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李等高層在哪?習李與歐盟對話碰壁?獲四大警告 死結」無解 各說各話

圖為中共十九大落幕後,外界關注的常委人選終於現身。

習李等高層在哪?

昨天(22日),習近平李克強通過視頻參加了中歐峰會。但是外界對他們以及其它中共常委的行蹤卻感到了懷疑,他們是否還在北京呢?

我們針對七大巨頭的近期露面情況,逐一做一下分析。通過他們的行蹤,來分析一下北京疫情情況。

北京疫爆前的6月2日,習近平在北京主持召開了專家學者座談會,並發表講話。隨後8日到10日,習在寧夏考察。就是說,習至少在6月7日已經離開了北京。

隨後6月11日北京爆發疫情,直到昨天,習只參加了2次視頻會議。除了昨天的中歐峰會,還有17日的中非抗議視頻峰會,當時王滬寧在場。

但這兩次視頻露面,都不是公開露面。至於其它關於習的報導,基本是通電話、賀信、簽發命令或者書面致辭等等。

而李克強在這段期間,實際只有1次公開露面,就是6月15日,在北京出席第127屆廣交會「雲開幕」儀式,這是僅有的1次公眾露面。

至於央視報導,李在6月17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央視並沒有會場畫面,只有文字。不排除會議是以視頻形式召開的。昨天(22日),李克強參加中歐峰會,也是視頻會晤。

而在北京疫情爆發前的6月上旬,李克強1日、2日在山東考察。隨後4日主持召開的疫情工作會議,央視也沒有畫面,只有文字,很可能也是視頻會議。當晚的全球疫苗峰會,李也是通過視頻參加。

9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又是只有文字。11日德國總理默克爾的會晤,同樣是視頻。

栗戰書在19日到21日連續四天,主持人大常委會第19次會議。但他不講話,而且戴著口罩

而疫情爆發之前,他只有2次露面,分別是1日和9日,主持人大常委會第58和59次委員長會議。

汪洋昨天(22日)參加了政協第十二次會議開幕會。19日在北京主持政協第37次雙周協商座談會。兩次會議,汪洋都在不講話時戴口罩。然後就是6月8日到12日,汪洋在新疆調研。

疫情爆發之前,汪洋在北京有2次露面,分別6月5日和8日主持政協的2個會議。

至於被稱為「三朝帝師」,也有稱「國妖」的王滬寧,他的露面很少。除了那次陪習近平參加中非抗疫視頻峰會,還有就是6月4日參加李克強主持的疫情工作會。

趙樂際,整個6月幾乎沒什麼行動,像是蟄伏了。

韓正只是在6月12日主持了第24屆冬奧會工作領導小組全體會議,然後也沒有了聲息。疫情爆發前,5月31日到6月2日,他曾在湖南調研。3日說是在北京會見了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但央視只有文字,沒有畫面。

北京疫情爆發後七大巨頭公開活動很少

中共官媒的報導,可以看出,北京疫情爆發之後,這七大巨頭的公開活動很少。那麼現在其實也應該可以做出一個判斷了。

時事評論員鍾原大紀元撰文表示,習近平很可能不在北京,李克強很可能也不在北京。因為參加視頻會議,根本不能說明什麼問題。

栗戰書和汪洋也可能不在北京,但人大、政協開會,他們不得不臨時戴口罩到場。王滬寧、趙樂際、韓正現在可能都不在北京。

就是說,中共七大巨頭,可能都已經離開了北京,到外面去躲避瘟疫了。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才個別回到北京亮個相。

鍾原表示,中共高層目前所在的具體地點無法而知,或許在北京附近的某個地方,或許分散在其它各地。但當局顯然不敢公布,否則老百姓就會炸鍋,中共內部更會暗流涌動,北京街頭大批武警、警察,就可以證明這類擔憂。

如果真的是七大巨頭傾巢而出,那麼現在的北京就在唱「空城計」。所以,可能北京當局更希望疫情儘早過去,因為長時間「流亡在外」,紙包不住火,早晚露餡。一旦被對立面了解情況,說不定就是一次成功的政變。是不是這樣,我們一起靜靜地觀察。

習李與歐盟對話碰壁?獲四大警告

再來說說昨天的中歐視頻峰會。習李和歐盟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理事會主席米歇爾(Charles Michel)舉行了視頻會議,雙方沒有聯合聲明。

