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美國亞特蘭大警方槍殺一黑人 真相是什麼?

美國東部時間6月12日晚,在喬治亞州亞特蘭大,再次發生了警察槍殺黑人的事件。目前,這一新聞已經開始滾動播出,但是我沒有看到關於這起事件的原由,沒有看到這名叫做雷沙德·布魯克斯的黑人為何被警方槍殺,也沒有看到關於這起事件的後續處理。只知道亞特蘭大又因為此事發生了騷亂,布魯克斯死亡地點的餐廳被暴徒縱火焚燒,騷亂期間,有人趁火打劫,又造成了另外的槍擊案,並有人死亡。

圖為布魯克斯

美國東部時間6月12日晚,在喬治亞州亞特蘭大,再次發生了警察槍殺黑人的事件。目前,這一新聞已經開始滾動播出,但是我沒有看到關於這起事件的原由,沒有看到這名叫做雷沙德·布魯克斯的黑人為何被警方槍殺,也沒有看到關於這起事件的後續處理。只知道亞特蘭大又因為此事發生了騷亂,布魯克斯死亡地點的餐廳被暴徒縱火焚燒,騷亂期間,有人趁火打劫,又造成了另外的槍擊案,並有人死亡。

除此之外,我一無所知,於是我決定查找資料,釐清事實真相。

首先,布魯克斯的死是一個遺憾。我搜尋事實真相,並不是因為我冷血,沒有同情心。真相與同情心是兩回事,是可以共存的。

布魯克斯現年27歲,有三個親生女兒,還有一名14歲的繼子。對於他的家人們來說,損失是巨大的,悲痛是無法承受的。他的女兒們,年齡尚小,將在沒有父親的生活中長大。

接下來,進入今天的正題。

根據我所查到的外文資料。當地時間6月12日晚,亞特蘭大警察局接到報警投訴稱有人將車停在溫迪餐館外的行車道上。

警員德文·布洛斯蘭(Devin Brosnan)到達現場後,發現在涉事車輛內,有人坐在駕駛位上呼呼大睡,而在車內睡覺的正是此次被槍殺的黑人布魯克斯。

於是布洛斯蘭警員敲打布魯克斯的車窗,費勁地叫醒了他,詢問他是否需要幫助。布魯克斯表示不需要幫助,然後準備再次睡去,布洛斯蘭警員讓布魯克斯不要再睡了,要求他將車挪到旁邊的停車位,接受檢查,不要停在行駛道上,布魯克斯聽從了指令。

布洛斯蘭警員檢查了布魯克斯的證件,並詢問了相關情況。布魯克斯開始時表示自己在當天早些時候只喝了一杯馬蒂尼酒,隨後又表示喝了兩杯或者一杯半的代基尼雞尾酒。

另外一名警員加勒特·羅爾夫(Garrett Rolfe)抵達現場後,布洛斯蘭警員告訴他說布魯克斯的車內有一股濃重的酒精氣味,並且布魯克斯的眼睛水汪汪的,說話也含混不清,似乎也搞不清楚自己在哪裡。

隨後羅爾夫警員與布魯克斯進行了長達20分鐘之久的談話,談話結束後,兩名警員試圖對布魯克斯進行清醒測試,讓布魯克斯注視警員的手指頭以及直線行走,但布魯克斯均沒有做到。

於是兩名警察對布魯克斯進行了酒精測試。測試結果是血液酒精值為1.08,而法定數值是不能超過0.08,布魯克斯的酒精測試結果顯示其醉酒程度嚴重。

隨後警員羅爾夫對布魯克斯說:「我認為你喝得太多了,不能開車了。」邊說這話,羅爾夫警員邊試圖用手銬銬住布魯克斯。

但是布魯克斯拒捕,並試圖掙脫警察的控制,與兩名警察扭打起來,三人均摔倒在地上。警察身上攜帶的執法記錄儀也摔在了地上。在一片混亂中,警員聲嘶力竭地警告布魯克斯:「停止打斗,否則你會被電擊的。」

