛擬探視也被拒絕,則與上述國際標準相左。

該團體提供了12個相關案例,說明中共監獄當局以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為由,拒絕被押者的家屬和律師享有探視權,其中獲得網路虛擬探視的機會也被剝奪。不僅如此,這種限制在各地疫情逐步緩解,社會生活逐漸恢復,復工復產大面積展開之際,依然還在繼續。

許艷探視權被剝奪

北京人權律師余文生律師妻子許艷蘇州看守所

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對美國之音表示,她的情況算是最糟糕的。她說:「他(余文生)失去自由900多天,我的探視權被完全剝奪,一次都沒有獲得探視。不只是受到(疫情)影響,而是被完全剝奪。這是違反法律規定的,而且是不人道的行為。」

許艷說,徐州市中院6月19日對余文生秘密宣判,判處其有期徒刑4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罪名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許艷作為家屬沒有被通知。

針對這次審判以及獲刑後家屬的探視權,許艷說:「這是一個秘密判決,判決以後按理和相關法律規定,下面可能會涉及到家屬要求會見的問題,我和孩子會要求去見他。關於這一點,他們(當局)是否會以疫情等原因不讓會見,可能性是相當大的。」

黃琦母子仍未相見

黃琦母親蒲文清為兒奔走(維權網照片)

中國人權捍衛者特別例舉了黃琦案的情況。身患癌症的蒲文清是「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的年邁母親,她希望有生之年見兒子一面。蒲文清請求探視兒子的一系列呼籲和努力,一段時間以來不斷成為媒體的人權新聞焦點。不過,迄今母子依然沒能見面。收押黃琦的四川巴中監獄4月21日疫情爆發後,以疫情為由拒絕安排會見,甚至拒絕為家屬安排電話探視的機會。

四川地區熟悉黃琦案的一位當地人士擔心遭打壓,匿名對美國之音表示,當局對黃琦案的管控非常嚴,目前只知道蒲文清已回到家中,「精神還好」,但是不清楚她們母子是否見了面。與此同時,當局因黃琦案不斷傳喚和騷擾當地有關人士。

不過,四川當地也有維權人士對美國之音表示,被當局委派參與護理蒲文清老人的醫護人員,都是蒲文清原單位的同事,她們對這位老人還是悉心照顧的,這一點令人欣慰。不過,老人最後願望是有生之年能夠見到兒子。輿論對當局以疫情為由斷然拒絕一切會見表示不滿。

疫情期間被中國監獄當局剝奪探視權的還有人權活動人士秦永敏、律師郝勁松,人權活動人士徐昆等,其中人權律師王全璋是在疫情期間家屬李文足突然患病情況下,被臨時允許返回原居住地北京與家人團聚。某種意義上,是一個令人欣慰的特例。

人道呼籲和建議

將近一千天未見到丈夫的余文生妻子許艷表示,國內面臨困境的人歡迎國際社會的關注。她說:「如果有國際組織提出上述呼籲,首先這是對國內面臨這種處境的人一種幫助。不過,中國政府可能會不在乎,或者不去聽取這種建議,繼續剝奪這種權利的可能性會更大,希望國際上繼續要求中國依法行事,向中國政府施壓,也希望中國政府人道對待這些人。」

許艷還表示,具體探視操作上,監獄當局完全可以通過消毒、隔離、限時、限人等衛生技術手段,安排家屬和律師的探視,包括網路虛擬探視和電話探視的安排。

中國強力抗疫模式

中國監獄系統疫情期間普遍強化管理,凸顯中國強力抗疫模式的特點。四川省司法廳微信公號曾報道,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省司法廳下令迅速實施監所全封閉管理,實行「六個暫停」:暫停一切外來人員進入監管區,包括非監管區值班執勤民警也不得進入監管區,暫停面對面會見探視,暫停辦理罪犯戒毒人員轉押,暫停提審、親情幫教和警示教育,暫停服刑人員、戒毒人員集體就餐;暫停監所內一切大型活動。

另外,5月17日北京因全國疫情持續,中央和國家來訪機關接待場所全部關閉,上訪接待暫停。北京以及一些地方的疫情新近再度告急的嚴峻形勢之下,中國監獄系統能否很快重啟家屬探視還有待觀察。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