從種種消息來看,歐盟方面這次是「打開天窗說亮話」,把這幾年在不同場合所表達的對中共的不滿,一次性地都說了出來。兩大巨頭乘興而來,想與歐盟達成一些成果,歐盟卻提出四大警告,敗興而歸。

「死結」無解,各說各話

會議後,米歇爾和馮德萊恩一同召開新聞發布會。米歇爾表示,與中方討論了當前疫情、經貿關係和香港等多個話題。他透露,歐方就港版國安法表達了「深切擔憂」,要求中方切實保障香港的自由與自治。

馮德萊恩則表示,雙方在貿易、環境和人權等議題「亟需前進的機會」。她說人權話題「不可妥協」。她明確告訴習近平,港版國安法將對香港有「非常負面的後果」。

在貿易問題上,歐盟強調了公平市場准入、杜絕強制技術轉讓、阻止產能過剩等問題的重要性。但卻「沒有取得進展」。

而中共央視報導,中方重點強調了「合作」。李克強表示,中歐「互為全面戰略夥伴,雙方合作遠大於競爭,共識遠多於分歧」。

中共看重的中歐峰會,卻看不出實質內容,可能意味著會談並不愉快。中共的一貫做法是:只要對方有實質性的批評,就轉而宣傳雙方的合作。

但不管中方如何掩飾,還是有消息透露,歐盟把幾年來在不同場合對中共的不滿和批評,一股腦兒地都說了出來。頗有竹筒倒豆子的感覺。

其實在中歐峰會前,有歐盟高官已經表示:中歐之間是「體制性競爭對手」。

體制性競爭,就是意識形態的根本性對立,是自由民主與暴政極權之間無法調和。也就是說,歐盟與中共之間有著無法解開的「死結」。就在這個背景下,中歐進行了視頻對話。

可以想見,再怎麼求同存異,矛盾也是非常鮮明。而且從歐盟透露的情況來看,雙方的會晤不僅不愉快,而且可能還比較尷尬。

總的說,歐盟對中共提出了四大警告。

警告之一:中歐貿易和投資仍然不平衡

米歇爾會後表示,要重新平衡雙方經貿關係,許多領域都需要取得進展。他列舉了一系列懸而未決的問題,包括市場准入、政府補貼、強制技術轉讓、監管問題和世貿組織改革等等。

從米歇爾羅列的內容來看,中歐貿易存在著系統性的失衡。他說「我們明確表示需要解決具體問題」。

馮德萊恩直言,中歐之間的「貿易和投資仍然不平衡」,「迫切需要對這些(中方)承諾採取後續行動」。

從這些說法來看,歐盟與以往相比,這次要求北京做出改變的態度變得強硬了不少。直接向北京發出了警告,貿易失衡問題必須解決。雖然歐盟方面沒有說如果不解決貿易失衡將如何應對,但是顯然歐盟的態度已經說明,不公平的情況已經忍無可忍了,甚至等同於嚴重犯罪。

警告之二:侵犯知識產權按「頭號罪犯」處理

在一系列的貿易失衡問題中,中共侵犯歐盟的知識產權,這種情況長期存在並且相當嚴重。歐盟已經把中共的這種行為,當作是犯罪。

在今年1月發布的《在第三國家的保護和執行知識產權報告》中,歐盟明確指出,中共是侵犯歐盟知識產權的「頭號罪犯(Top Offender)」。

在這份報告中,中共是唯一一個被標註「第一優先」首要關注的國家。其中指出,「從價值和數量方面來看,中國是把假冒和盜版商品運往歐盟的主要來源地」。在歐盟海關查獲的假冒和盜版商品中,80%以上是來自中國大陸和香港。包括假藥和玩具,對消費者造成了潛在風險。

歐盟已經把中共的這些行為列為「頭號罪犯」,可以想見在未來的中歐貿易中,歐盟很可能會有打擊制裁措施。

美國針對中共侵犯知識產權的行為,已經實施了一系列的制裁措施。包括抓捕參與中共千人計劃的專家學者,驅逐有間諜嫌疑的幾千名由中共軍方背景的留學生等等。

那麼歐盟未來會採取什麼行動呢?歐盟沒有說明。但既然將中共列為頭號罪犯,並且直面「頭號罪犯」的兩大巨頭,相信歐盟未來不會手軟。

警告之三:人權問題不能忽視

人權問題是歐盟向北京發出的第三個警告。馮德萊恩說,「對歐盟來說,人權和基本自由不容談判(non-negotiable)」。

馮德萊恩的這個說法,語氣相當強硬。以往歐盟在與中共談判時,也偶爾會提及中國的人權問題,但中共卻將人權與貿易掛鉤:你要談人權,中歐貿易就會受影響。這是以往歐盟的軟肋所在,時常被中共用貿易擊打。