汽車的行駛記錄儀拍攝到的視頻顯示,在聽到這句話後,布魯克斯在打斗中搶了布洛斯蘭警員的電擊槍,然後翻身逃離,在逃離過程中,布魯克斯將電擊槍的槍口對準了警察,似乎他還對羅爾夫警員開了槍。

隨後,羅爾夫警員開槍擊中了布魯克斯,布魯克斯在送醫進行手術後宣布不治。

事發後,在沒有任何調查的情況下,亞特蘭大民主黨籍的非洲裔女市長凱莎·巴特慕斯(Keisha Lance Bottoms)迅速要求立即開除警察羅爾夫,她說:「我不認為這是使用致命武器的正當理由。」

圖為亞特蘭大市長巴特慕斯

而另外一名警察,布洛斯蘭,則被調離工作崗位。6月13日,亞特蘭大市警察局長艾麗卡·謝爾茲(Erika Shields)也宣布辭職。

圖為亞特蘭大警察局長謝爾茲

她在辭職聲明中說:「我在亞特蘭大警察局,與一群卓越的同事們共事已經超過了20年。出於對這個城市和我們部門深沉的愛,我決定辭去警察局長的職務。我以後也將全力支持亞特蘭大警察局,全力支持巴特慕斯市長在未來對警察局工作的指導,我對市長有信心。對於這個城市而言,是時候往前邁進一步了,以重建執法部門與他們為之服務的社區間的信任。」

喬治亞州調查局局長維克·雷諾茲是共和黨人,他在新聞發布會上說:「我不希望任何人在任何情況下急於做出任何判斷,在當前情況下,雙方都很容易地輕易做出判斷。我們意識到,(公眾)對此類事件有著巨大的激憤,隨著情況的變化,這種感覺會越來越強。但是我仍然謙卑地、恭敬地請求公眾稍等片刻,等待調查結果的出爐。」

富爾頓縣民主黨籍的地區檢察官保羅·L·霍華德負責這起事件的調查,他曾在5月28日發表推特,表達對死於警察跪殺的黑人弗洛伊德的同情。

此次,他在相關聲明中說:「我們對布魯克斯的家人致以同情和慰問,我們必須要記住,這起調查活動的主題是生命的損失。」

在這起事件中,布魯克斯涉嫌醉酒駕駛、非法占用行車道、拒捕、搶奪警察武器、襲警、逃跑。

而在沒有任何調查結果的情況下,在視頻清楚顯示整個事件來龍去脈的情況下,亞特蘭大市長就立即開除了警員羅爾夫。

牌子上寫著:「安息吧,雷沙德(即布魯克斯)」,遠處是燃燒的溫迪餐館

富爾頓縣地區檢察官的聲明富有同情心,這沒有問題。但是調查的重點難道不是追求客觀真相嗎?生命的損失並不一定就是不合理的。作為檢察官,他不應當先入為主,他應該保持中立。

在這起事件中,民主黨籍的市長和地區檢察官,一個動用自己作為行政長官的特權,在沒有任何調查結果的情況下,就開除了開槍的警察羅爾夫,並且將另外一名警察調離崗位。而檢察官卻一邊在網絡上徵詢更多證據,一邊急於站隊。

民主黨籍的政客們為了自己的選票,就像紐約市長一樣,在背後捅了警察一刀。

而他們到底能撈取到多少選票呢?雖然亞特蘭大的暴徒們在事後聚集了起來,縱火焚燒了布魯克斯死亡地的餐館,阻斷了高速公路的交通,但是他們的人數卻只有150人。

即使只有150人,被民主黨控制的亞特蘭大警察局也未採取強力措施,保護好公民的合法財產。

想想弗洛伊德事件中民主黨的所作所為,在弗洛伊德事件接近尾聲之際,又發生了布魯克斯事件,這對於民主黨政客們而言,可能是一件又可以激化矛盾的事情。

亞特蘭大民主黨籍的政客們所做的,也確實是激化族群對立,激化警民矛盾。

這樣的操作,芝加哥的民主黨籍市長、華盛頓特區的民主黨籍市長、紐約市的民主黨籍市長、西雅圖的民主黨籍市長、休斯敦的民主黨籍市長、明尼阿波利斯市的民主黨籍市長,都已經做過了。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寰宇大觀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