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一線採訪:北京短租公寓因疫情慘賠退出

北京旅遊、商務考察、短期培訓、實習的流動人群曾經帶動短租公寓熱潮。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打亂了所有人的步調。多位業者告訴記者,他們苦撐了三四個月,現在已撐不下去了,只能退掉房源,避免損失繼續擴大。

居住在北京的網民表示,「今年因為疫情,一部分人離開了北京,一部分打算來北京的最終也沒來。」「做會展的走了好多,搞文藝影視的也走了不少。」「做線下教育培訓的更慘,估計今年都開不了工。」「搞出境旅遊的最慘,我公司做美國和加拿大路線的,徹底涼涼。」

商務旅客、短期進修學生皆沒來

北京中關村騰訊科技、微軟中國企業總部附近的短租公寓業者張為忠(化名)對記者說,從年初經歷這場疫情至今,短租業務已經招不到租戶,他已經退掉短租生意,只剩一些長租客戶還在賠本維持著。

中關村是海淀區租金最高的地段,該地區網路科技公司林立,鄰近有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大學商圈,每到考研季節不少人在學校周邊租房備考,平時也有許多短期進修的學生。

這名業者景氣最好時,在商圈有50間房間出租,現在退到只剩10間,「現在都是屬於長租那塊,但長租也是賠錢,跟房東以每個月7000~8000承租,現在租給租客的租金只剩下5000~6000。」

他提到,中關村有不少商家仍在營業,公司也有上班,但短租公寓主要靠出差,「現在來北京出差,都要做核酸檢測,光排隊就排上好多天,一些人為了安全就不來了。再加上現在離開北京到外省也需要隔離,挺麻煩的。」「一些培訓機構也都關了,改成上網課,人不來了,大學也處於封閉狀態。」

他先撐了幾個月,眼看撐不下去了,只好和房東解約了,「疫情剛開始的時候,誰也不曉得是這樣,最初是跟房東商量,先減免一個月租金,但是沒想到後面疫情這麼長,撐不下去了,只好跟房東解約了。」

他說,「當時做短租生意,也是想要賺點錢。但沒想到今年上半年把之前賺的錢都賠進去了。」

80間退到只剩20間得兼職開滴滴

據外媒報導,中國4月份在放鬆對中共病毒的防控措施後,赴外地旅遊有復甦跡象。民宿及短租公寓預訂平台Airbnb統計,4月上旬,中國國內短租公寓預訂量比3月同期增長200%;短租分析公司AirDNA統計,4月13日當周,上海廣州十個中國大城市的預訂量比3月同期增長近80%。

然而,北京的短租業者似乎沒有感到復甦的跡象。一間位於東城區北京中醫醫院附近的短租公寓的業者林子勤(化名)告訴記者,原本景氣好時,他擁有八十多間房,現在退到只剩下二十多間房,「房子基本上都退掉,沒辦法再承擔了,在手裡,基本上就要賠錢了。」

他提到,1月份武漢疫情時開始受到衝擊,「但是當時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一直扛,扛到4月份,沒法再往下扛,乾脆就把房子退了。」「這二十多間房,是之前一些老租戶續租,但價格也壓得很低了。」

東城區在16個市轄區中租金水平最高,意味者短租業者要負擔的租金成本也較高。這些短租業者多半是跟房東承租裝修後,再對外招租,賺取中間差價,若租不出去,租金成本、裝修費用就得自行吸收。

東城區相較於北京其它各區,受到疫情的波及較小,目前小區都還可以正常進出,但是租客還是非常少,「中醫院還沒全面複診,看病的人也很少。」「這波疫情對房地產影響很大,主要是沒有流動人口,畢業生、年後復工的,今年都沒有。」林子勤只能跟房東盟商把租房都退了。

他透露,在短租這個行業里,比他損失慘重的業者多得是,「有的年前剛入這行,本身北京房租就貴,又投了很多錢把房子裝修得很漂亮,然後就遇到這事,損失太大了。」他自己少了這份收入,現在也得開開滴滴(網約車)兼差了。

業者嘆:北京各行業都受影響

林子勤提到,自己在濟南也同樣經營短租公寓,但是兩地景氣好壞差很大,濟南除了1至3月份有點影響,4月份開始就慢慢恢復,相形之下,「北京影響是最嚴重的,北京各個行業都起不來,餐飲業也起不來。」

他說,特別是一些需要在北京租店面做生意的,例如一些營業網點、娛樂業、網吧,到現在都還沒開,「本身北京房租就高,商店一直不讓開門,誰能撐得了?除非是公家房或國企,可以免繳房租的。」

同樣位於東城區北京協和醫院附近另一間短租公寓的業者則是完全結束手中的短租公寓業務。「沒有出租了,小區疫情不讓進,也不讓住」,這名業者接起電話,還沒等記者多問,就直說已退光所有房間。

記者再細問是否是因為受到疫情衝擊,業者說,疫情來時,小區就不讓進,勉強撐到5月底,房租到期都歸還給房東,自己早早離開北京,回到河北老家,「已經都退完啦,再不退,我繳不起房租了。」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韓露、林岑心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