但是這次歐盟表現得不容置疑,沒有商量的餘地:貿易失衡不僅要改變,而且中國的人權狀況也要改變。

在歐盟的聲明中顯示,對新疆和西藏地區的人權狀況都表示了關切。這兩點幾乎在外界的預料之中,還有一點是出乎外界預料的,歐盟特別提到了個案。

歐盟這次提到了三個人,分別是被中共拘押的兩名加拿大公民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以及被中共判刑的瑞典公民桂民海

瑞典公民桂民海的問題,其實歐盟已經多次提及。但是跨過大西洋,介入到中加事務,這是十分罕見的。從這一點可以看出,今天的歐盟已經不再被利益牽絆,而對中共唯唯諾諾。今天的歐盟似乎已經敢於講出真話,敢於對中共進行批評和據理力爭。

警告之四:如果強推港版國安法,將有「嚴重後果」

歐盟敢講真話,敢對中共批評,還有一點更明顯的表現,就是在香港問題上,歐盟的警告可謂擲地有聲。

米歇爾天和馮德萊恩告訴習近平和李克強,正在推動的《港版國安法》,將會危及到香港的全球金融中心地位。呼籲中方履行對香港人民和國際社會做出的「高度自治和保障自由」的承諾。

有消息人士向《南華早報》透露,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將在6月28日到30日加開會議,屆時將就《港版國安法》進行表決。消息人士指出,北京當局希望儘快讓《港版國安法》通過並生效,「它希望省下時間以作公開討論,減少有關法律的爭議」。報導還稱,未來一個星期,中共將派遣官員,舉行多場有關《港版國安法》的討論會。

從氣勢洶洶的勁頭和它的緊鑼密鼓,促使《港版國安法》生效,似乎中共已經迫不及待。對此,歐盟的警告也是格外強硬,把醜話說在了前頭。

馮德萊恩說,「我們想向他們傳達,如果中國(中共)繼續實施這項法律,將面臨非常負面的後果。」她說「歐盟正在就這一主題與七國集團(G7)保持聯繫,我們今天對中國(中共)領導人已經明確表示了立場,並敦促他們重新考慮。」

馮德萊恩沒有透露嚴重後果是什麼,但在國際外交場合,代表歐盟27個成員國的歐盟領導人不太可能信口開河,她們講出的每句話都是有分量的。

就是說,歐盟很可能已經提前有了預案,或者是準備磋商對中共的制裁預案。而歐盟直接對北京兩大巨頭警告後果嚴重,明顯是先小人、後君子。用中共經常使用的一句話就叫做「勿謂言之不預」。

其實在上周五(19日),歐洲議會已經以565:34的壓倒性票數通過決議。要求歐盟和所有成員國必須考慮,如果北京實施《港版國安法》,就將中共告上海國際法庭

歐中關係「不進則退」世界形成反共陣線

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肆虐的情況下,現在視頻峰會如同當面磋商一樣。歐盟領導人直接向中共最高領導人發出四大警告,這在以往是沒有的。所以,這種情況,顯然北京在會前沒有料到。

至於歐盟在未來採取什麼樣的制裁中共的措施,我們需要進一步觀察。但當面提出警告,已經讓北京當局看到了歐盟的變化,這一點相當值得注意。

而且歐中關係從來都不是鐵板一塊,因為意識形態上的根本性對立,「死結」無解。所以對中共來說,歐盟的變化,對中共將形成一個很大的壓力。因為對歐中關係來說,就像是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在這次中歐峰會之前,美方已經敦促歐盟「為民主而戰」。希望美歐聯合起來,對中共處理疫情的方式,以及它在軍事、經濟和人權等領域的咄咄逼人。

德國《明鏡》周刊有一篇長篇報導,其中就這次中歐視頻會議,提到了歐中關係的今後發展方向。文章表示,歐洲有關對華關係的討論,對中共領導層來說「也許是一個警示信號」,歐盟可能將對中共採取較為強硬的路線。

文章表示,由於中共努力擴展它的勢力範圍,「促使世界很多國家正在形成反對中國(中共)的陣線」。同中共的爭端有些事擺在明面上的,有些爭端卻是暗藏的。「我們現在所看到的,只是全球反擊的一個開端而已」。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